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世纪女性文学中的一个盲点——评盛英、乔以钢《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


□ 郭延礼

  一
  
  一百多年前,人类历史刚刚跨入20世纪,许多文化精英一致欢呼:20世纪是妇女争取自身解放并得到彻底解放的世纪。世纪初,金天翮首先敲响了“女界钟”,他欢呼中国女性要高扬“独立、自由、平等三色之徽帜,以祝我中国女权之万岁”。20世纪不仅是妇女争取独立、自由、平等以及女权高扬的时代,而且也是在文学上全面显露才华并取得光辉成就的时代。为了总结20世纪女性文学的成就和经验,盛英、乔以钢主编了《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以下简称《女性文学史》),这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工作,该书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并受到读者的欢迎,这是值得祝贺的。
  在肯定该书成绩的同时,我觉得这部专著最大的缺憾是对20世纪第一个二十年(1900—1919)女性文学的叙述有着明显疏漏。而这一缺憾还不仅仅是叙述得简略与否或篇幅多少的问题,而是该书根本就没有反映这一时段女性文学的特点和成就,套用一句常用的术语,我们把它称之为该书的一个盲点,似不为过。
  本文以此为质疑起点,对这部《女性文学史》中有关世纪初女性文学书写方面存在的问题提出来讨论,目的在“使失衡了的文学史结构得到纠偏和补正”(见“导言”第11页。)使20世纪第一个二十年的女性文学有一个基本的定位和如实的展现。故本文并不想也无力全面评判这部《女性文学史》,而只是以第一个二十年(1900—1919)作为讨论的中心。
  20世纪女性文学是光辉灿烂的,表现之一是第一个二十年就拉开了这一光辉的序幕。20世纪第一个二十年不仅作家、作品数量多,而且具有许多新的特点,遗憾的是在盛英等人主编的这部《女性文学史》中均没有反映。
  《女性文学史》全书80余万字,但占20世纪五分之一的第一个二十年的女性文学在全书中却没有位置。该书在“导言”中挂一漏万地提到近代几位耳熟能详的女作家名字:秋瑾、吴芝瑛、徐自华、徐小淑、陈撷芬、王妙如(作品举例《女狱花》误为《女狱长》)、单士厘,在正文中展开论述的作家只有秋瑾一人,而且还放在了第二章。
  秋瑾既然是20世纪初第一位女诗人,按一般文学史的结构设计,应当放在第一章,何况20世纪初还有数以百计的女诗人、女词人、女政论家、女小说家、女戏剧家、女翻译家。这部《女性文学史》的主编者,或许出于某些不便明说的原因,对占20世纪五分之一的第一个二十年的文学和如此众多的女性文学代表人物却视而不见。该书第一编(1900—1927)·第一章·概说,就直接从“五四”写起。第一节《20世纪初女性文学的崛起及其历史意义》,开宗明义:“1919年,在波澜壮阔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富于女性主体意识的女性文学第一次在中国文坛勃然兴起,一批有才华的知识女性脱颖而出,她们的创作,为‘五四’新文学奉献了风采别具的篇章。”(盛英、乔以钢:《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7页。以下引文凡出自该著者均只标注页码。)很明显,所谓“世纪初”,在编者的心目中就是指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所谓“女性文学的崛起”就是从“五四”崛起。第一编的时限虽标明1900—1927,前二十年(1900—1919)只是一个背景,一个道具,并无实际内容。《女性文学史》导言第三部分:“关于历史分期”,共分五期,第一期:“世纪初到‘五四’,女性意识觉醒,女性文学勃然崛起时期”(第22页)(这个历史分期值得商榷,详下)。看来编者并非不清楚世纪初到“五四”(1900—1919)是女性文学的“崛起时期”,只是因为对这一“崛起时期”的文学缺乏研究而干脆跳过,直接进入“五四”。显然,无论是作为第一部《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还是作为学者和文学史家,这种对待历史的方式既欠严肃,也是非常不妥当的。这样的文学史不能全面反映20世纪女性文学历史真实的面貌,只能对读者产生误导。话说到这里,我们有必要先对20世纪第一个二十年女性文学的总体风貌作出钩玄提要的叙述,否则就有险涉“指控”不实、哗众取宠之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