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状元媒


□ 叶广芩

  叶广苓

  叶广苓,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陕西省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西安市政协委员。被陕西省委省政府授予“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

  著有长篇小说《采桑子》、《全家福》、《青木川》等,长篇纪实《没有日记的罗敷河》获全国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中篇小说《梦也何曾到谢桥》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北京市建国50周年优秀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青木川》获中国作家鄂尔多斯优秀长篇小说奖、陕西“五个一”优秀文学奖。

  跳加官(代序)

  《跳加官》是戏曲开场前加演的戏曲舞蹈,以恭维讨好观众为目的。加官角色多以生角扮演,着红袍,叼面具,手执“天官赐福”、“一品当朝”、“加官晋爵”一类条幅,随着闹台锣鼓《将军令》的曲牌,边舞边跳,展示条幅,呈现祥瑞,以博喝彩和赏头。

  我这大半辈子真是看了不少戏,从传统戏到“革命样板”,又到“新编”,又回到传统。但是看《跳加官》却只有一次,那次对我来说是没有准备的被动接受,虽是“被动”,却印象颇深,一直不能忘却。

  是六七岁时跟着父亲去东四钱粮胡同一个人家做客,那家是个坐北朝南的大宅门,很阔绰很气派。我们去的目的是给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祝寿,那男的是谁我不知道,只记得那家院里的戏台很精致。台子的高矮与我的胸口平齐,上头铺着地毯,锣鼓家伙在台下口,有纱帘隔着,比戏园子讲究。庭院的桌上摆了许多吃食,盘子里的石榴很大,秃顶男人就是被人称作寿星老儿的,给我掰了一块,很甜,水分很足,我坐在父亲旁边吃了半天。桌面上还有红枣、核桃、鸭梨、洋点心什么的,我已经懂事了,时刻约束着自己,眼睛尽量不朝桌上扫描。父亲告诉我今天头场演的是《蟠桃会》,又名《安天会》。我却是不明白,秃顶过生日,干吗让一只猴子出来闹腾?孙悟空大闹天官,反正是热闹吧。没等多一会儿,开场锣鼓一通击打,猴子没出来,出来个穿红袍的老倌,慈眉善目,端着笏板,纱帽翅一扇一扇的。老倌腰身转得滑稽,步子也走得另类,有人说,加官出场了!

  那时我对戏已经知道不少,《状元媒》、《大登殿》、《盗御马》、《三岔口》什么的都看过了好几遍,有些唱词已经请熟于心。但是对于《跳加官》却是头回看到,因为这样的戏几乎很少有演出,那些“升官发财”,那些“马上封侯”跟时代的发展已经有了距离。虽然大家心里都盼着升官,盼着得外快,毕竟得表现得矜持一些,含蓄一些,不能像加官表演那样来得太直接,太露骨。

  小孩子总是喜欢热闹欢快的场面,我从座位上一下蹿到了台根底下,在那独特的乐曲中恨不得也参与其中。白脸的胖加官在台上舞来舞去,向台下各个方向打着“招呼”,在对着坐在八仙桌旁的主家展示出“寿比南山”、“福寿康宁”的条幅之后,也没有忘记关照我这个一直站在台跟前目不转睛看着他的小人儿。他冲我一弯腰,掏出了一条“终南捷径”的条幅,在我眼前晃了义晃,后来又变出一条“连升三级”,我知道这是专门赠送给我的。因为台底下那些人聊天、吃果子,大声地寒暄,胡乱地走动,对加官的表演并不在意,只有我,扒在台沿上,脸上满是赞许和仰慕,看得认真又投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