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汇报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下为《选刊》)已经出刊四期了。因为创刊仓促,造成征订不便,使得很多关心《选刊》的《当代》读者不能购买和阅读,也使我们失去了和老读者交流沟通的机会。在此,谨致歉意,并简略汇报《选刊》状况和主要内容。希望把您的感受和建议寄给我们,如果还值得您期待,您可去邮局征订,也可建议单位阅览室同志去邮局征订。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邮发代号:80-194《当代》邮发代号:2-161
联系电话:010-65257553 地址:北京朝内大街166号)

2004年第1期要目

杨显惠《告别夹边沟》
杨显惠创作谈:《行万里路》
导读:讲的是右派的故事,似乎有些久远,却是去年最值得读的长篇。不仅值得心有遗痛的中老年读,更值得心地纯真的年轻人读。无论怎么称赞,不管多高的评价,都不会过分,都难以表达我们对作者的敬意,因为作者之痛,不是个人之痛,不是家族之痛,不是人群之痛,而是整个中华民族之痛。不仅切肤,而且彻骨,而且剜心。相信在掩卷之后,我们会记住作者的名字:杨显慧。
周昌义编后:最初,我们阅读了无数的书评,检索了无数的排行榜,从书店抱回的长篇近百部,却都没发现这一部。作者的名字,太寻常了,书名也太平常了,平常得让书店不爱上架,读者难得期待。淹没在成千上万包装精美修辞夸张的“力作”丛中,不属意外。总算没有失之交臂。每个编辑阅读之后,不是叫好,而是沉默。那种震撼已经难以用言语表达。我们只能说,这就是《当代》梦寐以求的、最能体现《当代》精神的长篇,也是这些年来,最值得《当代》读者阅读的长篇。我们相信,作者杨显惠的名字,一定会成为读者尊敬的名字。我们也渴望借此机会,向原书出版者——上海文艺出版社的同行,表示衷心的感谢。

董立勃《烈日》
董立勃创作谈:《关于烈日》
编者编者按:(略)
导读:还是西部气象,还是边地风光,还是沈从文汪曾祺式的优美,还是古龙式的明快,还是胡杨一样顽强的生命,还是西风一样刚烈的爱恨。能够写艰难的岁月于清新,居然把讲沉重的记忆为美丽,放眼文坛,董立勃而已矣。

老地《花心不是我的错》
老地创作谈:《实话实说不犯法》
编者编者按:(略)
导读:看书名,会不会让人皱眉?花心无错,难道专心有错?何况是人民警察花心,何况是优秀的警察花心。这部正在走红的网络长篇,这段花心警察的花心故事,在遭受年轻人尤其是网络年轻人的追捧的同时,也许会让中老年读者惶惑:廉颇老矣,还能读否?

2004年第2期要目

范稳《水乳大地》
范稳创作谈:《我在文化多元的云南》
导读:媒体都拿它同阿来的《尘埃落定》相比,其实,两者风格相差何其遥远。比较两位不同经历不同性格作家怎样处理相近题材,不为长短高下,却能增加阅读兴趣和阅后收益。
周昌义编者按:原计划刊登王跃文长篇小说《西州月》,因技术原因,计划改变,才选择了《水乳大地》。
这并不是说《水乳大地》不好。从第一期开始,大家就在编前会上讨论它。之所以没选,一是由于刊物所能容纳的总字数仅仅四十万,《水乳大地》超过五十万字,而我们一直承诺每期刊登三部长篇,技术上难以处理;二由于原书是《当代》母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有认稿为亲的嫌疑,不利于《当代·长篇小说选刊》的选家形象。
既然时间紧,刊期也紧,也就顾不得瓜李之嫌了。
当然,还有别样的犹豫。评论界已经把《水乳大地》同阿来的《尘埃落定》相比,我们就总是想起阿来和《尘埃落定》。尽管都是藏地生活,阿来明显是生长的成果,水和乳交融着;范稳则有行走的痕迹,水和乳还有些生分。写故事,生分就生分了,写文化,写水乳,总是交融的好。
其实,抛开阿来,抛开《尘埃落定》,范稳的《水乳大地》自有其别样的长处,在同期的长篇小说创作中,无疑属于优秀之作。可惜受了《尘埃落定》“误导”,陷入了盲区。
就如同许多年前山西作家郑义的中篇小说《老井》,不少大奖评委总拿它同郑义自己的中篇小说《远村》相比,说不如《远村》,所以理直气壮落选。其实,比起其它获奖的中篇,《老井》更加当之无愧。
感谢范稳,对《水乳大地》做了很大的修改,使它能够被篇幅容纳,使我们的读者能够一睹精华。

方方《落日》
编者编者按:(略)
导读:在亲情的感动中,直面生活的残酷,直面人性的残酷。女性的敏感和男性的深刻,以及半生的生活积累和二十年的创作功力,都浓缩在方方冷静从容的叙述中。
分享:
 
摘自:当代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