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怕谁


□ 詹政伟

丁枣后悔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在此之前的镇定自若都是装出来的,那么不堪一击,就像一座沙地上堆积起来的塔,被风只是吹了一下,便坍塌了。
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的警察走过来,在他面前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用非常不耐烦的口气说: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单位的?干这种事是第几次?那些问题像一串葡萄,在他嘴巴里晃着。丁枣恼羞成怒,说老实话,他看不惯这个吊儿郎当的警察,他紧闭着嘴,不想和他说话,仿佛一说话就会辱没了自己的身份似的。事实是:在他踏进这扇门后,他已经不只一次地被别的警察查问过。问的内容大同小异。他开始是小心地陪着笑脸,警察让他把手机关掉,他就关掉,让他把BP机的电池拿出,他也照做了。他很配合,他甚至拿出香烟想请警察们抽,警察们拒绝了。他反复声明他喝醉了酒,他说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一个警察听过后走了,又一个警察进来了,丁枣心虚气短起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他懒得说话了。
你不想说?你以为沉默是金?笑话。眼镜警察又一次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他揉揉有些红肿的眼睛说,那你在这儿好好呆着吧,明天,让你单位的人来领你。他边说边往门外退。
就在他走到门口,拉开门的一刹那,丁枣尖利的声音响起来了,你等等,我说还不行吗?眼镜警察回过头,充满讥讽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他重新回过来,掏出一本本子,拿出了一支圆珠笔。
丁枣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他小声地问:能不能打个电话?眼镜警察坚决地摇了摇头。
丁枣猛地觉得自己真像一头困兽,他不知道接下去会怎么样,话堵在喉咙口,他犹豫着,张开的五指神经质地抖动着。眼镜警察催促了一下,他才挤牙膏似地说起来了:名字、单位——当然,名字是假的,单位也是假的,他说的单位是一家他听说过的装潢公司。他说自己是那里的一个小职员。又说自己是第一次干这种事。那个眼镜警察好像对他说的并不十分感兴趣,他很快地记着。记完,他就出去了。
丁枣在他背后嘟哝着问:什么时候让走?但声音小得恐怕只有他自己听到。留置室的铁门嗵地一下关上了。丁枣的心又晃晃悠悠地飘起来。他怕又会有另一个模样的警察进来。但隔了好久也没有。他下意识地瞧了瞧手表。有三点多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焦灼不可避免地弥漫了全身。他一下想到了那个位于梅兰苑的温馨的家,林洁现在在干什么呢?她会不会因为他到现在还不回去而在等着他。想到林洁,他的心揪紧了。全身的汗涔涔地下,像是虚脱一般。刚才还非常清晰的脑子,顿时变得一片空白。他欲哭无泪。
那天晚上的宴请,丁枣本来想不去的。可毛军说:怎么,当个局长就不给面子了?丁枣没话可说了。毛军是他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原先在国税局工作,后来辞职做起了装潢生意。据说腰包已经很鼓胀了。他现在基本上不干什么活,但财源照样滚滚。他现在每天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便是呼朋唤友,与他们同乐成了他的爱好。丁枣被毛军请过好几回了。每次毛军都一本正经地把丁枣介绍给一些丁枣不认识的人,那些人因此知道丁枣是电信局的局长。丁枣脸红红地埋怨毛军不该这么乱介绍,他充其量是局长助理而已,离局长的宝座还远着哩。毛军拍拍他的肩,别不自信,迟早有一天是要当局长的,不过是早叫了几天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Tags:我是谁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