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风 【原载《芳草》2011年第1期】


□ 张庆国

  五条猎狗跑得奇快,呜呜吼叫着,如风卷起的一团灰土,滚动着翻越山坡,迅速消失。以它们这样的本事,野猪除了凶猛,再无长处。凶猛是有用的,只有凶猛就是愚钝,没有用。人愚钝会受苦,猪愚钝要被宰杀,动脑子才有活路。在一群兄弟般团结互助,奔跑如风又善动脑子的猎狗面前,愚钝的野猪只会干着急,猎人赶到,就能把它一枪毙命。

  猎人是陈刚,还有村民老四。

  本来,猎人的古老威名已不属于陈刚,属于他的父亲和爷爷,他在县城工作,是公安局警察。他打猎是为了陪公安局长,局长打猎是为了陪别的领导,可这件事绕几绕,就把陈刚绕了进去。局长跑大黑山打野猪多了,心有所动,忽然有建狗站的想法,于是决定调陈刚到大黑山镇任派出所所长。

  局长建狗站的心思,是县长开导后才有的念头。有一次,局长请县领导打野猪,回城途中,车窗外呼呼吹过的疾风和一晃而逝的青翠风光,促发领导茅塞顿开。县长说,打野猪这件事有意思,可以研究研究,也请省里和市里的朋友玩一下。局长就开窍了。他理解领导的难处,现在的工作不好做,不搞关系不行,搞关系却很难。县一级往上,有省有市,部门太多,脸色难看。吃吃喝喝人家都厌了,洗头洗脚泡桑拿也太俗。老一套接待,白花钱还赚不到人情,山穷水尽,为什么不拿打野猪做文章呢?

  文章要做好,非陈刚不行,他出生在大黑山区,跟山上的野猪算半个亲戚。

  从警察到所长是提拔,换了别人,被提拔是好事,陈刚却高兴不起来。他正在谈恋爱,对女朋友小丁不放心,离开县城前往大黑山区任职,对陈刚与小丁的爱情是严峻考验,他对这份考验缺乏信心。

  陈刚对付女朋友缺乏信心,制服野猪倒有办法,办法就是养狗。局长给他的任务,就是在大黑山区养猎狗。有了一群好狗,打野猪玩的活动,才能变成一项安全可靠的接待工作。

  狗不是养在镇街子的派出所院子里,是养在山上。山上建一个狗站,狗站里要有狗厩、猎狗训练区、饲养员宿合、客房、麻将室、会议室和厨房。

  局长已经拨了钱,做成这件事不难,难的是找到合适的人手。陈刚到大黑山镇派出所上任,第一天就去找老四了。老四是半坡村村民,陈刚儿时的朋友,个子中等,黑瘦沉默,除了笑,很少张口,像一个哑巴。他外号小耳朵,左耳没有耳廓,一小条模糊不清的残缺肉疙瘩,潦草地紧贴在鬓发边,脑袋歪,左右不对称。此外,老四的一条腿还有些瘸,走路一拐一拐,忽高忽低。可是上了山,放开猎狗,扛枪打野猪,老四就被点燃,跑得比狗叫声更快。

  打野猪还不是老四最重要的才华,老四的才华是养猎狗,能把狗训练成围捕野猪的战士。他的本事是从父亲那里继承的,老四的父亲不算大黑山区最有名的猎人,却最特殊,打猎不是吃肉,就是为了打。野猪岩羊和兔子扛回来,都分给村里的朋友,就像钓鱼高手钓起了鱼,不是送给别人,就是放回河里。那个一辈子享受嗜血快乐的老人,除了打猎和训练猎狗,别无其他兴趣,死后留下的唯一财产,就是长了一只小耳朵的瘸腿儿子老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