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进京城长记性


□ 崔 燚

  第一次进京,是随朋友从成都飞过去的。
  朋友属虎,胆大。刚刚改革开放便辞职下海,靠银行贷款办起了公司,自任总经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期,生意自然红火。可他平时很少在公司谈业务,天天泡在茶楼酒桌上,说是勾兑。他曾酒后问我,知道什么是勾兑吗?态度有点居高临下!他说,勾兑就是业务,就是生产力,微妙的勾兑能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不懂勾兑为何物的我,显然一头雾水。他还说,现在做事凭的是胆量而不是经验,胆大才能获得高额回报,胆小了什么也做不成,这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他像得到过哪位高人指点而解开了人间密码一样,说话时眉飞色舞,那气势,牛!其实,他在原单位也就是个供应科长,大不了一正科级。可并没有几个钱的他,那年月办起公司来却是大手笔。办公室除配备了现代化的老板椅老板桌老板电话外,地上还铺就了花花绿绿的塑料地毯,俨然是五星级酒店的配置。书橱里没有书,只是些新旧杂陈形态各异的瓶瓶罐罐,说是文物。他还去市里物色了一辆几近淘汰的灰色上海牌小轿车,连同驾驶员一起租了过来,堂而皇之地做起了大老板,真洋气!公司虽小,可信封信笺公函介绍信,印得比省部级的还大。那时国有企业的大公司也不多,这种超规格的介绍信,自然会唬倒好多人。80年代,购机票须县处级以上单位介绍信,在成都民航售票处,朋友的超大介绍信真就发挥了作用。售票小妹儿看见精美介绍信上那颗硕大而鲜红的印章,似乎觉得来头不小,于是熟练地点清票款,温柔地把机票办给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朋友在那年月就能如此瞒天过海,让我们享受了一次县团级待遇,轻而易举飞进京城。
  南方人初去北方,不懂冷暖,进门儿热出门儿冷,一不留神儿就感冒,于是发热咳嗽。在环境落后的地方举止随意惯了的人,不管东西南北华堂豪宅,都会乱扔烟头果皮纸屑,习惯性地痰如飞镖,任唾沫自由飞翔,哪管文明。凛冽寒风中我不慎感冒京城,不停地咳嗽不断地吐,于是便生出许多是非来。
  进了京城,便想去触摸祖国心脏跳动的脉搏,去感受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站起来了的自豪。那天清晨去看完升国旗后,时间还早,便横穿长安街,想去天安门前的金水桥上留个影。可是,一路走一路不停地咳,走到天安门红墙旁实在憋不住了,劣根性瞬间就暴露出来。我左顾右盼四下无人,便将嘴里早已包不住了的那一泡痰,往天安门旁矗立的塔柏就是一飞镖。谁知还没掉头,就被一京城老太太从身后揪住,她边戴袖章边细声说,同志,罚款五元!真傻!那是全世界瞩目的地方,能容你这乡村举动?老太太在迟钝地撕罚款单,我的脸却辣得像天安门城楼的红墙。我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看城楼上微笑着的毛主席,他老人家也在注视着我的尴尬,去金水桥留影的兴致,瞬间荡然无存。从此,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金水桥,那里曾经存放着我的尴尬。如今在我如山的相册中,也找不到站立金水桥上的靓照,实在是一种遗憾。
  一天饭后无事,又想出去走走,于是穿上大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顶风出门。京城的风忒大,厚厚的军大衣也时不时会被阵阵强风掀起来。在那又长又宽的京城大街上行走,东张西望,十分惬意。烟龄较长的我,免不了习惯性点上一支烟,在吞云吐雾间尽情欣赏首都的繁华。哪想手被冻僵烟没掐稳,烟头被风吹落。烟头落地便在风力作用下如同汽车加速的轱辘,飞一般离我而去。糟糕!我放开脚步急速地追逐那半截燃烧的烟头,想把它捡起来,以示我的文明。可风速太快撵不上,只好放弃追逐。哪想刚刚收腿立身,一个戴红袖章的人便站到了我面前,熟练地撕下一张纸片递给我,接过一看,又是罚单,票面上还印着八个字:罚款五元,不予报销。真是倒霉!来京城一趟已是不易,竟还遭遇这么多麻烦。但又想,此乃文明之地,我们这种蛮夷地区来的人,就权当拜码头交学费了吧。
  来京城之前,便下决心要去长城看看,那是夙愿。来到八达岭,登上了万里长城,激动得跟随蝼蚁般的人流去了最高的烽火台。哦,好大好长的城墙,卧龙般横亘在山梁上,怪不得外国人管它叫伟大的墙,裁一小截也能将我那土生土长的小城团团围住!迎风站立在举世闻名的大墙上,人变小了,思想境界却好像提高了许多。寒风中我仍在不停地咳嗽,不过,长了记性的我,已能自觉用手绢捂嘴并将痰吐于纸中包好,遇到垃圾桶再扔进去,体现一下文明。如此这般,我们一路上才省了好多尴尬。
  游长城要爬坡上坎,自然又渴又累。回到原地等候上车,人还没到齐,便找块石头坐下,咕咕咕喝完矿泉水,随手将空瓶儿抛向空中玩耍。一阵狂风刮过来,将还没落入手中的瓶儿吹向了一边。那风也怪,不偏不倚,正好将瓶儿刮到了红袖章脚下。同志,这瓶儿已是垃圾,不能乱扔!红袖章说,罚款五元!罚完后还得自觉将那瓶儿赶紧拾起来攥在手中,生怕被风刮去又会遭来横祸。尴尬之后,见旁边有人蹲在能避风的角落抽烟,想那儿应该是吸烟处了,于是烟瘾大发,便和朋友凑了过去,一人燃上了一支大前门。旁边的吸烟者见我们点上了香烟,便掐灭烟头急速离去。不一会儿,来了四五个戴红袖章的北方大汉将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个指了指禁止烟火的警示牌说,你不识字吗?请把香烟火机火柴统统交出来,每人罚款三十!语气十分严厉。天哪!我的月工资才四十七,罚这么多?刚才也有人在这儿抽啊,你们怎么不……话还没说完,旁边便有人说,谁在这儿瞎哼哼?掉头一看,人群中闪出一铁塔般的壮小伙儿,黝黑的脸上瞪着的双眼圆得如同张飞,他双手还将宽厚的牛皮带弹得啪啪作响。见那架势,我们便知已成瓮中之鳖。人家有理,我们无知,无话可说,认罚!这大前门也太贵了,一支就管三十元,朋友交了罚款后说,花八元钱就能进入八达岭的门票,瞬间涨到三十八,比牛市的股票还涨得快!而且,还被没收了香烟打火机,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啊。不过,人要会想,谁叫我们到了京城也不懂规矩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