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解与文学解释学


□ 许觉民

  何谓“心解”?可解释为对文本的阅读而得之的独立见解;然而又不止此,有的学者还认为“心解”犹“暗解”,有类乎佛家参禅妙悟之意,也就是心有顿悟而言不能尽的意思。近世的解释学揭示,文本的解释者凡在心理上重新体验原作者的心理,并进而占领着一块他人不能取代的理解领域,这情形与“心解”相较,大抵是一样的。
  由此可想,文学鉴赏就不止是一种单向的文本解释或鉴赏,倒有点像探险者跋涉于群峦渐登奇峰的意思,若果真如此,那末这实在是足以使学者穷其一生的一种事业了。有的人把文学鉴赏视为不过是文学赏析而已,看来是一种浅见。赏析固然是一种,但倘以几个层次分说,最易入手的自然是赏析,从阅读所得而浮想联翩,以艺术分析的笔触而呈现之。然而进入到了深层就不同,有赏析而兼及考据和训诂的,这就带上了研究色彩,前者就不可与之相比了。再进一层,倘对前人的鉴赏和解释发生怀疑而作出反诘,鉴赏的视角和论断自与前人迥异,甚至大相迳庭,这就不是那种附人骥尾的鉴赏;恰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研究工夫了。如更进一层,对文本的原意一反寻常的解释,开掘出前人未发的新意和破译工夫来,这就远远超越于鉴赏之上,乃至在学术上作出了新贡献,可称之为绝顶工夫也不为过。如再加“沿波探源”,将文本中未写出的意蕴,经反复的查证揣摩和推断,道出了内中玄奥,与古人虽隔了多少个世纪,终因学者持有的资料和研究工夫的扎实可信,便真的到达了“世远莫见其面,觇文辄见其心”的境界,这已可说是有登堂入室的工力了。凡进入到那几个高层次的,解释者必须有超越文本的独立运思,比如登山,这就进入到了“心解”的云层中了。
  可见,文学鉴赏与解释纽结着一条彩色缤纷的飘带,赏析不过是最初的阶梯,拾级而上,便见氤氲烟霭,云山苍苍,已是别一境域了。
  那种认为文学鉴赏不能算学术,指的只是一种望文生义或顾名思义的浅层次的解释,鉴赏而不能越文本雷池一步,那是与学术无缘的。虽然文本中总有不少直感可解的部分,但就文本的整体及其内涵看,却又不然,尤其是古典诗词,其多义性和水月镜花般的朦胧性,容不得作望文生义解。较之略高一筹的,便是拘于“以意逆志”的方法去了解文本,即以文本之原意去推求作者之志。再周详一点,便以“知人论世”说去体察文本的历史背景并兼及作者全人。这种忠实于文本的原意,看起来是很重要的鉴赏方法,但殊不知在不少场合中极不适用,而拘于此法常会陷入满足于文本表层之浅意的窠臼,而忽视其深层的内涵。“以意逆志”法常会导致文本原意的错位,从文本看,是写山水,其实不是;吟咏爱情的诗作又常在寄寓着自身之悲凉的。所谓“兴发于此而义归于彼”即是。诗词的艺术空间尤为宽阔,学者作心领神会的解释是明智的。古人早已说过,“作者之用心未必然,而读者之用心何必不然?”便道出了此中消息。
  凡属知识积累渊博并富有思考力的学者,所写的鉴赏文章就开辟着独有的天地,一样的对文本的赏析,可别树一帜,道出不少新鲜的见解来。眼前读到陈祖美所著《古典诗词名篇心解》一书,内中流动的不少是作者自己的见识。例如说,历来对曹植《洛神赋》的寓意,大致不外是“感甄”说和“寄心君王”说,比较容易为读者接受的是“感甄”说,以赋中的宓妃喻为甄后,是最容易联想的。但是《心解》的作者认为以“感甄”概括《洛神赋》的主旨并不恰当,曹植对甄后的思念是合乎情理的,但倘若认定因纳诸于宓妃这一幻象中便是文本的主旨,就未免狭隘了些。因为文学作品的艺术内涵是一个丰满的结构,任何比附都将损害它的丰满性,将《洛神赋》直接指为“感甄”说是一种狭义的解释,《心解》的作者认为作品的文学意义在于“《洛神赋》是一个爱情故事,在这个故事里,隐寓着作者身不由己、好梦未圆的惆怅和愤怨。”这一见地,对历来文学鉴赏中单一的比附方法要扩展得大,开阔得多。单一的比附是非文学的,是文学鉴赏中的一大疵病。把比附回归到文学,看来是《心解》作者的立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