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蔡其矫:与诗歌结伴同行


□ 黄 良

蔡其矫:与诗歌结伴同行
黄 良

大约1989年夏天,我去厦门参加《福建文学》杂志社与厦门水警区举办的“军地海洋笔会”。报到当天晚上,举行诗歌朗诵会,一个矫健的老人,精神抖擞登台诵读了《波浪》、《祈求》,激越洪亮,声情并茂,诉说着他对生命的顿悟和对强权的极度蔑视。那时便算真正认识了蔡其矫。
过了一年多,又在福建文学院进修班上听他授课,他用带着少许晋江腔的普通话再度激情澎湃地讲读《波浪》、《祈求》,介绍了他创作这两首诗的时代背景和他当时五味俱全的创作心态。
与蔡其轿相熟后,时常感受到他张扬的个性。他更愿意别人直呼他的名字或者“老蔡”,而不喜欢后辈尊之为“蔡老”,他推崇个性自由,直率行事,从不掩饰自己的好恶,经常不留情面让人下不了台。2004年春天,我约好要去园坂看他,与他商量举办“蔡其矫诗歌研讨会”事宜。出发前,有一件很急的事摊到头上,又不便推托,打电话去要求改日再去拜访,蔡其矫一听火了,扔下一句话,“你今天不来,以后就别来了!”“啪”一声搁下电话。我想,这老头,又耍小孩脾气喽!就匆匆打理临急的事,赶过去时,老人正在庭院里忙碌,抬头瞪我一眼,哼一句:“小官僚!”原来,他一大早便骑自行车去买菜,也不让我们帮忙,亲自下厨整治饭菜,鱼肉菜一应俱全,四菜一汤,简单实惠。过惯了单身生活,八十多岁的老人,衣食住行,样样均自己打理,日子过得条理不乱、清清楚楚。
在研讨会之前,我向各地蔡其矫诗歌研究学者、作家、诗人发去了约稿信,其中有这么一句:敬请惠赐稿件,有论文者,将邀请出席研讨会……不曾想,又惹怒了蔡其矫,他写信来驳斥——你太傲慢了!功利性太重!让人看了很不称心!在研讨会期间,见到了邵燕祥、牛汉、谢冕、舒婷……蔡其矫又恢复了天真本色,手忙脚乱,上窜下跳,特别爱跟我较劲:好个小子,要建什么蔡其矫诗歌“纪念馆”,死人才叫“纪念馆”,你诅咒我!
2000年以后,他逐渐显出了老态,行动迟缓,但还是继续自己的特立独行,孤行只影游走了大江南北,抒写了大量的关注环保及海洋的诗篇,行踪依然飘忽不定,一会儿住北京,一会儿在福州,忽然又悄悄回到晋江老家,住上一段时间,四处访古寻诗。有一次,他在福州住所跌伤骨折,我去探望,他笑眯眯地说:还死不了,郑和下西洋的长诗还没写完哩!
作为一位1938年奔赴延安的老红军,蔡其矫经历抗日洗礼、解放战争磨难,以及后来人事沉浮、政治变幻,诗歌始终贯穿他生活的主线。从1941年发表《肉搏》,到2006年《郑和航海》,在长达六十多年的生涯中,蔡其矫从不间断诗歌创作,一生与诗歌结伴同行,哪怕是下放劳动、入狱劳改,历尽坎坷,依然笔耕不辍。
能够达观入世以诗抒情,又看破红尘洞察人生,蔡其矫一生率真,真诚地对待每一件事,真诚地对待每一个人,真诚地对待每一首诗。他心灵深处由衷呼唤的“少女万岁/青春万岁/爱情万岁”已成为中国当代诗坛一座难以逾越的里程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