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墙的红杏


□ 李 铁

开天车的女工红杏现在有了一个竞争对手,这个对手是车间主任吴大手刚调到车间来的小叶,小叶长得极像十年前的红杏。这使红杏无比忧郁,因为红杏的丈夫已经下岗了,红杏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工作,于是红杏想到了一个计划……
原文刊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4年第7期。
红杏不是枝头上的红杏,红杏是人,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但红杏又很像枝头上的红杏,当她坐在天车上把一颗头歪出窗子向下看的时候,很容易使人想起一枝出墙的红杏。红杏其实只是一个开天车的女工,十年前刚入厂时,红杏夹在一群女孩子当中并不怎么显眼,她人很瘦,窄小的脸庞,一双很大的眼睛几乎占满了整张脸。但车间主任吴大手还是一眼就把她从人堆里挑了出来,吴大手对身边的人说,瞧这姑娘瘦得跟树枝似的,就叫她去开天车吧,省得担心她把天车压塌了。身边的人都笑了。
现在的红杏显然不是十年前的那个红杏了,现在的红杏丰满了,有骨头有肉的,一双大眼睛在脸上显得十分动人。虽然已年逾三十,但这个时候的红杏站在人堆里却很容易叫人看见她。用某些男人的话说,这个女人有味道。至于什么味道,当然会见仁见智的。
现在的红杏还是一个天车司机,没有进步也没有退步。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工,能有这样一个岗位应该知足了。别人这样认为,红杏也这样认为。当她坐在八米高处操纵天车的时候,她有足够的理由令其他人对她仰视,这仰视有位置上的关系,也有心理上的关系。现在的工厂减人必先减女工,红杏入厂时车间里有六十多名女工,减到现在,车间里只剩下六名女工了。红杏还能坐在天车里,她没有不知足的理由。
红杏知道,在对她的仰视者中更多的还是男工。此时,红杏就隐约听到下面有两个男工在议论着她。
一个叫老粗的男工对一个叫大刚的男工说,你看红杏多像红杏呀!
废话。大刚眼一瞪说,红杏不像红杏像谁呀?
红杏知道大刚没有弄懂老粗话中的意思,大刚虽然生得高大英俊,却是个头脑简单的人。老粗则不同,老粗虽然生得粗矮难看,但却头脑灵活,善于想像。想当年这两个人都追过红杏,红杏嫌一个傻,嫌一个丑,如果这两个人的优点能结合到一个人身上,红杏一定会选定他的。可这又是不可能的事,红杏只好放弃这两个,选择了另外一个人。
你是贼心不死,还想打红杏的主意吧?大刚说。
废话!这回是老粗说这句话了,老粗说,人家是有家有口的人了,别瞎说。
红杏是坐在天车里探出脑袋听这些话的,他们俩的声音很高,红杏听得并不怎么费力。这个时候,老粗又扬起脑袋来仰视红杏,两个人的眼光不期而遇,老粗红了脸,赶紧把眼光躲开了。红杏知道在老粗的眼里,她歪出车窗的那颗头就像乡村院墙里探出的一枝红杏,人从下面走,难免不伸出手去摸一摸。但红杏很清楚,无论是老粗还是大刚,与她之间毕竟存在着一段不小的距离,他们怎么努力也还是摸不到她的。那么谁又能摸到她呢?这样一想红杏就有些发怔,有些惆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