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爱的再生机制


□ 王 棵

  安倪这个名字,出现在我的笔下,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我不爱安霓》里。在那个小说里,安霓这个人物是以“流言仓库”的形式存在的,她日复一日活跃在一群“死党”的唾液里,那几人在享受传播快感的过程中缓释焦虑,平衡内分泌。而安霓却对一切一无所知,最终,安霓作为流言仓库的价值,因那几个人中的某一人陡然成为一个更具贬损潜质的人,而自动瓦解。那个安霓,是一粒悲情的符号。当然啦,那个叫安霓。现在这个叫安倪。可这两个名字对我来说是同一个名字。因为它们听起来是一样的。语感效果决定我对小说人物感觉的全部。
  开始,这个人物叫艾倪,我写了几页横竖感觉不对,于是就改成了安倪。这一改,创作快感全来了。对我来说,在某种特定情绪帮衬下去创作小说,创作过程会相对容易一些。所以,我笔下的人物具体到名字是否能够时刻将我的情感调动,这都很重要。
  曾见有识者呼号:一个小说文本不应附带作者的情绪卖场功能。一度我受到教育,尽量避免在小说中大量贬卖个人想法,但后来,经验让我感到,那样的说法略带专制。譬如,会有这样的时候,我们时间匆忙,这时如若某人花大量口舌摆一堆事实让我们自行得出对某事、某人的结论,我们一定会溜号。但如果他直接来一句,“这人很讨厌”,或许我们转身辞行的同时还能对这场短促交谈留下点滴印象,并觉得不虚此谈。我们的生活需要各种各样的小说。有情绪的,零度情绪的。都长得太一样的话,容易让外人误以为中国文学原来是个模具厂。
  就好像,我们时常在网络上转悠,有时候我们喜欢看字斟句酌的符合文章各要素的帖子。但有时候我们可能还更愿意看帖子后面的骂娘、耍泼,或揶揄,没准儿帖子后面那些充满情绪的广泛跟帖更能激起我们的智慧之门。
  这个小说是讲爱的。在这里,爱是安倪唯一可以依赖的东西。她必须依赖于对爱的坚信,才能为自我存在的意义自圆其说。安倪对哑鼓的爱,是她的一种内心需求。她是最坚定的施爱者,亦是爱的最大受惠人。只有终身致力于让爱在人与人的接力中不断再生的个体,才是有存在价值的个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