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韦拔群(长篇传记节选)


□ 蓝怀昌 李德汉

  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三大农茂遥动领袖之一,人民军队早期的杰出将领、百色起义、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和广西右江革命根据地的领导者和创始人之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韦拔群(1894.2.6-1932.10.19)诞辰115周年。
  
  第三十五章:高山重头
  
  从武篆圩场回来的农民们议论纷纷:
  “白崇禧到了东兰,到了武篆。”
  “他是到武篆来搜捕韦拔群和陈洪涛。”
  “他是来杀人的,听说过吗?看见红军不报告挨杀头;给红军送情报者挨挖眼睛;给红军送粮的挨割脖颈。”
  “这世道乱透了,白匪进村,就不准留下任何有生命的东西……。”
  一座座的山坡丢荒了,只有野草在疯长。
  一块块的水田沉睡了,连田鸡都叹气没有一个可活下去的窝。
  韦拔群已经认识到,再在西山呆下去,将会落入敌人圈套。于是,他便带警卫员于10月18日晚从长峒的一座山顶下来,到东里屯附近韦昂住的尝茶峒,并派韦昂到后山峒叫陈洪涛来计议外出的问题。当晚,他俩商定:第二天凌晨分头离开西山,跳出敌人包围圈,到外地打游击。陈洪涛临别时,曾劝韦拔群提高警惕,移峒居住。由于长期的艰苦斗争和饥饿的折磨,韦拔群已经重病缠身;他从长峒到尝茶峒又连续闯过敌人的三道防线,更是疲惫不堪。陈洪涛走后,他喝了点稀粥就躺在韦昂住处睡着了。他不知道,在此之前,廖磊曾经到韦昂家,劝他叛投,给予优厚奖赏。韦昂为了捞取敌人巨额花红,升官发财,已经不顾过去的上下级关系和叔侄亲戚,向敌人作了保证配合进剿部队捉拿韦拔群。现在,韦拔群就在自己的住处,他不费吹灰之力,仿佛一瓶瓶美酒摆到桌上,一串串银子就挂在身边,一幢幢洋房就立在眼前,让他垂涎三尺,充满血丝的眼珠就要爆出来似的,他陶醉,他疯狂,他成了刽子手——10月19日凌晨4时许,他趁韦拔群熟睡之机,偷偷抽出韦拔群枕下的驳壳枪,对准韦拔群头部连续射击。我党的优秀党员,我军的杰出将领韦拔群就被叛徒杀害了。牺牲时,年仅38岁。
  韦拔群牺牲的消息传开后,敌人在狞笑,人民在痛泣。
  深秋的山野之夜,除了那翻腾的红河之浪撞击两岸石崖发出的轰鸣声响外,一切都是沉默着。先前那些公鸡啼叫了一阵之后,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红河岸边的村庄、八角林、甘蔗园、玉米地、凤尾竹,甚至那远山的怪影,全是黑沉沉的,象藏着深奥莫测的秘密。偶尔有一两只莹火虫在草叶上挪动,无力地闪着绿光。看到这一绿光,人们才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生命的搏动,天与地都变成一个连接在一起的黑牢,一棵棵来不及长出绿叶的木棉树桠,便是这黑牢中的黑色闪电。
  当那两声枪响震颤了整个夜空的时候,罗日块用背篓背着韦拔群滴血的头颅,被韦昂强压着向武篆走去的时候,东兰的乡亲们,沿着血滴留下的路寻找到了尝茶峒,找到了无头的韦拔群尸体,抬回了特牙山。连夜安葬了英雄,并且在英雄躺着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庙。日夜焚烧香火,永远地祭奠壮族人民优秀的领袖!
  第二天早上,人们象洪水一般涌向武篆圩场。圩场的野草坪上,高高地竖起一兜木桩,木桩上悬挂着一个木笼子,许多人不敢靠近那木笼子。因为木笼子里装着一个血肉混糊的人头。听说是拔群师长的头颅,好多人便昏倒在地哭成个泪人了。
  中午时分,天空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这些乌云慢慢地聚拢在一起,然后渐渐地往下沉,好像很快就会沉到人们的头发上似的。几声破锣响过之后,这云下的一切都无声无息的了。空气中突然变得更加郁闷起来,热气也在不断地增加,人们头脑昏昏沉沉,呼吸也觉得不那么顺畅起来。麻雀挤在一个屋檐上,吱吱喳喳地吵闹,远处一阵闷雷在响,那声音并不比炸雷令人难受。那头顶上的乌云渐渐地变成浓黑,先是在遥远的天际边挪动到头顶上,又挪到树梢上,大地慢慢地笼罩着黑暗。这时刻,一阵沙哑的声音从树桩下传来。这声音比一把钢刀插进人们胸膛还难忍,龙显甫手中拿着一张大纸,摇头晃脑地读着:“廖军长来电贺,并郑重宣布,韦拔群授首证实。巨匪韦拔群,猖乱于东风十余载,祸害蔓及右江、生灵遭其涂炭者,计十余万人。为祸之惨,目不忍睹,迭经军队进剿,磊亦两次来令剿办,均未歼除大憝,以予钧座西顾之忧,而除地方之祸患,此次我们副座亲临东兰搜剿机宜,各部队均依法搜剿,人民戮力,仗总副座之威德,有东里农民韦昂深明大义,出洞来归,遵职所授机宣,本(十九)晨,在东里附近的尝茶峒内,夺取韦拔群驳壳手枪,当即将韦匪击毙,斩获首级,解部请赏,经武篆民众验明,均异口同声,咸称属实;武篆绅士梁贻祥,与韦匪有总角之交,少年时,过往甚密,至卅余岁,始隔别数载,现当场目击,声称确实韦拔群首级无伪。复查韦昂系韦匪拔群之族侄,素为韦匪所亲信,故能将韦匪击毙,职经查询,确属实情。尚余副匪首陈洪涛等,立刻派警四连,由韦昂引导搜拿中,韦匪今能授首,实政府之威德,亦东风之幸也,同时,这事证明四集团的军队和我们民团是肯剿共、能剿共的!在我六哨团总势力所及的地方,是不容有共匪存在的,匪之消灭,至多就是时间问题而已。故所以,今天召集各村百姓,乡亲,应当记住:一怕共的心里应该从此反过来,从前因环境关系附共的尤其应该转回头来,白副总司令说过:只要他能自新我们就不究既往!……我们应该网开三面,给他改过来,有枪缴枪,无枪叫他找保人……”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