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怜天下黄迷心


□ 韩石山

可怜天下黄迷心
韩石山

黄迷者,黄裳之粉丝也。这名号,我也是近来才知道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周作人迷,钱锺书迷,都过时了,现在读书界最时兴的是黄迷。
真的吗?我不太信。
我还哄你吗!朋友有些不太高兴了。
我说,要是这样,我也算个黄迷。
朋友说,别不自量力了。黄迷不是那么好当的,这些人搜寻黄裳各种版本的著作,直可说到了如醉如痴的程度。八十年代的旧版书,都卖到上百元。你啥时候下过这功夫?
我说,要是这样,我不是算个黄迷,而真正是个黄迷了。
就在我家客厅里聊天,我起身进了书房,片刻功夫,就抱出一摞黄裳的著作,计《花步集》(1982年花城版)、《珠还记幸》(1985年三联版)、《音尘集》(1996年辽教版)等十一二种,朋友大为惊讶。我说,还有一本《银鱼集》,不知塞到哪儿去了。
见朋友如此惊讶,我也就卖弄起来,说,我还做过当今的黄迷们绝没人做过的事儿。1994年春天,为了写《李健吾传》,我与谢泳同去上海徐家汇藏书楼查资料,因为李健吾在《周报》上发表过文章,便借出《周报》合订本翻寻,无意间看到黄裳在《周报》上连载的《关于美国兵》,以前就知道这书,遍觅不得,当即全文复印下来。试问当今的黄迷们谁手里有此书的复印本?
佩服,佩服。朋友不无嘲讽地说,当年爱之何其深,如今攻之何其烈,此诸葛之所以为亮也。
我说,还是下一句更适合我此葛亮之所以为猪(诸)也。这么金贵的黄迷不当,却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写什么《黄裳:这样的藏品也肯卖》。
为人处世,别人多是前倨而后恭,你总是前恭而后倨,这是为什么呢?
我说,我当初喜爱黄裳,是喜爱他的文笔,意趣,后来发现此佬越写越差,早就没了先前的灵动之气。只能说还会写文章,难说多么会写文章,貌似高雅,实则俗媚。虽是北人,久居南地,过多地习染了秦淮的脂粉气,阴柔有余,刚健不足,敷衍成文,了无足观。先前以为是习染使然,现在才知道,是品格使然也。
前恭后倨,是我有所长进啊。
快别说什么品格,因人废文,我最讨厌这种论调。朋友大不以为然。
做别的要不要品格,我不知道,做文人还是要讲究品格的。不是说什么政治挂帅,立场鲜明,而是说人的品格,会影响到文的品格。比如奸诈之人,总要遮掩,做了坏事,总要粉饰,而世间事,不是都能遮掩,都能粉饰得了的。比如《山西文学》上最近发表的《黄裳:爱书不能这么爱》中,黄以抢救郑振铎的一批书为名,借沈鹏年的银元金条,去买了嘉业堂散出的宋版书这件事,当初找那样的借口就错了,过后不还钱而以不符其值的书相抵更错,多年后又诬陷对方借他的书不还,更是错上加错。为了弭平这些凹陷,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写文章遮掩,言多必失,反而露了馅儿。常人都不会如此行事,黄裳是聪明人,何以出此下策呢?细看沈文才知道,原来沈鹏年退休后,曾在国外住过五年。黄先生大概以为沈侨居海外,不会回来,便可任自己信口编排了,没想到沈在国外住腻了又回来了。沈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回来知道此事,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骤起干戈,也就势不可免了。你能说这不是人格影响了文格吗,饰非之文,能说是有品之文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