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车的方向


□ 衣水

  一坐上火车,我们就开始飞了。村庄抛在了后面,田野抛在了后面,大山也抛在了后面;我的童年呢?也被抛在了后面,抛进了时间的深渊。我这是坐在火车上,从故乡飞往Z城,从内心的宁静飞往喧嚣的现实之中。

  我看见春天的麦苗一闪而逝,麻雀和喜鹊们或是适应了乡村或是适应了Z城,它们不明白我此刻的心思:此刻,我是骑在飞奔的火车上,飞奔在我既定的方向里。

  也许是白天,但大多是夜晚,我会从Z城出发,我会带着Z城的暮色向东西南北飞奔。火车会载满一节车厢又一节车厢的酸甜苦辣,从世界的中心奔赴家乡或是流浪他乡。

  我从Z城出发了,带着一丝兴奋,也带着无边的不可捉摸,我发现火车飞过每一个车站,都会上来一群孩子,一群我似曾相识的孩子,刚才还在叫着我叔叔,就在下一站他们已经长大成年。有的已经下车,或者惊恐或是坦然地进入一个城市,他们在暮色里或许是白天,悄悄潜入一种潮流,也许是一种趋之若鹜的时尚。不管怎么说,他们已经和这个城市融为一体了:只要你细心,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你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他们再也回不到起点了,再也回不到他们的故乡,直到有一天尘归尘土归土。我这样想的时候,就看到还在车上的另一拨孩子,现在他们同我一起,继续一个未知的旅程。我们都知道,我们早晚都要下车,只是下车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是自动下去的,仅仅是这一站还是下一站的区别:而有的人一直坐在车上,他们想看尽人生的风景。我是哪一种人呢?记得起初我也是一个孩子,现在呢?我从车窗里看见自己,已经是一个中年男人了。我还要出发吗?我还要旅行吗?

  我清楚地记得,我是从一个傍晚驶进一个暮色浓稠的恐惧之中的。满火车的人,被拽住驶进黑暗的漩涡里。这仿佛是黑暗在同我赛跑,而我却被抛在了黑暗的前头。前面那是一道光明,而后面呢?流逝的夜晚仿佛波涛汹涌的海水,紧紧地拍在时间的岸上。

  满车厢的人都在恍惚之中,灯光迷惑地打在他们的脸上,当然也打在我的脸上。我已经昏昏欲睡,但我却感觉到一个巨大的心思,重重地压在夜晚的核心上。火车穿越隧道,又顺着山谷蜿蜒进每一个旅人的梦里。已经有了鼾声,我也在梦里听见了我的鼾声。

  火车一直向前飞着,越飞越神秘了。我坐在窗户边,看掠过的荒野,看掠过的麦田,看荒野和麦田中的树木:偶尔一个村庄,偶尔一群树木,偶尔在村庄和树林之间有一座孤坟,这是大自然最原生的风景,我置身其中的时候并不感觉到转瞬即逝的可怕。

  现在,那些或是温馨或是令人伤感的痕迹,被迅速地抛在身后,也许永远地抛在身后了:从此被抛进了我自己的时间的深渊,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有一些地方,我们一生只去过一次,然后就被火车抛给了天空,抛给了那一片大地。从此,它只在我们模糊的记忆里,慢慢地模糊而去。

  这也许是一种方向,是火车的方向,是芸芸众生的方向。我知道,这更是我的方向,在向着劳碌和奔波的现实里,驶进喧嚷的另一个城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