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将军戈壁(外一篇)


□ 赖永晴

  赖永晴
  本名赖永勤,已过天命之年。虽然身在广播电视领域,却一直喜好散文创作。在乌江边长大,从乌江流域风土人情着手,先后发表了近二十万字的乌江系列散文和其它抒情散文,计约四十万字。由此而制作的广播文艺作品《难忘乌江》获中国广播文艺一等奖(国家级政府一等奖)。也有小说文艺评论等作品问世,但均打有散文的烙印。
  
  真不敢轻易触碰将军戈壁这四个滚烫的字眼,是因为它实在太博大、太深邃。从新疆回来之后,我竭力让自己一颗灼热的心慢慢地冷却下来,想让自己的心完全平寂之后,再静静地走进它。
  摊开中国地图,我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准葛尔盆地这片黄褐色的版块上。我细细地搜寻着那一个又一个的黑色小点以及连接那黑色小点的线条。呵,这是新疆奇台县——是我们出发的地方。然后再顺着一条细长的黑线——那是穿越准葛尔盆地的公路,我的思绪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
  我第一次接触到将军戈壁是在一则游记里。游走过一些著名的“景点景区”,总觉得经过人为过分修饰的它们太商业化;也看过不少游记作品,更觉得山山水水不仅同质化倾向明显,而且粉饰味太浓。相比之下,这段朴实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住了我:“将军戈壁位于奇台县城以北,准噶尔盆地东部边缘,原是个人迹罕至的万古荒原。开阔的沙地上生长着红柳、梭梭和芨芨草,红黑色的石滩在阳光照射下,暑气蒸腾,经常会出现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幻影……”
  就在这段描绘的后面,还有两首诗。其一为:“银风凄凄明月光,马嘶驼鸣悲断肠;沙漠原为无人地,只留将士在此忙。”其二为:“金山道映天山冰,寒云悠郁悼漠空。都护倥偬齐戎马,冲宵长恨野庙中。”这些诗句悠远中透出苍凉,浩淼中显出悲壮,很有些边塞诗风的壮阔。看了这样的介绍阅读了这样的诗章,更激发了我要去将军戈壁的愿望。当时就为自己许下承诺,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到奇台去,到将军戈壁去!
  真难为李军了,当他了解到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将军戈壁,特地留意了奇台县连续几天的天气预报,并早早就备好了车辆。他告诉我,九月二十四日的天气极好,到将军戈壁的日程就选在这天吧。
  老天真眷顾我们,动身那天的天气果然不错。从奇台县城到将军戈壁有一百二十多公里的距离,我们的车一走出奇台县城,便加足了马力,信马由缰般地在漫无边际的旷野疾驶。长久行走在巴蜀的大山大川,大西北的天地让人感到格外宽广。天空蓝蓝的,太阳烈烈的,一切都静悄悄的。既没有奇异的山峰迎面而来,也没有五光十色的人来人往。迎面而来的除了红黑色的石滩就是黄褐色的沙丘,它们或相互交叉,或不时更替。这是一种在别的地方很难领略到的久违的单调,就像那首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非常流行的《克拉玛依之歌》所唱的那样:“没有草,也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而恰好是这种久违的单调,让人的心变得异常的单纯。
  到将军戈壁的路大多平坦而笔直,很少有转弯的时候。不料一转弯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景致。先是一阵阵“叮叮当当”的铃声飘来,它由远而近,越来越响……呵,这不是驼铃的声音吗?我第一次在戈壁滩上看到骆驼,内心是那样的激动。细细地看着这成队成队的骆驼,它们也许刚刚告别了一次漫长的跋涉,显得格外的闲适。它们安详的休憩着,舒心地溜达着,静静地等待着,也许在等待下一次的远征吧。对着它,我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骆驼,你这沙漠之舟啊。
  越往将军戈壁腹地深入,心也会变得越加的纯净,便越能感到它寂寥中的丰富和沉默中的旷远。茫茫戈壁啊,你一年四季都敞开着胸怀,无论摄氏五十度的高温灸烤还是零下三十度的严寒霜冻,你无法逃避也不敢退却。我想象你在狂风中的冷静,在暴雨中的沉着;在月光下的坦然,在星空下的静穆;在冬雪中的酣睡,在春风中的复苏……
  想着想着,不料奇迹真的出现了。在我的左前方,竟出现了一条与我们并行着的河流,尽管它被晨雾笼罩着,但仍清晰可见。那平荡的河床和粼粼的波光,使江水变得极有质感也更富动感。司机老万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河流而是海市蜃楼的幻影。是吗?我索性叫老万停下车来,让我细细端详。在一个固定的视角,那河流变得更加形象具体:河流中帆船林立,河面上舟楫穿梭;沿岸的青青山脉,水中的粉墙倒影……一切都是那样真真切切,它多像我故乡的乌江,那条养育我的母亲河啊!同行的王立江告诉我,不是每一个到将军戈壁的人都能领略到这种奇观的,它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能看到海市蜃楼得碰上好的天气和好的机遇,这条河流今天一直陪着我们,是因为你特别幸运。我端起相机高兴地 “咔嚓咔嚓”地照个不停,我告诉同行的伙伴,我不仅要让这条美丽的河流长久地流动在我的记忆里,同时还要将它永远固定下来,让更多的朋友来分享将军戈壁的美景奇观。
  最美的奇观总是和最美的传说连在一起的。我曾在一个资料上看到过关于将军戈壁的传说,很是有些“血色浪漫”的诗意。在这里不妨引用如下:“唐朝有一位大将军率五百名士兵,与匈奴在这片戈壁上展开了一场战争。战场上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匈奴军队大败而逃。但唐朝的军队也迷失了方向,几乎陷入无水的绝境。在山穷水尽之际,蓦然发现前方一潭碧水波光粼粼,湖边杨柳摇曳,屋舍连片。将军和士兵向着有水的前方狂奔,但人进水退,永远无法接近。湖水隐去了,前方仍是一片赤焰的戈壁。众将士正在懊悔,突然左方又出现了水光树影,湖水引诱将士们再度狂奔,最终全军俱殁于此。后人在将军捐躯的地方修了一座庙,取名‘将军庙’以示纪念,后来将这一带的戈壁荒滩也称为将军戈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