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菜园记


□ 孙恒星

  偶翻《古诗源》,见“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之句,不仅生出强烈的效颦之欲;便学着勤劳人的模样在住所西边的坑涯上开出一方菜地,装模作样地当起老圃来。
  菜地南北宽七步强,东西长十步弱,南北向十二垄菜畦,一条水渠贯穿东西。我端详着这方菜地,禁不住哑然失笑了:这不就是我小时候的演草本么?当年整天费劲巴力地播下串串枯燥的数字,收获的却多是一些刺目的“×”号,难道今天还能藉此取得满意的成绩?
  于是栽植极不负责。种子和秧苗都是朋友送的,送什么就种什么,哪里顺手就种哪里,茄子沟里有辣椒,芸豆垄里也长丝瓜。好在生茬地,气力壮,各类秧苗长势均好。茄子一旦扎下根,很快使发旺了,昨天还是铜钱大的嫩叶,今天已经巴掌大小,并且又托出一叶紫嫩嫩的新芽。芸豆出土才半月,秧子就长出尺把长,昂莆头随风摆动,活像饥饿的眷蚕在寻找食物。懂行的朋友帮我扎上架,我忙着把豆秧往架上引。朋友说:“不用,它们自己会找的。”我筻他说得神乎,但第二天一瞧,它们竟然真的将“身子”盘在了架子上。
  从此,我爱上了这些活泼泼的生命,也爱上了哺育它们的这块土地。
  记得老家的二大爷常说:“地这东西真好,种啥长啥。”当时我还感到这话浅得天真,现在细细咀嚼,却又嚼出了许多哲理,许多美学,许多情感,似乎比“大地啊,母亲!”诗意好多倍。我开始为昔日对土地的薄情而愧悔了!
  中学毕业时,正时髦“磨一手老茧,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我激情满怀地去“磨”,去“滚”,去“炼”,去“早起三点半,田间两顿饭,地头学理论,夜晚加班干”。我把力和汗毫不吝啬地付给了大地,而它回报我的却是贫困的生活,我生出了对它的无限怨恨。
  然而城市,却最善于用种种手段遮掩土地的真面目,因而它对厌恶土地的人便有了极大的谤惑力。于是我拼尽全力挤进了城市。
  喝铁管子里流出的水,吃粮店里买来的面,睡水泥板上架的床,走沥青石子铺的路……土地与我何干?挖河筑坝,春播秋收似乎成了远古的故事,就连对土地的那份怨恨,也被时间磨砺得没了点儿痕迹。
  我对土地死去的感情不料又被这片菜地给复苏了。而且是这般凝重。这般炽烈。于是为我的菜儿们浇水、松土、打叉、捉虫,成了我每天傍晚必修的功课。这时也是我一天最快乐的时光。
  经一天的曝晒,菜儿们都蔫蔫地垂着头。我一进菜地,就隐约听到一片嘁嘁噎喳的叫渴声。我便连忙给它们浇水,十分卖力,汗珠落地溅成花,丝毫也不觉疲乏。我从干土浸水的咝咝声里,感觉到了菜儿们的欢笑。
  有时夜里批作业累了,就独自到菜地里散步。夜露滋润的菜儿们愉快地舒展开身子,借轻柔的风送来缕缕清香。偶尔一阵虫鸣,几声蛙鼓,合成一节悠悠的“小夜曲”。夜曲一停,万簌俱寂,菜叶上那含满月光的露珠倏忽滚落,啪嗒有声。我忘情地掬起一棒月华,深深地吸入肺腑,闭上眼,屏住气,好久才细细呼出。哦,我便真的是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