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上)


□ 李雪涛

  二○○九年春天傅复生来北京装修她父母留下的位于双榆树的房子,我邀请她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做了一场福兰阁的回忆录《来自两个世界的回忆——我生活故事的边记》中德文朗诵会,吸引了很多对德国汉学感兴趣的学生。
  二○○九年秋天法兰克福书展的时候,我在《华裔学志》的展台上第一次看到了福兰阁的这本东亚日记:《“异国呀,请预告我吧”——东亚旅行日记和照片(一八八八——一九○一)》。不久傅复生再次来访,送给了我这本我向往已久的日记和照片集。不久之后我又收到了《华裔学志》研究所寄赠的一本样书。当冯铁(Raoul Findeisen)教授请我给他负责的刊物写一篇书评的时候,我马上放下手头的工作,很快写就了一篇关于福兰阁这本旅行日记的书评,寄给了他。
  福兰阁对于我们这些曾经在德国学习过的人来讲,称得上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每一个大学汉学系的图书馆中都摆放着他那厚厚五卷本的《中华帝国史》。他创立了德国汉学的第一个教席,撰写过无数的有关中国政治、历史的文章。就是这么一位大牌的汉学家,在成为职业汉学家之前,还有近二十年的外交和新闻生涯。
  孙女傅复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祖父,作为傅吾康(Wolfgang Franke, 1912—2007)和胡隽吟(1910—1988)的女儿——她于一九四六年七月在北平出生后不久,便传来了福兰阁在德国去世的消息。傅吾康给她取名复生(Renata),含义是,希望老父亲能乘愿再来。他们一家在一九五○年五月才重又回到德国。
  福兰阁去世后,他的中文藏书以及著作的遗稿都被柏林的国家图书馆收藏了。他的遗稿并不多,因为他在去世前将他个人的资料,包括与同事的所有通信,悉数毁掉了。在所剩不多的遗稿中,傅复生发现了祖父从一八八八至一九○一年间所做的十一次东亚旅行的日记。福兰阁在此期间担任德国外交部驻中国公使馆的翻译,因此他有机会借出差或者度假时在东亚旅行。除了这些日记之外,还有大量的照片,其中很多都与他的东亚旅行有关。二○○六年夏天,我去柏林探望傅吾康的时候,坐在轮椅上的他颤颤悠悠地拿出其中一部分非常清晰的大尺寸照片,如数家珍般指给我看。在这本书中,福兰阁的日记以及大部分照片都是首次公之于众。与福兰阁的日记相比,他的回忆录《来自两个世界的回忆》中所表现出的更多的是晚年的平淡与包容,以及以一种十分平静的心情,细细检视自己生命的一点一滴,而毫无“百岁光阴如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的感慨。由于受到时代的影响,加之在自传中要表达较为深刻的意思,福兰阁使用的文句往往有些复杂,常常能见到斧凿的痕迹,而日记中的文字简洁明了,是他感情的直接流露。
  
  一八六三年九月二十七日福兰阁生于哈尔茨(Harz)山中的小镇格昂路德(Gernrode)市,父亲弗里德里希·弗兰克(Friedrich Franke)曾是该市市长及州议员。这个地处德国东部萨克森-安哈特州(Sachsen-Anhalt)的小镇子,到二○○八年底,人口总数也只有三千七百六十五人。在维基百科所列举的格昂路德市的名人中,除了矿物学家莫斯(C. F. Christian Mohs)、磷火柴的发明人摩尔登豪尔(Friedrich Moldenhauer)之外,还有现今在多支德甲球队中担任主教练的尤尔根·吕贝尔(Jürgen Rber)。
  五年的小学,福兰阁是在格昂路德就读的,中学的前两年他是在附近的奎德林堡(Quedlinburg)文理中学度过的,之后又转入了茨尔波斯特(Zerbst)的方济各大公人文学校(das humanistische herzogliche Francisceum)。这家始建于一二三五年的中学,主楼是有着十字形回廊和拱顶的建筑,原本是方济各会的修道院。方济各会是天主教托钵修会之一。正是这家修会的学校,造就了福兰阁吃苦耐劳的品格,于一八八二年三月三十日在这里完成了他的高中学业,之后他开始学习历史和语文学。
  大学的第一站他选择了弗赖堡,他在那里待了一个夏季学期,一直到一八八六年夏季学期他都在柏林,之后去了哥廷根。在哥廷根他折服于基尔豪恩(Franz Kielhorn)的人格,开始学习梵文,后来两人成为亦师亦友的学术伙伴。一八八六年七月二十九日福兰阁在印度学与比较语言学方向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考试,他的论文是对一篇吠陀音声学(式叉论)文本的翻译和阐释。其后的一个学期,他在基尔(Kiel)继续学习印度的俗语方言(Prakrit-Dialekte)。之后重新回到了柏林,他在大学听了两个学期的法学讲座,学习了古代汉语的基本知识,并且从一八八七年秋季开始,在新建成的东方语言学院(Seminar fürOrientalische Sprachen)学习现代汉语,成为这个学院的第一批学员,跟随柏林大学的汉学家格罗贝(Wilhelm Grube)和曾任北京德国公使馆的翻译阿恩德(Karl Arendt)学习汉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7期  
更多关于“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