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年初七话“联通”


□ 刘富道

大年初七话“联通”
刘富道

今年春节,几位老战友到我家聚会。客厅开一桌,以男宾为主。席间都说今年过年的感受,共同的感受是过足了鞭瘾。小林说:“我记得刘作家还写过一篇文章,叫做《电话听鞭记》。”我说,禁鞭这些年来,确实憋得慌。我有位诗人朋友王新民,原来住在江夏,每年新年钟一响,就打电话来拜年。他说,刘老师,我们这里放鞭好热闹呀。他是最早的联通用户,说着推开窗户,把手机对着窗外,让我感受江夏放鞭的乐趣。联通手机,因为其CDMA网在处理语音信号时,采用了先进的数字语音编码技术,使用多个接收机同时接收来自不同方向的网络基站语音信号,所以它通话质量原始,不失真。我听到从王新民手机中传过来的噼噼啪啪鞭声,就如身临现场,正在江夏放着鞭—样,分外高兴。
正说着我的手机响了,来了短信,打开一看,我笑得直不起腰来。大家起哄,问是荤的素的?我说不荤不素。小林看着众人不怀好意的样子,就说:“那就念呗,我知道你们这些家伙,老不正经,越是有女人在场,越是说得有劲。说吧说吧,老娘脸皮厚着呢。”我念了起来:“一少妇哄孩子晚上跟爷爷睡觉,孩子不愿意,少妇说你不去我去的。爷爷听见了,生气地说:现在社会都讲诚信,你不能既哄孩子,又骗老人。”满座喷饭,连连叫好。老陈原来在部队在做理论宣传工作,凡事都爱上升到理论上,他发表议论了:“现在的手机短信段子,确实有很多非常精彩,有的就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诗篇。几十个字,言简意赅,风趣幽默,令人回味。这也是一种智慧。你们作家不一定写得出来。”
在一起摸爬滚打过的老战友,一起从艰难岁月走过来的老战友,有着永久的友谊。谈起当年的军营生活,谈起过去的轶闻趣事,都觉得非常亲切,仿佛过去的日子依然历历在目。
我们师部有一段时间搬到襄阳县黄集。黄集距离襄樊城区20公里,当年是一片荒凉寂寞的土地,一到下雨天那个泥巴路真难走。黄集那条小得可怜的小街,唯有一家邮电所,同我们的生活有些联系。小邮电所给我们送信送报,我们要打长途电话、发电报要到小邮电所。大家说起了师报道组的一个恶作剧来。
师报道组小熊的未婚妻,是老家的公社妇联主任,她写信来说“十一”到部队结婚。这个信息被河南兵小刘知道了。小刘有点“阴坏”,到黄集邮电所要了张电报纸,拟了一份电报,夹在收发室分发的信件中。电文是:“明天下午6点到黄集站接我。”这时离“十一”还有两天。
小熊接到电报,先是有点疑惑:她怎么会提前到来呢?但还是信以为真了。他在战友的帮助之下,紧急动手布置新房,窗户上还贴了大喜字。那天的晚餐是吃猪蹄,小熊买了两份,准备接到妇联主任,一起共进晚餐。黄集火车站距离营区有两公里半,那天正下着雨,小熊穿上深统胶鞋,又在战友们的怂恿之下,借了一双深统胶鞋背在肩上。
那时火车经常晚点但那天没有晚点。黄集站下车的乘客不多,小熊一个个看得清清楚楚,就是没有妇联主任的身影。直到乘客都走完了,天渐渐黑下来,他还在站台上徘徊。讲到这里,一位先生插话:“为什么不用手机联系呢?”另一位先生说:那荒凉偏远的小站,手机信号不好联系不上。这位先生掏出自己的手机说,联通手机信号在偏远山区特别好,它的穿透力强,即使是山峦、厚墙、地下室都能到达,哪有联系不上的道理。这两位先生的对话,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那时哪有手机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