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京城杨花


□ 逸晴

逸 晴

  在我的记忆里,有这样的一幅图景色泽清晰,不能忘怀:有一种东西,总是飞舞在灿烂的高空,生命之线条如此简单,以至于无以描述轨迹,最后便了无结果地在泥泞的大地里合上滞重的翅膀,或者随流水浮荡。

  这种东西生来就没有结果的,但是它并不知道,于是一味地飞舞和寻找,所以那金阳里飘忽的姿态才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冲动那么地美。那是四月里京城的杨花。

  北方沉寂的冬天走了,败劣的沙尘暴偃旗息鼓,树上的喜鹊围着未被吹跑的鸟窝欢庆,这时,也是满街的雌杨树们复苏的日子。光秃秃的树们抬起寒冻的头,感到了春的暖意。仿佛受了神的指唤,躯干里止不住悸动与渴望,一树梢鹅黄的芽儿暴露着它们内心的想法,谁都看出来那透明如蝉翼般的鹅黄在正午暖融融的金阳里笑,早晚依然寒冻的风也没让它们畏缩不前。

  不过是正午那一点点温暖,但树们觉得如此珍贵,希望更多。春风一天天和煦,树们日益婆娑妩媚,令路人惊叹不已。天上几乎没有下过一滴雨,可是杨树奇迹般地攒满了汁液,那叶片儿一日日地壮大饱满,油光光地回报着那一点儿天地之气。这时候,阳光与树很和谐。阳光温情脉脉,灿烂地把油色涂亮在密密匝匝的阔叶上,高树惹风,阳光撒金,油绿如粼粼波光的阔叶们像是阳光的镜子,异常灿烂。天空蓝得像青海高原的湖水,风里阔叶翻舞,金光在重重绿意中深情流转……

  杨花便是满天满地。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当年,为了速生的需要,满大街只种了疯长的雌杨树。

  杨树们在金色的阳光中以自己的方式招摇,每一棵树到了春天都要招摇一回,爆结一树的花儿,有一层嫩绿的壳儿裹着。风儿轻轻一吹,不胜负重的花儿就飞了出去,变成了成千上万的花絮儿,看似柔弱不堪,姿态却是如此义无反顾。一切都是情理所致。

  人们没有想过杨花在京城里漫天漫地飘荡是为了什么。有时停歇在屋顶、树枝头一会儿,有时就随风打几个卷儿,非常的自在且任性。杨花自己也不太明白,只是本着性子,凭风而动,透明在阳光之下,变成人们的视线,单纯着它的本命。

  杨花有些像雪。可是雪从天上直直落地,一味地堆结起来,成了冰——雪是“冰清玉洁”,因为它够冷,它可以把河水冰封,把大地覆盖,全都变成一种色调,一种冰冷的性情。杨花没有这种骨子里的冰冷,没有这种力量,也没有这种霸气。它的生命显得如此温和、轻飘。最终它没能改变世界,改变的只是自己。它落在水里,最多结成一团团比水还轻的絮,随流水而去,所以被人鄙作“水性杨花”,比喻骨质太轻。

  可那只是因了杨花的单纯,一种没有结果的结果,带着无力抗拒天命的自嘲。从一开始,它就不能够知道结局,因为,寒冬后阳光是那么温暖,天空是那么湛蓝,高傲挺拔的树躯、嫩黄抖索的毛芽儿、饱满窜汁的绿叶,如此温煦的情形下,它本能地渐渐绽开,渐渐地成为一絮絮的花儿,花儿虽比风还轻,却都带着这一切信息,披上轻灵的衣被与翅膀,天纵地容地飘出去,寻找并完成这一切集合而成的使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