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易经》德译过程与佛典汉译的译场制度


□ 李雪涛

  从实际影响来看,卫礼贤(或为尉礼贤,Richard Wilhelm, 1873—1930)一生最大的成就无疑是他的《易经》德文译本(I Ging. Das Buch der Wandlungen. Aus dem Chinesischen verdeutscht und erlutert von Richard Wilhelm. Jena: Diederichs 1924),这部花费了他近十年心血的译本奠定了他在德语学术界的声誉。他对《易经》的翻译和阐释,直到今天依然在广泛传播,并且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从这个译本移译至英文的《易经》(后来同时在美国和英国出版)使他赢得了国际的名声。
  近来在翻阅德文新版的卫礼贤回忆录《中国精神》(Die Seele Chinas. Wiesbaden: marixverlag, 2009)一书,其中有一部分描述了当时卫礼贤翻译《易经》的过程,是很难得的珍贵资料。
  辛亥革命之后,晚清的王宫显贵们纷纷逃往外国租界避难,这其中也包括德国租借的青岛。卫礼贤在书中,对当时他与旧文人在青岛的交往,做了详细的记载,除了一般的文人之外(第十一章“青岛的遗老”),同样也记录了他与恭亲王的往来(第十二章“亲王”)。对有关中国经典,特别是《易经》的翻译情况,卫礼贤做了非常详细的说明。
  卫礼贤提到在曾任山东巡抚的周馥(一八三七——一八二一)的举荐下,他拜曾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兼署学部副大臣的劳乃宣(一八四三——一九二一)为师,在劳乃宣的指导下,精研、翻译《易经》的过程。早在一九○四至一九○八年周馥在任两江总督的时候,劳氏即为其幕僚,周馥极为推崇劳氏的学问。卫礼贤在回忆录中谈到他在此之前的一个奇异的梦:
  一位眼神友善的白胡子老人来看我,他自称为“崂山”,愿意带我到古老的山中探秘。我向他鞠躬并表示感谢。他消失了,我也醒了。(上揭回忆录德文版183页,下引此书仅注明页数)
  劳乃宣曾考证“劳”姓的祖先即在崂山(古称“劳山”),“劳山为吾家得姓之地”,他因此自号为“劳山居士”。周馥在给卫礼贤举荐劳乃宣时,认为中国文化之所以总在世界面前蒙羞是因为人们没有遇到真正的国学大师:
  你们欧洲人总是只在中国文化的外围使劲,你们之中没有谁理解其真正的意义和确实的深度。其中的原因在于,你们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中国学者们的帮助。你们所认做老师的是已经被解了职的乡村私塾先生,他们仅仅了解表面的东西。因此在你们欧洲有关中国的论述大都是愚不可及的东西,这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如果我给您找到一位真正能根植于中国精神的老师,他会引导您进入中国精神的深处,不知您意下如何?这样您就能翻译一些东西,其余的自己来写,中国也就不会不断地在世界面前蒙羞了。(183—184页)
  卫礼贤的这一段话中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其一是周馥认为只有跟随根植于中国精神的国学大师,外国人才能真正领会中国文化的深层意义。其二是周馥希望卫礼贤不仅仅翻译,同时也通过自己对中国精神的理解,让中国文化不再蒙羞于世界。我认为,这两点正是后来卫礼贤在《易经》翻译中取得重要成就的原因。
  卫礼贤高兴地接受了这位“其先祖来自崂山地区的劳姓”的老师,感觉他和在梦中造访过自己的白发老人很像(184页)。一九一三年秋,劳乃宣应周馥之邀来到了青岛,主持卫礼贤组织的“尊孔文社”。劳乃宣在《劳山草》称:“癸丑(一九一二)冬,应德儒尉礼贤尊孔文社之招,移家青岛,在劳山麓。通志氏族略云:劳氏其先,居东海劳山。是劳山者,吾家最古之祖居也,此行为归故乡矣。”(见桐乡卢氏校刻《桐乡劳先生(乃宣)遗稿一》)而卫礼贤对中国经典的理解和翻译这时才真正得以展开。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劳乃宣建议卫礼贤翻译《易经》。劳氏认为,《易经》尽管不容易,但也绝不像通常所认为的那样不可理解:
  事实是,在最近这一活的传统已经几近消亡。不过他(指劳乃宣——引者注)还有一位依然能接续上古老传统的老师,劳氏家族与孔子的后代是近亲。他拥有一束采自孔墓的神圣的蓍草径,并通晓如何借助于这些来占卜未来的艺术,而这在中国也几乎不为人知了。因此选择了《易经》这本书来予以讲授。(184页)
  一八六三年劳乃宣在曲阜娶孔悦庭之女为妻,成了孔府的女婿。实际上,卫礼贤有关《易经》的知识大都来自劳乃宣的系统讲解。从卫礼贤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知道,劳氏并不仅仅是一位研究《易经》义理方面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易经》的践行者。
  卫礼贤和劳乃宣在一起是如何研读和翻译《易经》的呢?在《中国灵魂》中,卫礼贤对此也做了记录:
  他用汉语解释经文,我做笔记。之后我将经文为自己译成德语。在此基础之上,我不看原书再将我译成德文的经文回译成汉语,由他来进行比较,我是否在所有细节方面都注意到了。之后再对德文本的文体进行润色,并讨论细节文体。最后,我再对译文进行三到四次的修改,并加上最重要的注疏。就这样,这个译本不断完善。(184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2期  
更多关于“《易经》德译过程与佛典汉译的译场制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