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底层叙述底层


□ 皇甫琪

  ■皇甫琪

  技术全面的左联尉

  左联刚是1989年来矿上当农民轮换工的,2004年4月合同期满办理了返乡手续。5个月后,上面有了转正的通知。不过,办理了返乡手续的左联刚并没有马上返乡,他利用自己在矿上学的技术,到过东曲,到过马兰,还去过内蒙。屯兰矿瓦斯爆炸后,他效力的那个矿停产整顿,就去了沁源。6月1日,因为回侯马装修房子,这才歇了下来。

  在农民工中,左联刚的技术比较全面。他不但会开采煤机,会开掘进机,还会电工,懂得一般的维修,这在农民工中是为数不多的,因此他出去打工也很吃香。在沁源的那段时间,他的日工资为200元,75天收入15000元。

  他十分自信地说,技术就是财富。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受苦人。学下技术,就是资本,有了技术,不转正也不怕,走到哪儿,也有人用。

  屯兰矿瓦斯爆炸后,周边的小煤窑都停产整顿,但这里的老板让工人们偷着开,像共产党打游击的那会儿,使用的是毛主席打游击战的那一套:“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矿上在离煤矿十几里远的地方,设了几道岗Ⅱ肖,一发现煤管局的小轿车,就向矿上传话,在井下干活的人就待在里边不出来。后来,煤管局的人也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措施。他们去矿上时不再坐自己的小轿车,而是打出租车,骗过了岗哨,把正在出煤的人们抓个正着。那一次,执法的人把相关的人员用铐子铐到了看守所。

  谈到屯兰矿的瓦斯爆炸,有说人们嫌瓦斯监控那玩意儿麻烦,一有点动静就吱吱哇哇叫个不停,影响正常生产,就把它用塑料布给包住了;有说是瓦斯抽放站没有停电就打开盖子修开关,中间发生了火花,“嘭”的一下爆炸了。说这话的人们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其他地方遇难的矿工都是窒息,唯独这个地方把人崩成了碎片。还有人怀疑,那个开关的质量有问题。

  左联刚学技术的动力其实很简单,用他的话讲,就是自己在矿上有危机感,老怕学不下技术,老怕自己活得不如人。

  左联刚现在住的平房是参加工作后花1800元买的。回来自己重新修整过,如果不住了,他也不准备卖,要把它租出去,每月还能得100元的租金。(最近得知,左联刚最终把原来的房子卖掉,举家迁到了侯马)。

  左联刚那天还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当年他办理返乡手续时,矿上一共给他结算了8万元,他同当时的生产矿长说,我情愿不要这8万,你想个办法给咱转了正。矿长说,现在没有这个政策呀。

  左联刚说,他是从农村出来的,知道种地的艰辛,拼死拼活受上一年,能挣一万就不赖了,还得老天爷长眼,风调雨顺才行。在这儿干惯了,再回家种地就不习惯了。这是真话,毕竟到处打工,在这儿呆三月,去那儿干半年,不如在大矿稳定,歇心。而且,相对于私人的煤窑,大矿的安全系数还是大得多。此外,私人可不像国有大矿那么好伺候。别看那些煤老板们一掷千金,娶一个媳妇能花上千万,开口叫一声爸爸,喊一声妈妈就舍得出20万,在赌场上输个百儿八十万眼睛眨也不眨,但对于伺候他们的工人,没几个出手大方的。大多数是能省则省,能拖则拖,能赖则赖。因此,许多离开大矿的合同工还是十分怀念和留恋原来在国有企业的那段岁月

  事实上,有这种感受的人不止是左联刚一个人。

  左家的三个孩子个个出众,让许多人羡慕不已。

  大儿子左晓东出生于1988年,现在北京外语学院读大四,去年,还去美国练了5个月口语。在那里,学生们一个星期换一个地方,主要是熟悉语言环境。他利用假期去外汇交易中心打工,月工资为9000-12000元,还有提成。

  二儿子左晓勇,1990年出生,中专毕业后就去了铁三局。现在是搞测量的技术员,已经有了5年的工龄。

  女儿左晓燕初中刚刚毕业,我去她家中时,她的父母正在为她在哪儿上高中拿不定主意。16岁的晓燕身高1.72米,身材苗条,面容姣好,天生就是当模特的材料。今年5月30日,她参加了太原赛区世界旅游小姐大赛。本届大赛为第39届,隔4年一次。首次参加大赛的左晓燕顺利入围,并于6月8号、9号进行了培训,10号参加了初赛,签订了合同,参加了在阳城搞的活动,还去蟒河拍了照。左晓燕这次参加大赛,当初父亲并不同意,但有母亲的支持和老师的鼓励,晓燕没有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第39届世界旅游小姐大赛仅太原赛区报名人数就达到数千人,海选入围100人,晓燕排在第65名,是古交唯一进入海选的选手。尽管在初赛中出局,但晓燕毫不气馁。她说,她今年才16岁,世界旅游小姐的参赛年龄最大为28岁,她还可以通过学习,不断提高和完善自己,争取在以后参加的赛事中取得好名次。

  马家父子

  马明,小名石头。老人们当初起名字的时候,是祈求孩子从小健壮点,长得像石头一样结实。1988年的冬天,已经36岁的石头来矿上当了轮换工,一干就是15年。先在掘进队,后调往开拓队。掘进队走的是煤巷或者半煤巷,开拓队走的是岩巷,一年四季跟岩石打交道。他们除了开拓巷道,还打翻井。所谓翻井,就是把煤层与煤层之间这段距离贯通,它的作用有两个,一是通风,二是溜煤。把上面的煤通过它输送到下面。没有下过井的人不知道,其实矿井下面并不比我们的地面上简单,也是层层叠叠,纵横交错,这儿一条沟沟,那里一道岔岔,一不留神,也会迷路。就有人误入歧途,走进长久不通风的盲巷里让有害气体给熏倒毙命,也有的不小心一脚踏空,掉进了几十米甚至上百米深的溜煤眼里,运气好的让人发现给救了出来,运气差的给哗哗流淌的煤活埋,最后窒息而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在底层叙述底层”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