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丽萍:生活“原生态”


□ 庞椿盈


她曾经那么美丽且骄傲如一个舞蹈的精灵,用形体代替语言,在舞台恣意表达来自自然最美妙的情感。从舞33年,今天她依然美丽如昔。她和那只骄傲的孔雀一起霸占了人们对美丽和柔美的想象。
拍完《射雕英雄传》之后,“孔雀公主”杨丽萍曾经说她将退出舞台,回到出生的村寨过随心起舞的日子。然而,两年后,她不但没有退隐,反而率领着浓缩云南少数民族传统歌舞艺术精华的大型民族歌舞集《云南映像》在中国舞台上所向披靡。更得到了舞蹈的最高奖项——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金奖。这次“孔雀公主”的想法是,要通过舞蹈“给后人留下一个活的民俗文化博物馆”。可以说,以“原生态”为精髓的《云南映像》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与此同时,关于《云南映象》已更名为《寻找香格里拉》,演出跳出海外的市场计划也已经在运作中。目前,已有美国、澳大利亚、法国等7个国家有意邀请演出。2005年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举办的“中国文化月”对这台舞台剧也非常感兴趣。《云南映象》可能将是以成功的商业姿态第一个走向海外市场,并能形成固定品牌的歌舞集。

状态

苗族土布刺绣红褂、乞丐石磨兰仔裤、白族手工绣花鞋、藏珠项链及耳坠———极端的民族与极端的现代,集中在舞蹈精灵杨丽萍身上却变得如此妥帖、近乎完美。
褪去绚烂舞台上“孔雀公主”的璀璨光环,台下的杨丽萍拥有所有同龄女子都会艳羡的身材和美貌,虽然摘去浅色墨镜后那张小小脸庞上眼角眉梢间隐约可见岁月的痕迹,但这丝毫没有妨碍她的美丽———是一种惟有时光才能锻造出的精致与优雅。
杨丽萍说自己不是明星,其实是个内向的人,不习惯抛头露面。看起来也的确如此。人家叫她指点一下歌舞,她害怕得直摇头。“最怕人家叫我去做评委这些事,跳舞就是很高兴的一件事。对我们少数民族来说,跳舞是一种仪式,是与神灵与天地交流的一种形式。所以我并不喜欢人家叫我舞神,我认为自己是‘辟嫫’,是巫的意思。不跳舞的时候,就喝喝茶,聊聊天。”说这些话时,杨丽萍正悠闲地用那曾令全国人民倾倒的神奇十指,娴熟地嗑瓜子。
成名15年,杨丽萍一直是低调的,除了在舞台上,人们很少在其他媒体上见到她的倩影。很想知道舞蹈之外的杨丽萍什么样,但当话题转到生活时,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热情的减退,当然她依旧配合,不过没有一句多余的发挥。
“不跳舞的时候,我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喜欢听音乐,看电影”;“除了舞蹈,我并不希望别人更多认识我,也没有非要让大家接受我的舞蹈”;“在很多方面我比较糊涂,惟独在跳舞上有点意思”。可能觉得自己说的不够清楚,最后她又补充说:“我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为什么人们认为艺术家都是扭曲的、痛苦的呢?生活不是这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西南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东西南北 Tags:杨丽萍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