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碉堡


□ 马 拉



罗汉长坐在车子里打瞌睡,眼睛微闭,上下眼皮像一只微张的河蚌,露出一点泛白的眼珠。其实他并没有睡着,心里还在想着事情,人却觉得困了,索性闭上了眼睛。再过一会,也就是下车之后,他要跟一个客户见面,谈谈户外广告的事情。这个项目并不大,就算拿下来,利润也不过万把块钱。钱虽不多,罗汉长还是准备得很精心,公司里几十号人都要吃饭,要吃饭就要发工资,要发工资就得有活干。罗汉长是老板,他得考虑这些事情。“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罗汉长想,要是早个十年二十年的,就不是这个景况了。想归想,事情还得去做,一夜暴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得利用脑子,勤劳致富。
正想着,罗汉长的手机响了,他有些不情愿地从腰上摘下手机。一看,是老婆打来的。接通电话,罗汉长的语气有些不好,他恼怒地说:“干吗呢?”老婆的电话打断了罗汉长的思路,也让他从半睡眠状态中醒了过来。老婆没理会罗汉长的态度,她的语速很快,声调也很高,气恼地说:“你爸又不见了,不晓得他跑哪里去了!”罗汉长彻底醒了,紧张地问:“你说什么?”老婆又重复了一遍:“你爸不见了,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赶紧回来吧!”罗汉长顿了顿,安慰老婆说:“你再找找,我谈完生意就回来。他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应该没事的。就算有人拐卖人口,这大年纪了也没人要。”
关上手机,罗汉长气就上来了。人家都说儿子折腾老子,让老子操碎了心,到他这里,事情全倒过来了,他爸让他操了不少心。罗汉长他爸今年六十出头,身体健康,说话利索,脑子也没问题。按道理说,老人家到了这个年纪最懂得疼爱儿子,何况,他爸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这老头真让人操心。罗汉长朝后视镜里看了看,他看到镜子中他的脸上已经有些皱纹了,头发也有白的了。
谈完生意,已经到了晚上,罗汉长连忙往家里赶。回到家,打开门,里面黑乎乎的,连空气都是冷冷清清的,一点人气都没有。儿子念高中,住宿,不回来。老婆和他白天都要上班,就他爸一人在家。往常,都是他爸做了晚饭,然后给他和儿媳妇打电话,问他们回不回来吃饭。罗汉长公司虽不大,应酬却不少,他是很少回来吃饭的,一般都是他老婆和他爸一起吃饭。罗汉长开了灯,看见老婆坐在沙发上发呆。他放下包,走过去,抱了抱老婆。老婆拿手擦了擦眼泪,声音有些哽咽地说:“我没做饭。”罗汉长把老婆的手抓住,用力握了握。这是他们的小动作,有点同舟共济的意思。罗汉长站起来说:“我去看看冰箱里有没有鸡蛋,煮点面条算了。”老婆点了点头。罗汉长打开冰箱,除开几棵菜叶,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又回到老婆身边,老婆看了他一眼,问:“是不是什么都没了?”罗汉长点了点头。老婆理了理头发说:“我下去买点东西上来。”罗汉长拉住老婆说:“算了,这么晚了,菜市场也没什么东西卖了,煮点方便面吧。”
吃完方便面,洗过澡。罗汉长和老婆并排躺在床上,罗汉长他爸不是第一次失踪了。这五六年来,几乎每隔半年左右,他爸就会这么失踪一次,鬼都不晓得他去哪里了。他爸第一次失踪的时候,罗汉长吓坏了,还打了他老婆一个耳光。亲戚朋友,能想到的地方都找到了,却不见他爸的人影。一家人急得要报警,他爸自己又回来了。问他去哪里了,他一声不吭。罗汉长见那样子,也不敢问了,人回来了就好。好好过了半年,又不见了。又找,过些日子他自己又回来了。他爸好像迷上了失踪这个游戏一样。罗汉长算算,这大概是第九次或者第十次了。他抱了抱老婆说,别想了,睡吧,说不好过几天他就像往常一样回来了。他老婆脸色显得有些不好,她说,我担心他这次会出事情,他都六十多了,比不得往年。罗汉长皱了皱眉头说,那怎么办?老婆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罗汉长想了想说:“如果过一个礼拜还不回来,我们就报警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