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执着地言说女性成长


□ 朱钢

  《莎菲女士的日记》让丁玲一举成名,《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赋予其太多的辉煌,也为我们走近她添加了太多的障碍,人生的曲折和政治生活的起伏,更容易让我们的视线迷茫。在传奇和跌宕起伏的纷繁人生风景之下,丁玲其实又很简单。当然,我们理解她的复杂,是很容易的事,注视其复杂背后的简单,的确有些难度。但我总觉得,或许只有真正读懂了丁玲的简单,我们才能真正了解丁玲。在众多作家中,一方面,丁玲如雾中山似九曲河,另一方面,她又是那样的真实而清澈。她做到了在生活中创作,在创作中生活。女性丁玲与作家丁玲是两位形影不离的朋友。人生,是她的行动,作品是她的言语。细细一想,如此的生命精神与作品精神保持着高度的一致,这在作家中其实是不多见的。

  一个勃发青春的女子刚走出家门踏进社会,这是一个新的成长期的开始。社会还只是个背景,占据内心的多半是对于爱情的向往与迷失。她需要向世人诉说,更渴望在诉说中与自己的灵魂交流对话。就这样,一个叫梦珂的女孩向我们走来,一个叫丁玲的作家走向了文坛。《梦珂》虽不如后来的《莎菲女士的日记》让丁玲一举成名,梦珂也不如莎菲那样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盛誉。然而,《梦珂》是丁玲创作的起点,便成为她日后整个创作的原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丁玲的创作就是梦珂的成长史。她一生的创作都是关注女性的成长,换而言之,女性的成长是她创作之路永久的路标。这是丁玲有别于其他作家最鲜明的个性,也显现了她的真诚、执著与勇敢。

  在中篇小说《韦护》之前,丁玲笔下的女性几乎都是生活在自我空间的青年女性,生活的纠结都是以情爱为中心,以欲望为线索的。比如《暑假中》的女教员、《阿毛姑娘》中的乡下姑娘阿毛、《岁暮》中的佩芳《小火轮上》中的女教师节大姐、《自杀日记》中的伊萨,等等。她们其实都是梦珂精神上的姐妹,这当中自然也包括莎菲。她们还都在过于私性化的生活圈子里挣扎与困惑,处处都涂抹着“小我”的个性与色彩。虽然在艺术价值上,《莎菲女士的日记》之后的这些作品,没有太多的突破,但丁玲以群像式的创作描绘了女性特定成长期的隐秘心理与情感煎熬。对此,丁玲是先锋的,并超越了时代,走向了人类普遍性的成长。在这方面,近30年来所谓的私性化写作,或许并没有超越丁玲。

  我认同《韦护》是丁玲创作生涯一个重大转折的观点,但同时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淡化以所谓的革命加恋爱来指认丁玲其后的创作。梦珂在成长,终于从闺房走向社会,从封闭的自我走向广阔的人生,丁玲与梦珂一同来到一个崭新的生活空间,但对女性成长和生存的诉求依然没有变。三小姐和幺妹(《田家冲》)、贞贞(《我在霞村的时候》)、陆萍(《在医院中》)以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中的董桂花、周月英、黑妮、李子俊老婆等女性人物,都在传达丁玲对于女性的关注。而《“三八节”有感》,更是鲜明而直接地言说着生活在延安革命队伍中知识女性的艰难生活、尴尬处境和不幸命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华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华文摘
更多关于“执着地言说女性成长”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