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到终南


□ 邢小利

  邢小利 陕西长安人。文学硕士,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小说评论》副主编,白鹿书院副院长,西北大学中国西部作家研究中心副主任,陕西省柳青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写评论,也写散文、小说和诗。出版有文艺评论集《坐看云起》《长安夜雨》,散文随笔集《独对风景》《回家的路有多远》《种豆南山》,中短篇小说集《捕风的网》等。曾获陕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文学编辑奖,陕西文联首届文艺评论奖最佳评论奖等奖项。
  
  进山的时候,天阴沉着,雨从午后下起,此刻更大了。车行山谷不久,天就黑下来了。是十月的下旬,秋天了,雨夜的山中,已经有了冷意。我随中国散文研究所诸君,受翠华山国家地质公园邀请,登翠华山,名曰“金秋品鉴翠华山笔会”。近一年来,心绪低徊,像这雨夜的山云一样,低沉黯淡,挥之不去。所以,一直想在山中住上一住。想和世俗,想与烦扰,拉开一段距离。
  车子蜿蜒行进在山路上,随着车灯的明灭,依稀可见山中的景致。一片凄清。心中忽然间涌上了几句话:终南未终南,山上还有山。我来秋已老,雨落满山寒。好像就是一首旧体诗。题目,秋到终南。自己觉得此时有万般感念,似乎都凝聚在这几句诗中,于是用手机短信发给几个山外的朋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想想,自己的感受只有自己懂得。山外的红尘世界哪里能体会到山中的况味。
  吃罢晚饭,时间已经很晚了。翠华山方面安排我们住在山间的别墅里,两人一栋,自由结合。我和朱鸿住一起。雨还下着,借着暗暗的路灯,沿着窄窄的山径,曲折而上,我们寻找我们的住处。虽然有服务员带路,夜黑路迷,还是颇费周折。进了房间,里面倒很暖和。我试着推开窗户,一蓬云忽地就涌了进来。呵呵,云卧山中高士来,雨打寒窗秋欲去。收拾了躺下,却睡不着。我和朱鸿,就在这云缠雾绕的小屋里拉起了话。我一句,他一句,说的都是闲话,却似乎很有深意,关乎心灵,关乎人生。因有深意,我们更想把话说下去。话如游丝,扯着拽着,不觉间就到了凌晨二三点。想想次日还有活动,只好睡了。
  早晨起来,大家到天池边转。一夜风雨,落叶满地。金黄的树叶落在绿绿的草坪上,似翠地铺金。庞进吟了一句:满地落叶,求对。我接了一句:一门心思。庞进一路琢磨着,总想凑成一首诗。上山下山,一改再改,把我的“一门心思”改没了,他的诗也凑成。我仍然一门心思,挥之不去。到了画家樊洲的山居,看了满墙的书画,复听他弹奏古琴曲《山中忆故人》,有一刻,我的心绪忽然飘得很远。送别时,看着山门前站立的樊洲,风来影去,我心有所动,觉得他其实是一个现代的隐士。
  一行人继续走,看山崩奇观。翠华山是终南山的一部分,现在被辟为国家地质公园。我上中学的时候,第一次春游,来的就是翠华山。后来参加工作,还来过多次。但每次来,几乎都是爬上来然后再走下来,当日往返。很少像今天这样,悠哉游哉,穿山过洞,登高望远,饱览这里的美景。烦人乱心的事,行走中,渐渐地抖落了。上山,本来就是为了放下。放下,自在,轻松。心中的事放下了,人的眼界就开阔起来,景色也更明丽起来。秋天的翠华山色彩非常绚丽,灰、青、绿,黄、橙、红,冷色宁静,暖色跳跃,绿色深沉,红色夺目。上山上山再上山,极目远处,呵,终南山深处的山上,居然一片雪白。哦,那里已经落雪了。心中有所感念,吟诗一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