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傻


□ 卢一萍

二傻
卢一萍



当二傻的立功喜报由县武装部、县民政局的两个挺着板油肚的干部郑重其事地送到他家时,他父亲张三丰把那张立功喜报看了一遍又一遍,不相信地问了好几次,这真是我儿子二傻的喜报吗?
武装部的干部说:“我们开头也不相信,因为……啊,这个……二傻,不,张冒同志的情况我们都了解,所以我们详细核实了,最后还给部队去了公函,部队回的公函说就是您儿子二傻……哦……张冒同志的,说他为了保护部队的财产,差点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我们县上很重视,要我们亲自把立功喜报和政府的慰问品以及奖励的五百块钱送到你们家里来!”
张三丰听了那干部的话,突然张着一张掉了两颗门牙的大嘴,堆起一脸的皱纹,“哇”地哭了:“你这么说,我儿子难道已经死掉了吗?”
“他好好地活着呢,你老人家没有听明白,我刚才是说的差点献出年轻的生命,差点,就是还没有献出。”
张三丰一听,又哭了,他哭着说:“没想到我儿子二傻出息了,你们都叫他同志了,这之前,他的姓名都很少有人叫过。这些慰问品和钱我就不收了,你们还给政府吧。”
民政局的干部说:“你的儿子在部队给我们家乡父老争了光,这是政府的一点心意,你不收下是不行的。”
几个撵过来看热闹的婆娘看到张三丰哭成那个样子,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一些平辈的就给他开起了玩笑。其中的一位说,你娘早就死了,你个不孝顺的老东西,现在才想起哭啊!另一位说,我除了见他穿开裆裤时这样哭过,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他哭成这个球样子,他哭起来这张脸啊,皱得就跟被阉过的牛卵子一样!”
张三丰横着手臂抹了一把眼泪,自豪地说,“你们这些臭婆娘哪里知道,老子这是高兴啊!”说完就笑了。他忙着叫老婆杀鸡,要留县上和乡上陪同他们一起来的共计五个干部吃饭。这些干部推辞了一阵,也就在堂屋里坐下来了。
很快,张三丰那傻儿子在部队出息了的消息就像风一样在乡里传开了,但除了村长家守寡的儿媳妇李淑芬,很多人都不相信。



“二傻”是张冒的乳名,他父亲张三丰快五十岁才有了他,张冒这大名是上小学时老师给取的。当时二傻这名字在乡里已叫开了,没办法,他父亲就求老师给取个大名镇一镇。老师同意了。但看了二傻的脸样儿,就笑了,说,姓是没办法变的,就取名为冒吧,冒者,突出、冒尖之意。他父亲当即同意了,没想老师的真意仍是“傻冒”。
人们都说,可能是张三丰老年得子,“枪药”不行了,火力不够了,而他老婆的肚子早就像冰窖一样冷了,所以二傻生出来后脑子就有些不够用。他不长脑子,但身子骨却嗖嗖地往上蹿,到十四岁时,他已长成了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大小伙子。然后他生长的速度慢了下来。十七岁这年,他勉强上完了初中。同时,他的让他苦闷的、已经延迟的青春期也姗姗到来了。这个已长到一米八五的小伙子突然变得有些忧郁,人们看见他常常望着村长的儿媳妇李淑芬发呆。村长的儿子新婚不久,就到山西一个煤矿挖煤,不久遭遇瓦斯爆炸,连一截骨头也没有找回来,二十岁的李淑芬就这样守了寡。张冒本该叫他嫂子的,不知为什么,她守寡后,张冒每次见到她,想起她,心就会发痛,他也就不再叫嫂子而只叫她的名字了。那些天他像一个三流诗人一样在村长的房子周围出没。村长找到他的父亲,说:“三丰老哥啊,你得管管你的傻儿子了,他像一头突然感到饥饿的骚狗,老是跟着我儿媳妇的屁股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