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吃翅还是反翅?




一个凸现的生态问题

中国的环保人士在为藏羚羊、大熊猫、麝等珍稀野生动物奔走呼号的时候,似乎忽略了一种动物——鲨鱼,他们任由“鱼翅”的招牌渐渐充斥在街头巷尾,他们甚至乐于见到“鱼翅”被作为“国粹”发扬光大。孰不知,鱼翅是用鲨鱼的生命换来的,有人统计过,北京市每年消费的鱼翅需要杀掉100多万条鲨鱼才能获得。“吃鱼翅”也是一个严重的生态问题。
当我们请各领域专家就“鱼翅”所关系到的生态问题发表意见时,我们听到的却是一场激烈的辩论。

赵南元: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
Victor Wu:野生动物救援组织(WILDAID)鲨鱼项目负责人
梁从诫:自然之友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历史学教授
徐旺生:中国农业博物馆副研究员
熊四智: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教授,中国烹饪协会理事
马永强:《中国烹饪》杂志社社长
大野木升司:日本国土环境株式会社北京代表处技术公关主任

吃和爱,哪一个更能保护鲨鱼?

赵南元 养殖鲨鱼可能在经济上不合算,对于这类物种,就要用“计划经济”的方法管起来,限量消费,不能完全依靠市场。但是,也正因为存在消费,管理的费用才有支付的理由,须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浪漫主义的极端环保意识形态只会给真正的环保事业制造窘境。
吃翅还是反翅?图片1
没有经济上的可持续性,一切环保口号都只能流于空话。东北虎养殖场面临财政危机,就是因为禁止虎骨酒断了它的财路。实际上我国野外的东北虎已经基本绝迹,少数从西伯利亚流窜过来的也无法形成种群。东北虎也失去了生态意义,野外的生态空间已经无法维持其生存,它们不得不袭击农民的牛。在这种情况下,养殖东北虎已经成了保护物种多样性的惟一途径,只有将其纳入经济上可持续发展的轨道才可能长久维持,为此需要开放虎骨酒、虎皮制品等商业利用,只有这样才能让东北虎园摆脱经济困境,得以扩大。从生态角度看,野外没有老虎,会不会造成野猪泛滥呢?现在还没有发现,即使出现这种状况,人也有足够的肚子把野猪的数量吃回到正常水平,人类已经占据了大多数的生存空间,有能力承担控制生态平衡的使命,前提是什么都吃。熊的命运要好得多,一方面是野外生存比老虎容易,更主要的是它的胆汁可供药用,为它们赚取了足以扩大种群数量的粮食,如果吃熊掌也能开放,前景会更光明。目前养殖的朱鹮也面临食料危机,完全可以高价出售几只给外国的动物园,换取饲料钱。从保护物种多样性的角度看,合理利用(包括吃)是保护物种的最好方法。猪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容易灭绝的动物,就因为我们吃它。印度教视牛为神,但印度的牛没有美国、欧洲、澳大利亚这些吃牛肉的地方多。
吃翅还是反翅?图片2
Vitor Wu 实际上,正是近些年异常繁荣的鱼翅消费市场,使得每年有成百万条鲨鱼被割去了鳍,采集鱼翅成为全球范围内最浪费、短视和危险的工业生产活动。原因是:每一艘捕鱼船都要用冷藏柜,冷藏柜的空间是有限的,所以如果让捕鱼者选择在其中放一条鲨鱼还是一条金枪鱼,他肯定会选择金枪鱼,因为后者的经济价值大于前者。20年前,鲨鱼只不过是人在捕旗鱼或者金枪鱼时碰巧捕到的,为了节省船上冰柜的空间,人们通常会把碰巧捕到的鲨鱼吊起来再扔回海里,鲨鱼便可以无性命之忧地游走。可是近些年,情况完全不同了,由于市场需求陡增,鱼翅价格随之飙升。鱼翅不需要冷藏,只需在甲板上晾晒。所以捕鱼者完全可以一边留着冰柜放金枪鱼,一边割下鱼翅赚取可观的收入。如果说在市场需求很大的是整条鲨鱼而不仅仅是鱼翅,那么受到捕鱼船冷藏空间的限制,鲨鱼被捕食的数量姑且还能得到一个自然的控制。可是人们要吃的是鱼翅,这就意味着捕鱼者想捕多少就捕多少。
只要有利益驱动,人便很难约束自己的行为。象牙和犀牛角贸易,让亚洲象和犀牛几乎消失,如果对鱼翅贸易没有严格限制,鲨鱼也一样会消失。不久前有个台北商人说,他希望发生犀牛灭绝的事情,因为那样他的犀牛角存货可以在一夜之间价格翻番。如此不加掩饰的贪婪,也属于这位百万富翁的同行,这种贪婪很有可能让一个已经在地球上徜徉了数百万年的物种彻底消失。
吃翅还是反翅?图片3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