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季节是否流走(小说)


□ 魏菡

1

无法流淌的河流两岸生长着两株寂寞草,是冷风让它们交缠,让它们纠结。

交缠与纠结是明媚的,明媚的就像是纯白的雪上所闪烁的银光那样。

它们守着没有温度的孤独,用这些孤独去拉近彼此,拉近似乎不存在的,依赖。

它们各自想着寂寞的模样,却始终没有认清寂寞的模样。

流泪的时候,也可以滋润自己,甚至,滋润另一个人。

2

天还没有亮完整,一大片暗暗的云飘在这个冬季最冷的天边,早晨依旧绷着脸,冷得发抖。冼秋没有戴手套,站在十字路口,手里握了一个冒着热气的东西。她望了望她面前那一条又深又窄的街,还是一样寂静,散发出紧张的气息。

“冼秋!”

终于有声音在这条街上流淌了,冼秋本来紧绷的脸一下子松弛起来,嘴角翘起的弧度就像是太阳在夜的背后所散发的光芒一样。

“允夏!”

街的最那头一团纯白的影子,模模糊糊的,朝冼秋这边移动。

冼秋掩饰不住的笑脸在巷子口闪耀,“允夏!快点跑啊!”她使劲挥动着一只通红的手。另一只手连同手上那冒着热气的东西缩到了背后。在背后,在书包的下面,特别温暖。

那个纯白的影子快速涌动起来,停在冼秋面前。

“等了好久了吧?我起床起晚了!昨天晚上——”

“哎,你吃饭了吗?”

“饭?”

“就知道你没吃,给你!”冼秋从背后抽出那只微暖的手。

“什么?”

冼秋把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塞到了允夏的怀里,“茶叶蛋。”

3

允夏从衣兜里掏出一串冰凉的钥匙,双手颤抖着从里面挑出了一个,缓缓插入自己家门的门孔。

门被打开,从里面涌出一股暖流。

“儿子回来了?”

允夏怔怔地看着眼前所站的这个人,大半天才回过神来。

冷冷的声音从允夏的嘴里吐出来,“你怎么回来了?”

“啊,刚办完事回来看看,待会就走。爸爸又做了一笔大生意,这回赚个奥迪不成问题。”

“跟我说这干嘛!”

允夏推开爸爸,径直朝二楼走去。他的房间在二楼,那是他自己的世界

“你站住!”

“干什么!你该怎样就怎样吧!一切与我没有关系!”

“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啊!我是你爸!”

“我不记得这房子里有过什么人!”

“你——你——”

允夏飞快地跑上楼去,嘭地一声关上房门,身体靠着冰冷的墙壁,发呆。

楼下的手机声一次又一次响起。爸爸一次又一次大呼小叫着和什么人谈着生意。

允夏猛地躲进被子里,捂上耳朵念冼秋的名字。

冼秋也在想他。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只有冼秋一个人,父母又都没在家。一年中,顶多只有一个月一家能团圆,其余时间,要么只有爸爸在,要么只有妈妈在,要么两个人都不在。他们都是领导干部,妈妈是副乡长,爸爸是局长。他们的目标是,一个当上乡长,一个当上副县长。爸妈都在家的时候,只在那里讨论着如何到上边找关系,如何送礼才能不被上边的领导反感。

冼秋在渐渐适应这种孤独,也在和爸妈陌生起来。

“我和允夏是那么相似。”冼秋不止一次这样想。

4

屋子里不是纯黑,稍稍有一点亮光透过来。

冬天造成的味道在屋子里蔓延,雾蒙蒙的窗户外面偶尔听得见枯草被雪压弯的声音,就像云彩载不动灰色的天空一样,那么冷。

允夏张开眼,发觉现在已经是早上了。

客厅里还很暗,允夏没有开灯,直接背上书包走到门口,这里安静得难受,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

允夏抬起头时一怔,他看见脸冻得通红、嘴唇发紫的冼秋站在他面前。

冼秋哆嗦着嘴唇说:“允夏!早上好。”

允夏心里酸酸的。

冼秋抽出右手,展开的手心里面稳稳地躺了一个茶叶蛋,冒着湿漉漉的热气。

“允夏!给。”

允夏的嘴抽动了几下,眼角开始发涩。

他缓缓伸出两只手捂在了冼秋的脸颊上。

“暖和吗?”允夏柔和地问。

冼秋屏住呼吸回答,“嗯。”

路上的雪,白得那么纯,白得那么亮。

允夏拉起了冼秋的手。

他们一起听脚踩积雪里的声音,这声音让他们觉得幸福

在离学校还有一百米的地方,牵着的手松开了。

5

夕阳染红了天际,今天格外灿烂,也格外忧郁。

“允夏!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冼秋。”

“你爸回来了?”

“嗯。又走了,他只呆了一会儿。”

家里灯光太亮。

允夏觉得这灯要与不要都一样,亮起来倒难受。

分享:
 
更多关于“季节是否流走(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