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借口少年宫路(长诗节选)


□ 还 非

  3我熟悉的一条路。二十多年,
  几乎很难走在同一条路,它让人走,
  作为路就会走样。没办法,我想来想去
  变着样儿,记写每一个去向,
  好让它续接,延伸,带往。
  有时我很吃力,伫立路口,眺望,
  想找到借口:在或离开。此或彼。
  我每天都会去走走看看,
  舍不得回家,收获还真不错,
  虚拟着上下左右叮当响,
  如某友走过说,这里是穷人的天堂。
  头尾不算很长,顶多两支烟,
  一条约五米宽,八百多米长的少年宫路,
  那块2003年尾的荷花塘已被填埋。
  但两边的弄巷,血管般
  往身上分布,我又获得世俗的救赎。
  县志记载古老的西东向:芦坪溪沟,
  原于南山峰峦,现成水泥板块下的
  污水道,倒扔,不再槌洗,
  哦清澈。这是白说,使上面分行叙写
  的路的故事,如广告单泛滥,
  左手接来右手就把它扔掉,
  我在路边看小姐认真分送,微笑,讲述着。
  这也把灰胡子乞丐乐坏了,
  他一下一下弯下去捡,
  斜背布包,鼓囊囊的,与我虚拟着有关。
  
  14本来,人们少不了对付重量,
  把事情从这里搬到那里,把物
  放在身体之上,一根扁担,两只筐。
  但不是泥土和粪,一条街同一垄地的
  话题,所给予我的借口,
  我找不到那些挑担人:
  从这句话的街心来回走过,
  没有用力,没有重,只见休闲。
  一条路,没有了挑担的,
  一条路不依靠肩膀去对付重量,
  比我写口语诗缺乏灵气,更糟糕,
  本来,以力借助力,如山洪之势,
  人躯体中的骨,肉,血液,也有这势
  你看看蚂蚁,也排势如山洪,
  而这里找不到蚂蚁的注解:我是说
  少年宫路拥挤,脏,杂乱的外表,
  有挑担子的内容多好。但不,
  有人叫来三轮车大叔,花2元钱,
  把一袋米和1000升油拉到3弄27号
  不操心重,不需深度,那好,
  我也为这日常文字花2元钱
  重词不搬,图省事,叫辆车吧。
  
  17每个人每一天都要做许多事,
  每一件事彼此之间都能看到,
  这都没什么,只是有一种
  东西,他们都不知道。我懂的。
  做的不知道做,事情的不知道事情,
  那些不扎领带穿旧西装的男人,
  他们忙碌,口袋里的巧克力,
  手上提的纸袋,摩托车后的水果,
  这些大千世界中发生的事,
  这些琐屑,扎根在社会和家,
  我注意了所以我懂。
  想居高临下,俯瞰,意义,
  那走别的路,你去大街,你从这直走,
  我这是说少年宫路。此非彼。
  你看,今天农历清明节,
  往来出入的比往常更热闹,
  白豆腐不够卖,春和日暖,
  女人白嫩的臂膀露现了,
  像大胆的鱼跳出水面,
  如此我怎么能来得及描述?
  诗歌忙得不可开交,太多词如鱼得水,
  字如枯木,此时插柳成行,
  我懂的,因为晌午有一阵小雨。
  
  98有时在路尾口,我想起娘,
  娘教过的,手把手,我都记得,
  她背禾草的绳头在肩膀死了结,让我慢慢解:
  心愈急,结愈紧。
  如山的草捆驮身,娘没事似地,
  重量反而压到我十指上,
  雨快下,心又急,我一直无法慢下来,
  这个道理,半辈子了才落实到今晚的文字里:
  娘弯着腰,让我感觉她能撑得住,放松的样子,
  好让我慢点,
  再慢点儿。
  那个被缠死的结,黑暗中的锁,
  慢是微弱的一缕光线,晶亮,
  藏在深处的头绪,总会现身,被抽引,
  许多事都如此,古老却简单,
  而都不要了。今夜雨冷,路滑,要再慢点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