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哑女申冤


□ 孙秀利


清朝末年,清皇室解除长期封禁的满族发祥地长白山区的“柳条边”后,山东一带生活不下去的老百姓纷纷闯进据说是“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鸭飞进汤锅里”的关东。他们不但使东北这块蛮荒之地有了人烟,而且还带来了祖传的五行八作的绝活。落户古城集安的“酥饼刘”的烙酥饼就是一绝。
“酥饼刘”凭借一坛密不示人的祖传老油,和面时滴入少许,烙出的酥饼便色泽金黄,香气四溢,酥脆可口,令食客大饱口福。
来“酥饼刘”店里的客人不仅可以大饱口福,还可一饱眼福。与“酥饼刘”相依为命的女儿刘春儿,虽然天生聋哑,却极聪慧,凭自己的悟性加上私塾先生的悉心指教,竟能识谱认字,作诗填词。更令人叫绝的是穿梭服务于食客之间,端菜倒水,裙裾飘飘,袅娜的腰身如风摆杨柳,水逐莲荷,虽无片言只语,朱唇微启,已是一笑倾城。
古城绸缎庄孟老板的公子孟成功家中已养有三妻四妾,但对刘春儿的美貌还是垂涎三尺。无奈送钱赠物,软磨硬泡,刘春儿就是不买这位风流公子的账儿。心急火燎的孟公子无奈之下决定铤而走险,瞅个机会生米做成熟饭再说。
机会说来真就来了。这天大清早“酥饼刘”给老主顾送酥饼去了,孟公子见只有刘春儿一人在店里顿起歹心,趁刘春儿进屋和面之际,扑进去将刘春儿强按到炕上,撕衣扯裤,欲行非礼。刘春儿虽然拼命挣扎,可是口不能喊,清早又无食客,就在孟公子即将得逞之际,被送饼回来的“酥饼刘”撞见,抄起粗大的擀面杖打得孟公子抱头鼠窜,一溜烟跑没影了。
可记吃不记打的孟公子没过三天又来饼店了。来的都是客,“酥饼刘”父女俩强忍怒火端汤送饼,小心侍候,可谁知孟公子刚吃下一个酥饼,突然间翻身倒地,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蹬了几下腿儿,就气绝身亡了。店里其他的食客见状顿时惊呆了,酥饼刘父女俩也吓得手足无措,只是围着孟公子的尸体乱转,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人命关天,得到消息的县太爷王永福带着衙役风风火火地赶来了。经过现场验尸,发现牙关紧咬、面色青紫的孟公子确系误食剧毒食物身亡。任凭酥饼刘百般解释,最终还是一锁链将他捆进了县衙,定了个报复投毒害命的罪,打入死牢,只等秋后验明正身,开刀问斩了。
面对飞来横祸,刘春儿经过最初的悲痛慌乱后,表现得出奇冷静。她从心底认定孟公子的死断不是爹爹下的毒,却又无法解释孟公子中毒的原因。兰心慧质的刘春儿夜以继日地查找着孟公子在饼店里可能中毒的蛛丝马迹,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几夜的调查,刘春儿终于弄清了孟公子中毒死亡的原因。她立即赶到县衙擂鼓喊冤,搅得王知县从被窝里爬起来升了早堂。当他看到是刘春儿跪地喊冤后,立马拉长了驴脸,不容刘春儿递状,挥手让身边衙役将她赶出了大堂。后来刘春儿又闯堂擂鼓喊冤多次,却连王知县的面儿都没见到,就被赶了出来。原因一是孟家使了钱财,二是王知县不想推翻自己审定的案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故事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