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纳兰边塞词话


□ 许 淇

纳兰边塞词话
许 淇

  许淇 一九三七年生,现任内蒙古包头市文联名誉主席、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会长,散文学会理事,内蒙古作协名誉副主席、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外散文诗鉴赏大观 外国卷》执行主编。散文诗、散文入选多种选本。曾出版散文集《城市意识流》、散文集《美的凝眸》及短篇小说集《疯了的太阳》等共计三百万字。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我年方弱冠,远适塞上,必须简俶行囊,所携带的书籍,挑了又挑,两本枕边书不可弃,一为泰戈尔的《吉檀伽利》,再是纳兰性德的《纳兰词》。因而我隔年发表的写边塞生活的散文处女作,开头便引用了纳兰词中的一句:“万里阴山万里沙”。其时我在大青山深处的石极矿区,宿半山腰,晨起睁眼便是山,遮目尽是沙,成哥儿(纳兰乳名)正抒我怀也。接着第二句:“谁将绿鬓斗霜华”?第三句:“年来强半在天涯”。纳兰缁尘京园、乌衣门第,又是康熙皇帝的一等侍卫。对浪漫诗人来说,一年中多半年离家出远门,委实苦差使,发发牢骚无妨。我是志愿“支边”的,故我文中后两句撇开不引。
  纳兰不过“年来强半”,而我却是“天涯不归客”了。古今词客皆是客,不论京华,不论天涯,此身如寄,乡归非尘世。
  话说我收藏至今的这本《纳兰词》已历半个世纪,是文学古籍刊行社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出的第一版,根据商务印书馆纸型重印的,直排。前有顾贞观、吴绮、杨芳灿等写的序言;汪元浩的跋语;纳兰性德老师徐乾学撰的墓志铭;长洲慕庐树的“神道碑”;又附录词话、词评及补遗。这本书伴随我大半生,可谓饱经沧桑了,最不容易的是逃过文革的劫难。在抄家“破四旧”前,我“坚壁清野”,把书藏到一位贫下中农出身的朋友的凉房(仓库)里。虽未遭焚烧,也活埋荒冢,夭殇犹同它三十一岁的主人;待重见天日,已是出土文物,那品相和我衰容仿佛,纸质黄脆,书脊磨损,绿鬓早染霜华,谁管你江南、京华还是天涯?
  奇了!世事遁变,纳兰不朽,本来识者无多,却不料到今日,京都有一派“纳兰迷”,统计竟有五六千人之众。“纳兰迷”们以女性居多,思慕着选一个秋日黄昏,袖一把拂暑用旧了的海棠折扇,沿什刹后海北岸的路,拨柳丝,穿胡同,去叩纳兰家西花园的门环,和梦中的“白马王子”幽会;或晴春,倒换几路公交车,赶往西郊上庄村的造甲屯(皂荚屯),于滚滚红尘中,凭吊这位三百多年前的“高干子弟”——“天子侍卫、天才诗人”。正如其中一位撰文题曰:“浸染于古国的忧郁。”
  我当年的爱纳兰和如今的年轻朋友不同,我爱读的是纳兰的边塞词,而非其“花间逸格”,因为它印证着我所处的环境和眼前的山川风物,感深得吾心。王国维说:“‘明月照积雪,大江流日夜,中天悬明月,长河落日圆’,此中境界,可谓千古壮观,求之于词,惟纳兰性德塞上之作”。一点也不错!凡此四种壮观,我都身临其境。我相信,纳兰是到过阴山的。除“万里阴山万里沙”句外,尚有《沁园春》:“试望阴山,黯然销魂”,如果再西行、西行,如果他到阴山海拔最高的九峰山,便会“见青峰几簇,去天才尺”;如果他到过前朝便互市的呼和浩特,自然吟出:“蛾眉遗冢,销沈腐草,骏骨空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临江仙》)那时阴山一片密林:“松梢露点鹰绁”,带着鹰,该是狩猎吧!山里扎营,篝火烧野物,“白日空山,夜深清呗,算来别是凄凉。”(《望海潮》)闻呗唪,附近必有喇嘛庙。我有一次在阴山古刹五当召夜宿,枕上听松涛如呜呜海叭,此起彼伏,喇嘛因被“造反”遣散,只剩空山荒寺,阴森森,凄惨惨。而我逃遁人世,不知还有天明,此情此境,潜入灵府,顿时万念俱灰。纳兰公子怕是未必能体验的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