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遗案调查


□ 孙方友

  从颍河镇往北走五里路,有个村落叫王双楼。村西头有个叫王囤的人,两个儿子在外打工挣了钱,要盖一栋小楼,在扒老屋控地基时,挖出了一罐银元。因为是包工队揽的活计,见的人就多。人多嘴多,消息就传得快,不一会儿,全村人都知晓了。

  村东的袁留香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怔了许久.然后才很长地“啊”了一声,像拾起了一个梦幻,对孙子王大全说:“王囤挖出的现洋可不是无主货,那可是咱家的财宝!”

  王大全笑道:“奶奶,你怕不是在做梦吧!”

  袁老太太虽然年近九旬,但眼不花耳不聋,除去腰有点儿弯,脑子还好使。她对孙子说:“全儿呀,你不知,那现洋是当年你太爷爷让我亲手埋在家里的,不只这一罐,一共埋了三罐。闹土改那年,咱家被划为地主,贫农团天天逼我交出浮财,我都撑过去了。你太爷爷被打折了腿,第二年就离开了人世。那时候,王囤他爹王老根是民兵队长,打人特狠,奶奶我胸前这块花疤,就是他王老根用火香烧的!”

  王大全此时算听明白了,问袁留香说:“奶奶,你还能记住三个罐儿里共有多少银元吗?”

  袁老太太问道:“你先说说王囤挖出的这罐儿有多少块?”

  王大全说:“听人说,是333块!”

  袁老太太想了想说:“这就对了,还有一大罐儿和一小罐儿他没挖出!”

  王大全此时已经显得很激动,双目熠熠闪光,急急地问:“那两罐里有多少你还记得吗?”

  袁老太太说:“我是用命换来的,咋能忘了!大罐里是400块,另有三块银元宝——是48两的大宝!小罐儿里共300块,一块不多,一块不少!”

  王大全经常去城里打工,知道眼下银元的价格已升到近二百元一块,并且有不少稀有银币颇具收藏价值,价格已不可估。三罐子银元加起来1000多块,那就是二十多万人民币,别说盖三层小楼,盖五层也够用。他高兴地一蹦老高,对奶奶说:“奶奶,真没想到老太爷还给我留下这份财产!”说完就要去村西头王囤家讨宝,可还没走出大门,又犯了愁。心想平白无故去要宝,那王囤会给吗?便问奶奶说:“如果人家不承认是咱家的咋办?”

  袁留香说:“土改以前,那是咱们家的老宅。咱村为啥叫王双楼,就是以前咱家老辈子留下的两座土楼命的名,这十里八村的人哪个不晓得?王囤家分的只是咱们马房!”

  王大全说:“是咱家的老宅不假,可人家完全可以说老宅是你们的没错,可谁能证明这银元也是你们家的!说不准还是王囤他爹王老根埋的呢!”

  袁老太太听了这话,怔了一下,许久没说话。急得王大全直走柳,说:“奶奶,如果咱没证据,不但是猫咬尿泡瞎喜欢一场,怕是还会给村人留下笑柄!”

  直到这时候,袁留香才像是从沉浸中醒来,望了望孙子说:“这个你甭怕!他王囤只挖出了一个,还有另两个,只有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埋着。”

  王大全一听这话,转愁为喜,高兴地说:“这不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嘛!你若不说出,我咋会知道!我看这事儿你老必得亲自出马,让众人看看,咱可不是无故讨宝!”王大全说完,就搀扶着奶奶直去了王囤家。

  那时候,王囤家还有不少人在瞧稀奇。皆夸王囤有福气,盖楼挖出了地财。还有人说:“再找找,再找找,说不定不止这一罐哩!”

  恰巧这时,王大全搀着奶奶袁留香赶到,当着众人宣布道:“当然不止这一罐!我奶奶说一共三罐,是当年我太爷爷王耀先让我奶奶埋的!”

  众人一听话音,知道来者不善,大有半路夺宝之意,反应不一。刚才有点嫉妒王囤发外财的人现在开始幸灾乐祸。当然,更多的人是以为王大全是见财起心,想分宝哩。更惊讶的是王囤,三百块大洋扒出的那会儿,他简直不相信是真的。后来冷静下来,就产生了可能是老地主家当年偷偷埋下的猜测。因为他爹王老根活着时常给他讲当年闹土改的事,说地主老财们如何狡猾,把浮财藏起来,怎么拷打都不愿交出,所以当年分房时,自己才执意要这片地主家的马房,说不准哪一天真能挖他们的浮财呢!现在土改已过去近60年,当年地主家的浮财果真就出土了!他望着几砣长满绿毛的银元,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见了意外财宝,担心的是老地主家的人会不会来凑热闹——正担心着,王大全和袁留香就来了。也说不清为什么,王囤一见王大全和他奶奶袁留香来了,心里就有点儿虚。尤其是听到王大全宣称还有两罐未挖出,便知道这麻烦事儿真的来了。但既然事情已至此,自己并不见得理短,总不能将到手的宝物拱手让人,说白了,就是要争一争。想到此,王囤便鼓了鼓勇气问王大全说:“大全侄子,你说什么?这罐银元是你们家的?”

  王大全说:“没错!我奶奶说是当年打土豪分田地时,我太爷爷让她埋下的!”

  王囤此时心中稳定了不少,扫了众人一眼,见众人的目光很复杂,便猜出这人群中有得意者有妒嫉者也有看笑话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自己突然得了一笔外财,有点儿眼红。现在讨钱的来了,他们在心中也很明白这银元十有八九是王大全家的,但也不太甘心让老地主家的后代如此轻易地发这笔横财。他们的心情肯定是两家都得不到为好。两家都得不到的后果要么交国家,要么大伙分,但决不能让一个人独吞!王囤越想越觉得应该争一争,就是自己争不到,也要为大伙争一争,只有这样,才能顺大伙之心,让他们倾向自己。王囤的心一顺,就觉得理直气壮,先“咳”了一声,然后抬高了嗓门儿说道:“大全侄子,你这不是空口说空话吗?银元是在我家宅基地上挖出来的,凭什么说是你太爷爷让你奶奶埋的?若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我可是更有理由说是这是我爹活着时让我娘埋下的!”

分享:
 
更多关于“遗案调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