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译本的“行”否及其文体


□ 施康强

  译本有“行”与“不行”者。此“行”字,作“风行”、“流行”讲,见《儒林外史》第二十回,匡超人议论马二先生曰:“这马纯兄理法有余,才气不足,所以他的选本也不甚行。总以行为主,若是不行,书店就要赔本。”
  译本的“行”与“不行”,不尽取决于原著的价值与译文的质量。一般讲,外国名著的最早译本总能风行一时。读者“惊艳”,吸引他的是原著的故事、结构、人物、寓意等等,对于译文是否曲尽其妙,他一时不予计较。《红与黑》的罗玉君译本(更早的赵瑞蕻译本仅译出半部)累计印了一百多万册,就是占了这个便宜。
  中国读书界知有莫泊桑,大大早于司汤达。李青崖先生(一八八六——一九六九)为五四运动后用白话文翻译莫泊桑作品的第一人,而且毕生致力于此。他一九二一年参加文学研究会,开始在《小说月报》上发表翻译作品。解放前,商务印书馆、北新书局曾计划出李译莫泊桑短篇小说全集,皆未果。解放后文化工作社和上海新文艺出版社,“文革”后上海译文出版社都出过李译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集,但是译者魂系梦萦盼望出版的全集,在他生前始终未能问世。李先生谢世后,其子孙整理全集译稿,交付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以俾读者看到莫泊桑短篇小说的全貌,同时也告慰先人于泉下。
  笔者五十年代中期在上海读中学时,新文艺出版社一九五六年版的《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集》上下册是学校图书馆里的热门书。中学生读小说,可谓外行看热闹。莫泊桑本是讲故事的圣手(conteur),读时被情节吸引,得意忘言,对译文的语言虽觉旧了一点,不类当代通用的白话,无暇,也无力细究。后来上大学,选了法文专业,二年级的课文中即有略经改写的莫泊桑小说,三年级便能读原文了。至于上溯福楼拜、巴尔扎克、伏尔泰、莫里哀、拉辛,下窥二十世纪名家的作品,要到四、五年级才够这个水平。从原文读莫泊桑,对他的叙述风格有直接体会,觉得他像一条清澈的小溪,汩汩流来,娓娓道来,平易乃至滑易。回头再看李先生的译文,那股水流好像不畅,文体上似乎隔了一层。
  一名“写家”(此词可兼指作家和翻译家)的文风总要受他所处时代的文风的影响。李先生在二十年代,三十多岁时开始发表译作,当时白话文已经取代文言文,但是这种纸上白话更多地不是脱胎于明清白话小说或提炼民间口语,而是因袭文言的某些表达手段或模仿西洋句法,后一种情况被讥为“新文艺腔”和“翻译腔”。李先生的译文,翻译味道就较浓、较重。笼统说,他是直译派。具体说,他似乎有一种语言定势,遇到原文什么句型,必换成一种固定的中文句型,译文因此显得累赘。姑举李译中常见的几种语言结构为例:
  主语+是+以“的”字作后缀的形容词,相当于外语的主语+系词(to be,tre)+形容词表语。如在《月色》中我们读到“她是美貌的、天真的和爱嘲笑的”(Elle était jolie,écervelée et mo-queuse)。《首饰》的女主人公骆塞尔太太“不能够讲求装饰,她是朴素的”(Elle fut simple ne pouvant étre parée)。《珍珠小姐》中商达尔家的两个女儿“都是美貌的、长大的和鲜润的”(ce sonto deux belles filles,grandes et fraches)。这种句子,本是语法讲义和逻辑教程(S是P)中的范句,日常谈话中怕是听不到的。上引三句,别的译者分别译为:“她长得好看,轻率,好嘲笑人”(赵少侯),“她没钱打扮,因此很朴素”(赵少侯),“是两个美丽的姑娘,苗条,娇艳”(郝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