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俊豪微型小说两题


廊桥恨
  
  那年王文仁在闽西北小山村插队。村头伫立一座廊桥。溪上架桥,桥上建廊。远望去,廊桥像一幢长方形屋宇,横跨山溪上。王文仁出工或收工跨过廊桥,总要在桥上歇息片刻,迎着溪面吹来的习习山风,看看廊桥两边的山光水色,心里挺惬意。
  每天与知青们一道出工收工的有一位当地姑娘,叫山妹。山妹芳龄二十二,在当地算大龄姑娘了,尚未出嫁。山妹挺标致,瘦高苗条,杏眼清澈,只因出身富农,所以迟迟未嫁。不过她和知青们在一起时,像山雀一般,有说有闹,忘掉了自己背上的“黑锅”。知青们开玩笑道:“山妹,到知青点来吧,帮大伙烧水做饭洗衣裳,再嫁个男知青呀!”
  “嘿,咱山村讲究的是肩挑手提赚工分,谁稀罕不会干活的知青爷们!”山妹扑闪着杏眼,故意撅起嘴道。
  “一只喜鹊登枝头,山妹山妹你莫愁;有朝一日下调令,招工升学有奔头!”知青们亮着嗓子唱道。
  两年过去,知青们和山妹迎着朝阳出工,披着晚霞收工,从村前的那座廊桥进进出出,日子像桥下的流水般缓缓流淌。有一天听说山妹要出嫁了,男方是邻村一位生产队长的傻儿子。
  “哐哐哐!哐哐哐!”一阵沉闷响亮的铜锣声在山村响起来。山妹的富农阿爹被当成阶级斗争的活靶子游村示众,原因是他破坏山区推广种植矮杆水稻。
  那天黄昏,晚霞烧红天际。山妹拉着知青王文仁衣角,悄声道:“知青哥,晚上咱俩在廊桥碰碰头!”
  明月朗照、碎银满地的山村春夜,月光下的廊桥像一条庞大的船儿在水中浮游,桥下溪水潺潺流淌,鸟儿咕咕啼叫,山野四周蛙声如鼓。王文仁已等在廊桥,在桥上走来走去。忽然,山妹从桥边一丛山茶树丛中闪出,惊了下王文仁。山妹身穿淡红色外衣,黑布裤,刚用艾草汤汁浸洗过的身子散发出少女特有的芳香。王文仁瞧着,不禁惊呼:“山妹!”
  山妹向王文仁央求:“知青哥,瞧你心眼好,帮咱一回,莫让咱阿爹游村示众,听说公社公安还要抓他蹲牢房呢!”
  刚推广种植矮杆水稻那阵子,种惯单季高杆稻的山区农民多少有点儿看法,平时像老牛那样不吭不响的山妹她爹,为啥专抓他当活靶子呢?王文仁想。
  “知青哥,你有文化,就替咱阿爹写几个字,向县里申述,他可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呀!”山妹再央求。
  王文仁反问:“山妹,现在讲阶级斗争,向上申述有啥用呢?”
  “要不,咱俩私奔往省里,向大领导反映一通!”山妹道。
  “嘿,都啥年代啦,你还这么幼稚。”王文仁摆了摆手。
  沉默,无言,王文仁和山妹互相对视着。忽然,山妹扑向王文仁怀里,咬紧牙根儿道:“小王,你们不是嚷着要咱嫁给知青,咱今晚就算你的人,今后陪你上刀山下油锅都不反悔!”说着,她利索地扒下外衣,躺靠在廊桥长椅上。
  “山妹,你不是有婆家了吗?”王文仁问道。
  “哎,那是阿爹包办的,咱可不依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