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帘卷西风


□ 黎焕颐


友直,友谅,友多闻,与痖絃交有年。然关河万里,虽尺素互传而恒年难得一面。九月阳秋,他驭长风而至,我伴着浦江的朝晖夕照为之洗尘。然而又作金陵游。三径菊花点化傲霜晚节。西霞山的枫叶浓化傲霜秋色。菊花枫叶江天辽阔,益加浓化了痖絃小草恋土,倦鸟思归的故国情愫。痖絃年逾古稀,用他的话来说,他少饮伊洛文化之乳,中原的山川溶进他的性习。大陆改革开放之后,曾三归故里慎终追远。一上北京拜师防友,继走杭州谒岳王灵。再往成都仰杜甫草堂。他说:“一个是诗的圣人,一个是武的精忠,皆系我的河南老乡,少小就对他们怀着敬意。七十一载人生,四十三年栖迟海外,岁月沧桑,年华迟暮,中国文明的天高地厚,夜夜无端入梦。惟有六朝金粉胜地,南渡衣冠的古都我没有去过。”于是我陪着他朝登中山陵,夜游秦淮河,次第观摩原国民政府的总统府,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诗心律动一如金陵,秣陵,建业,石头城之易名而不易地,不拘不泥,兴之所至,随谈随止。下面就是我和他断断续续的对话。
我说:“岁月沧桑,年华迟暮,我也有同感。但五千载文明缔造的大好河山,并不迟暮啊!”
痖:“你的感受是准确的。正因为这样,所以登上中山陵,极目江天我为刷新的山河而动容。面对中山先生的陵寝我又肃然正容,这心情一如我去北京见天安门前的华表为之正容一样,诗思联翩。”
谈到这里,我告诉他一首诗的故事:元朝鼎定之初,元太祖将一幅宋太祖的绣象嘱赵孟颊题诗。赵是宋的皇族贵胄,降元当了贰臣。这首诗很难落笔啊!既不能忘祖,更不能得罪新主人。他费尽沉吟,提笔而书曰:玉带龙袍色色新,一回展卷一伤神,江南江北新疆土,曾属当年旧主人。
痖:微笑。随即说:鲁讯的名句“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该是不灭的历史心声啊!我不会旧体诗,不过我也要胡诌两句:“台澎金马烟波紧,北望京华要异谋。”从五千年的人文地理和地理人文来审视,山是脊骨,水是智慧,岛是盆景。从历史的大视野来看,北方是英雄,南方是美人。中国历史的气定,大抵如此。所以历来的政治生态,大都是江左偏安。君临大统一的中枢十之七八在北方。
我说:“倘从文学的历史层面来透视,我以为李后主的‘最是伧惶辞庙日,教坊犹唱别离歌,挥泪对宫娥。’喇都刺的“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伤心千古,秦淮一轮明月。”最能给你的观点作诠释。前者恰好是南人,后者恰好是北人。老兄,你的见地不俗啊!
痖:从文学的美学角度来玩味,李的这首词确是绝唱,千载以后犹令人悲伧。倘把他最后一句改为“挥泪对山河”这该有多好!但,这是道德评判。
我说:“李煜是女性化的男人。即使起之于九泉,他也写不出。”“挥泪对山河”的悲壮感。今陵这座古城沉癜的文明,当然不全是“歌舞樽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的载体。但从时间——历史的远镜头和近镜头来观察“人事几回伤往事”的岁月沧桑。确实也耐人风露立中宵。好在从空间的聚焦——虎距龙蟠今胜昔,则又是岁月多娇,惊心千古,秦淮一轮皓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