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上)


□ 李雪涛

  二○○九年春天傅复生来北京装修她父母留下的位于双榆树的房子,我邀请她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做了一场福兰阁的回忆录《来自两个世界的回忆——我生活故事的边记》中德文朗诵会,吸引了很多对德国汉学感兴趣的学生。
  二○○九年秋天法兰克福书展的时候,我在《华裔学志》的展台上第一次看到了福兰阁的这本东亚日记:《“异国呀,请预告我吧”——东亚旅行日记和照片(一八八八——一九○一)》。不久傅复生再次来访,送给了我这本我向往已久的日记和照片集。不久之后我又收到了《华裔学志》研究所寄赠的一本样书。当冯铁(Raoul Findeisen)教授请我给他负责的刊物写一篇书评的时候,我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很快写就了一篇关于福兰阁这本旅行日记的书评,寄给了他。
  福兰阁对于我们这些曾经在德国学习过的人来讲,称得上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每一个大学汉学系的图书馆中都摆放着他那厚厚五卷本的《中华帝国史》。他创立了德国汉学的第一个教席,撰写过无数的有关中国政治、历史的文章。就是这么一位大牌的汉学家,在成为职业汉学家之前,还有近二十年的外交和新闻生涯。
  孙女傅复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祖父,作为傅吾康(Wolfgang Franke, 1912—2007)和胡隽吟(1910—1988)的女儿——她于一九四六年七月在北平出生后不久,便传来了福兰阁在德国去世的消息。傅吾康给她取名复生(Renata),含义是,希望老父亲能乘愿再来。他们一家在一九五○年五月才重又回到德国。
  福兰阁去世后,他的中文藏书以及著作的遗稿都被柏林的国家图书馆收藏了。他的遗稿并不多,因为他在去世前将他个人的资料,包括与同事的所有通信,悉数毁掉了。在所剩不多的遗稿中,傅复生发现了祖父从一八八八至一九○一年间所做的十一次东亚旅行的日记。福兰阁在此期间担任德国外交部驻中国公使馆的翻译,因此他有机会借出差或者度假时在东亚旅行。除了这些日记之外,还有大量的照片,其中很多都与他的东亚旅行有关。二○○六年夏天,我去柏林探望傅吾康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他颤颤悠悠地拿出其中一部分非常清晰的大尺寸照片,如数家珍般指给我看。在这本书中,福兰阁的日记以及大部分照片都是首次公之于众。与福兰阁的日记相比,他的回忆录《来自两个世界的回忆》中所表现出的更多的是晚年的平淡与包容,以及以一种十分平静的心情,细细检视自己生命的一点一滴,而毫无“百岁光阴如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的感慨。由于受到时代的影响,加之在自传中要表达较为深刻的意思,福兰阁使用的文句往往有些复杂,常常能见到斧凿的痕迹,而日记中的文字简洁明了,是他感情的直接流露。
  
  一八六三年九月二十七日福兰阁生于哈尔茨(Harz)山中的小镇格昂路德(Gernrode)市,父亲弗里德里希·弗兰克(Friedrich Franke)曾是该市市长及州议员。这个地处德国东部萨克森-安哈特州(Sachsen-Anhalt)的小镇子,到二○○八年底,人口总数也只有三千七百六十五人。在维基百科所列举的格昂路德市的名人中,除了矿物学家莫斯(C. F. Christian Mohs)、磷火柴的发明人摩尔登豪尔(Friedrich Moldenhauer)之外,还有现今在多支德甲球队中担任主教练的尤尔根·吕贝尔(Jürgen Rber)。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