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本清源


□ 刘明恒

1

方金贵在远山县长途汽车客运站蜷曲了一夜,天亮的时候,他穿着皱巴巴的蓝卡机中山服,拖着疲惫的身子,手里拎着一只黑色人造革皮包,向县首脑机关大院走去。这个皮包是十三年前,他当上致富典型户乡政府发给他的,皮包上印的那个”奖”字已经磨成黑灰色了。这个皮包他一直用着,他一般舍不得用,进城的时候他才用。十三年来他上访的时候就一直提着它,里面装着状纸和各级领导批示的复印件。七点半钟的时候,方金贵趁人不注意溜进了县首脑机关办公大楼,躲进了一楼楼梯边上男厕所的一个厕厢内,并把半截门反插上。方金贵今天着意要找到县委书记余德华告状。
县级首脑机关四大家共一个大院,一个办公大楼,一家一层。大院门口设有门卫室,仅一二个门卫,说是门卫,其实也就是勤杂工,站岗、扫地、烧水、送信报、扯野草、传电话,一末搭十杂,烧火带看伢。门卫空档是常有的事,你可趁人不注意溜进去。但溜进去了也不那么轻松,稍不注意被人发现就会被撵出来。
方金贵上访到县首脑机关已有十三年的历史,少说也有两百余次了。开始的时候,县委办、政府办、信访办还接待他,状纸收了,也呈交上去了,说是领导批示了就告诉他处理结果。然而十三年过去了,始终也没等出什么结果来。后来,他又到市里、省里,甚至中央去上访。上面也都有批示,责成县里处理。然而,一到县里就不了了之。上访多了,身体折磨垮了,家庭也折腾穷了,他从一个致富典型户演变成了一个上访专业户,整个人也变成了一个叫化子了。再进首脑机关,就被人看成上访专业户,看成疯老头子了。一些干部见了他,老远就大声吆喝着赶他走,连状纸都不接了。在众多的领导批示中,县委书记余德华就有三次批示,第一次是他当分管政法副书记时写的,第二次是他当县长时写的,第三次是他当县委书记时写的。在方金贵心里,中央、省、市、县领导都很关心老百姓,就是下面的办事人员不得力。他想,省委书记咱找不到,市委书记咱找不到,县委书记总该找得到吧!他还在电视上看到过余书记的面像呢!他那样子特别的和蔼可亲,还常常在春节前后走访贫困户,给老百姓拜年哩!原来他也来找过余书记多次,总是给这个或那个干部从中插上一杠,都没能直接与余书记当面。如果能直接找到他,一定能把自己的问题给办了。然而他又担心,一个县委书记,日理万机,大事缠身,哪有闲空来管我这鸡零狗杂的小事啊!如果找着他不理我么办?但我这案子一拖十三年了,不给我解决我是死不瞑目啊!想到这些他下决心试一试。方金贵听人说,找县里的主要领导每个星期一的上午上班的时候最容易找。于是方金贵头天起早床摸黑上路,从40公里外的岩西村赶到县城,天黑了。为省钱,他就在长途汽车站过了一夜。方金贵告状告了十三年,要告的人是村支书的堂弟方玉堂和县法院执警队长万正奎。十三年前方金贵是远近闻名的柑桔专业户,他大兴柑桔,日子开始富裕了。后来他发现,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