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漂浮在河心的灯光


□ 关圣力

  吕秋日掉沉井里了。那会儿,我正把胳膊抬起来,要把它放到周晓苏肩膀上。但周晓苏不让我放,她固执地扭动身体,还抬起胳膊抵挡我。但我是下定决心要这样做,一定要把胳膊放她肩膀上。我说你别挣扎,那没用,你那么瘦弱的身体,怎么抵挡得了我?再说了,我就把胳膊在你肩膀上放一放,又不干别事。你看咱们俩挨这么近坐着,我的胳膊是不是没地方放啊?她说没地方放就放我身上?你看看我,像我这样。这么说的时候,周晓苏的身体已经不再扭动,她稍稍向前倾了倾身体,尽量不接触我。我看到她用胳膊抱着双腿,下巴抵在膝盖上不理我。我说只有女孩子才这样坐,我是男人。我又一次把胳膊举到周晓苏肩膀上方,我想加把劲,想把她的身体突然扳倒在我怀里,但她不动,固执地向前倾着身体。
  山区的夜,一望无际的黑暗。几颗小星星点缀在遥远的半空里,只能看见一点微不足道的亮光在闪烁。月亮瘦得可怜,只剩下席篾儿似的一个小弯挂在遥远的天边。偶尔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大山上,有两三个淡淡的绿色或橘红色荧光小圆点,在深深的黑色里缓慢地飘动跳荡。
  我们掏完了沉井,吕秋日说你和小周找地方坐会儿,顺便盯着机器。我去下几个拦网,要是粘着鱼,明天早晨下了班,咱们开荤。吕秋日是长辛店人,他会逮鱼,从小跟父亲学逮鱼。什么钓竿儿,甩竿儿,撒网,粘网,他鼓捣得都像模像样,也确实能逮到鱼。他把从家里带来的渔网渔竿儿什么的给我们看,说都是他老爹曾经用过的,还说家里有许多渔网和渔竿儿。只要说起钓鱼的事,他总是充满自豪。
  吕秋日带来的这许多渔具,让我们这些来自城市的学生开了眼。但也仅仅是开开眼而已,我们不会撒网不会甩渔竿儿,更逮不到鱼。吕秋日会逮鱼,他出尽了风头。除了会逮鱼,他还有个绰号叫驴球日的,但几乎没人敢当面叫他这个绰号,连吕字的发音都不敢马虎,要是他感觉那“吕”字的发音像“驴”字的发音了,他会立刻跟你急。至于为什么叫他“驴球日的”,是因为谐音还是另有其他原因,谁都不知道。后来大家为了避嫌,再叫他的时候,一律都叫他秋日。
  XX河慢悠悠地往前流淌,河面宽阔,水量丰富,也很清亮。坐在河边,顺着河床向远处看去,那河水竟泛着闪闪白光,一鼓一鼓地涌动着翻滚着向前。河床里笑闹着风,吹走了水流动时发出的声音。我和周晓苏坐在便桥边上,秋的凉风,像瓢泼出去的水,很潇洒地轻轻拂过大地,拂过我们裸露着的胳膊、大腿、脖子什么的,凉得很舒适。
  周晓苏坐在我右边,两手抱着双腿,头微微低着,下巴搁在膝盖上,大眼睛睁得圆圆地盯着远处,愣愣地一动都不动。秋风吹凉了我的胳膊,只有放在她肩膀上的胳膊感觉到微微的热。就这么的一点点的温热,足以使我感到了女性对我特有的引力,让我沉浸在胡思乱想里。
  我几乎没这样感触过女性,上学时,虽也有过与女同学手碰手的时候,但都是在不经意间碰到的,什么感觉也没有。现在真实地挨着一个女人,虽说还隔着衣服,但毕竟我们紧紧地挨坐在一起。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有股子劲儿在脑袋里一拱一拱地闹腾。我琢磨着这时应该做出点什么举动,周晓苏不是曾经说过喜欢你嘛,呆坐着怎么成。但我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亲密接触,究竟怎么开始呢?就这么坐着,挨着周晓苏,好像一本正经似的,可我心里却每分钟每秒钟都在想周晓苏说过的话:你这个人挺好的,也有才。你要不是比我小五岁,真想和你谈朋友呢。这么想的时候,我的大脑皮层一阵一阵痒痒地麻木着,感觉陷入到男女情爱的强力想象中,眩晕着,失去了自我意识一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