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本清源


□ 刘明恒

1

方金贵在远山县长途汽车客运站蜷曲了一夜,天亮的时候,他穿着皱巴巴的蓝卡机中山服,拖着疲惫的身子,手里拎着一只黑色人造革皮包,向县首脑机关大院走去。这个皮包是十三年前,他当上致富典型户乡政府发给他的,皮包上印的那个”奖”字已经磨成黑灰色了。这个皮包他一直用着,他一般舍不得用,进城的时候他才用。十三年来他上访的时候就一直提着它,里面装着状纸和各级领导批示的复印件。七点半钟的时候,方金贵趁人不注意溜进了县首脑机关办公大楼,躲进了一楼楼梯边上男厕所的一个厕厢内,并把半截门反插上。方金贵今天着意要找到县委书记余德华告状。
县级首脑机关四大家共一个大院,一个办公大楼,一家一层。大院门口设有门卫室,仅一二个门卫,说是门卫,其实也就是勤杂工,站岗、扫地、烧水、送信报、扯野草、传电话,一末搭十杂,烧火带看伢。门卫空档是常有的事,你可趁人不注意溜进去。但溜进去了也不那么轻松,稍不注意被人发现就会被撵出来。
方金贵上访到县首脑机关已有十三年的历史,少说也有两百余次了。开始的时候,县委办、政府办、信访办还接待他,状纸收了,也呈交上去了,说是领导批示了就告诉他处理结果。然而十三年过去了,始终也没等出什么结果来。后来,他又到市里、省里,甚至中央去上访。上面也都有批示,责成县里处理。然而,一到县里就不了了之。上访多了,身体折磨垮了,家庭也折腾穷了,他从一个致富典型户演变成了一个上访专业户,整个人也变成了一个叫化子了。再进首脑机关,就被人看成上访专业户,看成疯老头子了。一些干部见了他,老远就大声吆喝着赶他走,连状纸都不接了。在众多的领导批示中,县委书记余德华就有三次批示,第一次是他当分管政法副书记时写的,第二次是他当县长时写的,第三次是他当县委书记时写的。在方金贵心里,中央、省、市、县领导都很关心老百姓,就是下面的办事人员不得力。他想,省委书记咱找不到,市委书记咱找不到,县委书记总该找得到吧!他还在电视上看到过余书记的面像呢!他那样子特别的和蔼可亲,还常常在春节前后走访贫困户,给老百姓拜年哩!原来他也来找过余书记多次,总是给这个或那个干部从中插上一杠,都没能直接与余书记当面。如果能直接找到他,一定能把自己的问题给办了。然而他又担心,一个县委书记,日理万机,大事缠身,哪有闲空来管我这鸡零狗杂的小事啊!如果找着他不理我么办?但我这案子一拖十三年了,不给我解决我是死不瞑目啊!想到这些他下决心试一试。方金贵听人说,找县里的主要领导每个星期一的上午上班的时候最容易找。于是方金贵头天起早床摸黑上路,从40公里外的岩西村赶到县城,天黑了。为省钱,他就在长途汽车站过了一夜。方金贵告状告了十三年,要告的人是村支书的堂弟方玉堂和县法院执警队长万正奎。十三年前方金贵是远近闻名的柑桔专业户,他大兴柑桔,日子开始富裕了。后来他发现,把柑桔贮藏到春节,运到城里去卖,价格可翻一倍多。头年凭这他就赚了2万多元。第二年,他除了自己产的柑桔外,还贷款3万元大量收购农户的柑桔进行贮藏,想大赚一笔。然而,早已眼红方金贵发财的村支书堂弟方玉堂,做梦也想跟他玩弄一场空手套白狼的把戏,自己伸手捞一把。一日他找到方金贵,假装非常虔诚地和他商量”盘货”事宜,说他在外熟人多,让方金贵将10万斤柑橘全部盘给他,以0.5元一斤结算,先付1500元定金,然后拉一车给一车钱。老实巴交的方金贵看在支书堂弟的面子上,就答应了。想想,虽然这么做,自己少赚些钱,但毕竟省了不少心,便没有疑义地在方玉堂早已准备好了的协议上签名划押。谁知方玉堂得到方金贵签的协议后,转身以低出协议价格近一半的26000元,转卖给了县法院执警队长万正奎。到了腊月初六那天,一辆警车和五辆大卡车一窝蜂开来了。警车上下来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动手要砸方金贵地窖里的铁门。方金贵一家人闻讯赶来阻拦。一个自称叫万正奎的警察举着手枪大喊大叫,说不管这地窖里的柑桔过去是谁的,从现在开始它就是我姓万的了,谁要阻拦别怪我这手枪不认人。方金贵不顾一切地上前去论理,被万正奎打翻在地上。这时恰逢方金贵正在读高中的大儿子方学才回家拿粮食,给碰上了,再也无法忍受这一惨状,一头向万正奎撞去。失去人性的万正奎,一边用枪口对着方学才,一边高喊同伙拿铐子来铐人。村民们见状纷纷上前从万正奎手中抢出方学才。万正奎扬言要去学校抓人。无论方金贵和家人如何阻拦,万正奎等人强行撬开地窖铁门,把地窖里的柑桔抢劫一空。方金贵当日赶到县法院报案,法院听了他的报告,当即派了一个姓胡的经济庭副庭长,带了两名法警赶到现场察看,并听取了当时在场村民们的意见后,迅速作出了裁定:方玉堂无权转让柑橘。柑橘的所有权仍归方金贵。万正奎执法犯法强抢柑桔一事另案追回。然而第三天,当方金贵找到胡副庭长要求迅速追回柑桔的时候,胡副庭长却为难地说,老方啊,这件事我管不了,你得另想办法。说完无可奈何地走了,留给方金贵满腹的疑惑和悲愤。因为万正奎扬言要去学校抓人,方学才吓坏了,不敢再去学校读书,背着父母逃到深圳打工去了。方金贵的老婆受了惊吓,加上孩子外逃不归,神经失常,几乎成了疯子。从此方金贵走上了漫漫上访路。方金贵在厕所里获得了不少信息,他晓得余德华书记在家里参加一个什么会,他还晓得余德华书记十一点钟要去招待所陪客。方金贵听后不由得心里一喜。在厕所里久呆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刺鼻的尿臊味刺激着饥饿的胃,早晨因为要赶着来见余德华书记忘了吃了。在厕所里呆久了腰酸背痛,没人的时候他也站起来伸伸腰,由于经常上访,餐风宿露,染上了关节炎,站起来的时候关节钻心的痛。他怕老蹲在一个厕厢会引起别人怀疑,趁没人的时候就更换—个厕厢。有人拉门的时候他就咳嗽一声。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外面传来了杂沓的脚步声和人们的说话声,不少人涌进厕所里来了,憋足了的尿水射在尿池里发出一片”哗哗”的声响。从人们的说笑声中方金贵知道散会了。方金贵想不能再等了,得赶紧去找余德华书记,一旦他走了,自己不是白在厕所里受半天罪吗?想到这里他鼓足勇气走出厕所,不顾一切地向楼梯走去。或许是在厕所里呆久了的缘故,他的关节不听使唤了,快上楼梯时”卟嗵”一下跌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他一焦急,索性靠双手和膝盖骨的力量,一步一步挪动着往楼梯上爬。散会的人大概不是首脑机关的干部,都只是淡漠而好奇地看看他,又匆匆从他身边走过。他爬呀爬呀,爬到二楼的时候,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像尖利的刺刀一样在前面响起:怎么搞的,堂堂首脑机关怎么成了乞丐爬来爬去的地方!政府办、保卫科的人都干什么去了?方金贵循声望去,一下子惊呆了,这不正是余德华书记吗?正是他,一副远山人民熟悉的面孔,只是这副面孔没有了一丝的善良和慈爱,有的是恼怒和睥睨。方金贵一下子怔在那里了,凝固了,屏住了呼吸,一双睁大的眼睛看到的是希望化为泡影,顷刻燃烧起怒火,鬓角有一条青筋在跳动,嘴角抽搐着。他强忍着屈辱,还是挣扎着向余德华书记爬过去,一边爬—边大声呼喊:余书记,我有冤啊,您要替我作主啊!余德华一脸的严肃,将怜悯之心剔除得一丝不留,冷冰冰地说:你要告状去信访办,去法院呀!这里不是你告状的地方。这时从二楼政府办公室走出来几个干部,其中一个是王科长,他让几个年轻干部,不由分说地将他架出了办公大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