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汪曾祺早期佚文一组


□ 汪曾祺

汪曾祺早期佚文一组
汪曾祺

编者按:
2007年5月16日是汪曾祺先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50年代初汪先生曾任《北京文艺》(《北京文学》前身)编辑部主任。80年代初他在《北京文学》上发表的小说《受戒》《大淖记事》成为中国当代文学不可忽视的重要作品。他也被视为大器晚成的奇迹。汪曾祺的人生经历、创作实绩是我们解读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人格及命运的参证。本刊特选载他发表于1946年的一组佚文,尽管我们要在30多年以后才知道这个年轻作者对于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但其当时充沛的才气,精妙的修辞,依然令人敬慕,相信对于众多汪迷及研究者来说也当是一份惊喜。

花·果子·旅行日记抄

我想有—个瓶,一个土陶蛋青色厚釉小坛子。
木香附萼的瓣子有一点青色。木香野,不宜插瓶,我今天更觉得,然而我怕也要插一回,知其不可而为,这里没有别的花。
(山上野生牛月菊只有铜钱大,出奇的瘦瘠,不会有人插到草帽上去的。而直到今天我才看见一棵勿忘侬草是真正蓝的,可是只有那么一棵。矢车菊和一种黄色菊科花都如吃杂粮长大的脏孩子,要经过很大的努力与克制才能喜欢它。)
过王家桥,桥头花如雪,在一片墨绿色上。我忽然很难过,不喜欢。我要颜色,这跟我旺盛的食欲是同源的。
我要水果。水果!梨,苹果,我不怀念你们。黄熟的香蕉,紫赤的杨梅,蒲桃,呵蒲桃,最好是蒲桃,新摘的,雨后,白亮的磁盘。黄果和橘子,都干瘪了,我只记得皮里的辛味。
精美的食物本身就是欲望。浓厚的酒,深沉的颜色。我要用重重的杯子喝。沉醉是一点也不粗暴的,沉醉极其自然。
我渴望更丰腴的东西,香的,甜的,肉感的。
纪德的书总是那么多骨。我忘不了他的像。
葛莱齐拉里有些青的果子,而且是成串的。
(七日)
把梅得赛斯的“银行家和他的太太”和哈尔司法朗司的“吉普赛”嵌在墙上。

说法朗司是最了解人类的笑的,不错。他画的那么准确,一个吉普赛,一个吉普赛的笑。好像这是一个随时可变的笑。不可测的笑。不可测的波希米人。她笑得那么真,那么熟。(狡滑么,多真的狡滑)
把那个银行家的太太和她放在一起,多滑稽的事!
我把书摊在阳光下,一个极小极小的虫子,比蚜虫还小,珊瑚色的在书叶上疾旋,画碗口大的圈子。我以最大速度用手指画,还是跟不上她,她不停的旋,一个认真的小疯子,我只有望着它摇摇头。
(八日)
我满有夏天的感情。像一个果子渍透了蜜酒。这一种昏晕是醉。我如一只苍蝇在熟透的葡萄上,半天,我不动。我并不望一片叶子遮荫我。
苍蝇在我砚池中吃墨呢,伸长她的嘴,头一点一点的。
我想起海港,金色和绿色的海港,和怀念西方人所描写的东方,盐味和腐烂的果子气味。如果必要,给他一点褐色作为影子吧。
我只坐过一次海船,那时我一切情绪尚未成熟。我不像个旅客,我没有一个烟斗。旅客的袋里有各种果子的余味。一个最穷的旅客袋里必有买三个果子的钱。果汁滴在他襟袖上,不同的斑点。
我想学游泳,下午三点钟。
气压太低,我把门窗都打开。
(九日)
我如一个人在不知名小镇上旅馆中住了几天,意外的逗留,极其忧愁。黄昏时天空作葡萄灰色,如同未干的水彩画。麦田显得深郁得多,暗得多。山色蓝灰。有一个人独立在山巅,轮廓整齐,如同剪出。我并不想爬上去,因为他已经在那里了。
念N不已。我不知道这一生中还能跟她散步一次否?
把头放在这本册子上,假如我就这么睡着了,死了,坐在椅子里……
携手跑下山坡,山坡碧绿,坡下花如盛宴……回去,喝瓶里甘凉的水。我们同感到那个凉,彼此了解同样的慰安……风吹着我们,吹着长发向后飘,她的头扬起……
水从壶里倒出来乃是一种欢悦,杯子很快就满了;满了,是好的。倒水的声音比酒瓶塞子飞出去另是—种感动。
我喝水。把一个绿色小虫子喝下去还不知道,他从我舌头上跳出来。
醒得并不晚,只是不想起来。有甚么唤我呢,没有!一切不再新鲜。叫一个人整天看一片麦田,一片绿,是何等的惩罚!当然不两天,我又会惊异于它的改观,可是这两天它似乎睡了绿,如一个人睡着了老。天仍是极暗闷,不艳丽,也不庄严,病态的沉默。我需要一点花。
我需要花。
抽烟过多,关了门,关了窗。我恨透了这个牌子,一种毫无道理的苦味。
醒来,仍睡,昏昏沉沉的,这在精神上生理上都无好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