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昔日黄花


□ 耳环

  1

  冯兰花!冯兰花骚到哪里去了!

  村子里,鸡叫声猪叫声呼儿唤娘声刚刚平息,麻布帐一样的夜色合拢严实。各家的窗户黄亮起来,灯下,一家人渐次放下饭碗,打几个饱嗝,男人便取了烟点起来咝咝地吸着,妇人收去盘碗抓条小凳坐下来。孩子移步过来,斜着身子靠近妈妈。一辆摩托车的声音,三五声狗叫,静下来。忽然间传来一声高叫,就好像死水塘里跳出一条大龙,白凌凌冲得老高,把人一个个惊着了。

  传来的声音有点粗,有点硬,还有点辣,朝天椒的火辣。听出来了,是冬月婆的嗓音,陈军达的妈老冬月,村子里的人叫她冬月婆。

  冬月婆叫骂冯兰花?

  冯兰花不是冬月婆的女儿,也不是她的儿媳妇,凭什么被她点名道姓地叫骂?这骂声,别说声音不好听,内容更不好听,一声骚,把内容抖开了,这样的内容一抖开,等于把冯兰花整个人拎出来了,不是一般的拎,是脱光了衣服赤条条的拎。

  听到叫骂声,妇人脸上的疲劳一扫而光,眼珠子亮起来,冲着男人说,冬月婆骂冯兰花呢,你听见了吗?

  男人皱皱眉头,丢开烟头回应一声,就你的耳朵没聋。

  妇人讨来了没趣,撇了撇嘴角,丢开男人的脸,往窗外看,看到一整片漆黑,只好回转了目光看跟前,看到懒懒的小身子,便伸手推开,不耐烦地说,去去,热着呢。

  孩子的身子被推了一下,转过脑袋来看看妈的脸,又转过去看看爸的脸,看了一会,移了目光,去看半空中鸭梨一样的灯,嘴角边慢慢流出一道清亮的涎水,打起呵欠来。

  被冬月婆叫骂的冯兰花,是村里陈军新的媳妇。嫁过来五六年吧,一个孩子还没有上学。嫁过来这些年,没见她冯兰花惹什么是生什么非,怎么被冬月婆骂上了?这个冬月婆,虽然是出了名的老辣椒,但没事犯着她,她也不至于没事找事。这一回冬月婆找上冯兰花,还公开叫骂,冯兰花肯定有事犯着她了。

  在村里,陈军新和陈军达是同房叔伯兄弟,也就是说冯兰花跟冬月婆是同宗同房的本家,本家婆媳,本家女人,一个叫一个侄媳妇,一个叫另一个大妈。

  冬月婆这是怎么了?凭什么叫骂冯兰花?凭什么败坏本家侄媳妇的名声?

  而冯兰花,她怎么就惹恼了冬月婆?

  那还用说,冯兰花骚,骚得不见了人影了。也就猜到了,和冯兰花一起不见人影的,还有一个人,冬月婆的儿子陈军达。

  冯兰花跟陈军达相好了?陈军达带着冯兰花私奔了?

  冯兰花她,她是这样的一个人?

  村里人没觉得冯兰花怎么样,她个子高一点,身子有点瘦,脸上有点黑,脸上的五官还算平整。平日里,跟别的妇人一样,上山,下地,家里家外干活。在路上碰到她,最多朝人笑一笑,笑容淡淡的。现在,冯兰花被骂,被一丝不挂拎了出来,再想一想,觉得她是有点不一样,跟村里别的妇人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是这么回事,她冯兰花的身子是瘦,可是胸口前的两坨肉不瘦,夏日穿件单薄的衣服,胸前耸得高高的,走路时掂一下脚,脚下一颤,胸前也跟着一颤,那胸口,就好像藏着两只小肉兔,随时会跳出来。她的脸是黑了点,可配着她那两道柳叶眉一双葡萄眼,黑里也就透出了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