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加缪《西西弗斯的神话》的英雄主义


□ 邬海波

□ 邬海波

在人类文明的前行路途中,英雄们的言行,仿佛高空的明星在指引着各个非常时期人们暗夜里的心路;英雄的出现,无异于在人类的蒙昧时期点燃了智性的光亮,照耀着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长夜。

人类早期的英雄,是一些敢为天下先的杰出人才,他们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也没有任何的特权,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盗火者普罗米修斯的无畏,成就了人间,却让自己永远背上受苦受难的重负,在那高加索山上受着永无止境的酷刑。铁链的束缚,永远不能入睡,还不能弯曲双膝,胸脯上还钉着一颗金刚石的钉子,承受着永无止境的饥饿、风吹、日晒。给人类带来幸福的普罗米修斯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向宙斯认罪归还火种,这样他就能够免除以上这些酷刑,重新享受天界的快乐;第二个选择是拒不认罪,也不归还火种,继续承受酷刑。

他选择了第二个,于是更加激怒了宙斯,更大的酷刑又加在了普罗米修斯的身上。除了以上的种种酷刑之外,宙斯还派一只神鹰每天去啄食普罗米修斯的肝脏,但被吃掉的肝脏随即又会长出来。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屈服。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至一位名叫海格力斯的英雄将他解救出来为止,他一直忍受着这难以描述的痛苦和折磨。

从普罗米修斯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人类的尊严,也感受到了英雄崇高与博大的牺牲精神。这些英雄的出世,好像是有意违背天条,让具有天神般的智慧降临人间,福耶,祸耶?

敢于跟死神作对的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西西弗斯,他所遭受的酷刑是不停地在山顶与山脚之间推那块巨大的石头,在某种意义上,他比普罗米修斯所遭受的徒刑更加惨烈。

然而,对于西西弗斯的遭遇,西方存在主义哲学大师加缪在《西西弗斯的神话》一文的结尾处,是这样论断的:“我们总是看到他身上的重负。而西西弗斯告诉我们,最高的虔诚是否认诸神并且搬掉石头。他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他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这块巨石上的每一颗粒,这黑黝黝的高山上的每一颗矿砂唯有对西西弗斯才形成一个世界,他爬上山顶所要进行的斗争本身就足以使一个人心里感到充实。应该认为,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加缪说他是幸福的,这也未必。西西弗斯跟死神作对的同时,还贪恋红尘世界清清的流水,以及芳草如茵的大地,这是不是个天大的错误?他不服从死神的安排不想去那阴森森的幽冥世界,宁愿在尘世永无休止地推那块巨石,做那毫无价值意义的劳动,这是人类愚行的象征,还是另有其他有关人类的尊严昂扬在其中呢?单调的重复的苦役,是不是象征着整个人类的生存的荒诞呢?

总之,是冥冥之中的命运之神操纵了西西弗斯,无论是幽冥世界还是凡尘世间,他都没法摆脱高高在上的神灵的控制。他无怨无悔地推巨石上下山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跟普罗米修斯具有相同的寓意,——为了人类的尊严敢于承受巨大痛苦的英雄主义精神。

世界本来就是荒诞的,加缪认为他敢于否定诸神,敢于认定诸神的存在也是荒诞的。现实社会的一切存在,在悲观主义者的心目中,都是无意义的,就跟西西弗斯的推巨石一样。生老病死是铁定的规律,谁也没法超越,每一个人都是从最本原的婴儿状态长大成人,然后老去又复归于婴儿状态,最后还极不情愿地撒手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一个非常荒诞的零,圆圆的里面是空的零。人间半人半神的英雄豪杰,只可能在悲剧的氛围中存在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