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中外交融中创造现代民族话剧


内容提要 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话剧是在与外来戏剧交流和融合中探索、发展的。本文梳理了这一时期的中外戏剧关系,探讨了在世界格局中发展中国话剧的三个根本问题:如何对外来戏剧影响进行基于主体选择的汲取和借鉴;如何对民族戏曲及文化传统进行现代阐释和创造性转化;如何在中与西、传统与现代的交融中创造现代民族话剧。从而完善和丰富中国话剧的现代建构,使中国话剧“外之既不后于世界之思潮,内之仍弗失固有之血脉”,使具有现代意识和民族独创的中国现代民族话剧真正成为人的戏剧、人类的戏剧。
  
  话剧在中国已经成为民族戏剧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同时,话剧又是一种世界性戏剧。这就决定着中国话剧的发展一方面要追随世界戏剧潮流,另一方面,又要在中外交流、融合中努力创造现代民族戏剧。所以在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话剧发展中,长期以来都存在着如何处理中外戏剧关系的尖锐问题。具体地说,就是在这一历史时期,中国话剧是怎样融人(或不融入)世界戏剧潮流的?外来戏剧主要在哪些方面影响了中国话剧的发展?民族戏曲及文化传统着重又是从哪些方面对中国话剧形成了潜移默化的渗透?戏剧家是如何在中外戏剧的碰撞与交融中借鉴汲取,从而进行中国话剧创造的?中国话剧是怎样以其独创性参与和丰富了世界戏剧?中国话剧走向世界的现代探索与发展,又有哪些经验和教训?从比较戏剧的角度对这些问题进行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一
  
  中国话剧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从西方引进的。经过田汉、曹禺、夏衍、郭沫若等戏剧家的辛勤耕耘,至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话剧趋于成熟并在世界戏剧舞台上展示独特的风姿魅力。进入20世纪后半叶,由于社会政治等原因,中国话剧在大陆、台湾、香港及澳门呈现出不同发展情形,但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中国话剧已经不可能在封闭状态中孤立发展,它必须与世界戏剧保持密切联系,融人世界戏剧潮流去丰富和壮大自己。
  (一)20世纪后半叶大陆话剧与外国戏剧
  大陆在“十七年”阶段,主要是苏联戏剧的渗透。如新中国初期“写政策”、“赶任务”时出现的图解政治,学习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热,1956年前后兴起的“第四种剧本”。苏联戏剧自30年代以后,极左思潮和庸俗社会学盛行,特别是在戏剧与政治、戏剧现实主义和戏剧典型塑造等方面都曾出现严重偏差。受其影响的新中国话剧,强调戏剧为具体政治任务服务,强调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教育”功能,强调典型塑造要写“英雄形象”、反映“社会本质”等,也长期存在这些左倾教条问题。苏联戏剧对新中国话剧的发展有积极作用。例如斯坦尼体系的实践,尽管其问也有过盲目推崇或理解的偏颇,但“体系”终究以其科学性、系统性,推动中国话剧舞台艺术走向正规化和专业化。而在苏联“解冻”思潮激荡下创作的《布谷鸟又叫了》(杨履方)、《同甘共苦》(岳野)、《洞箫横吹》(海默)等“第四种剧本”,更是以“积极干预生活”的姿态揭示社会矛盾并予以真实表现,关心人、尊重人并写出真实的人,突破公式化概念化流弊而有独立思考和创新。与此同时,1956年前后重新评价批判现实主义,纪念契诃夫、高尔基、易卜生、果戈理、萧伯纳及席勒等戏剧家,老合的《茶馆》、田汉的《关汉卿》等剧作向着真实性与批判精神、人道主义同情和关怀、融会中西的戏剧方向发展,也可见西方近现代戏剧和“五四”文学精神在新中国话剧中的传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