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道观之


□ 王建疆

  关于中国有没有自己的美学和文艺学,有没有这两个方面的传统,已经讨论了很多年了。这些讨论的议题又可被归结为传统与现代性的关系问题。我在《学术月刊》2006年11月号上撰文《反思全球化背景下的“传统”和“话语霸权”》,提出了一些与当下人们不同的看法,引起了讨论。我在坚持自己观点不动摇的前提下,换个角度延展自己的观点,继续欢迎批评。
  
  一、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礼记·礼运》中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孙希旦集解:“天下为公者,天子之位传贤而不传子也。”孙中山则将其解释为政权为一般公民所公有。但我认为,“公”除了公有之外,还可以指公义、公道,也可以指公理。凡称得上科学甚至称得上学科的东西,都是离不开公理的。正因为如此,梁启超的名言“学术者,天下之公器也”之“公”,也就成了学术的基准和尺度。近年来,在强调学科特色的同时,有一种学科本土化、地域化、权力化的趋势。已有《中国美学原理》之类的书出版,这就意味着很可能还会有N个国家的美学原理出笼。无独有偶,去年在我审读过的外校研究生学位论文中也有专门写“国家美学”的,乃至这些论者主张除了中国国家美学外,还应延展到中国之外的所谓越南国家美学、老挝国家美学、柬埔寨国家美学等。这种趋势就是在强调学科的地域性和特色的同时忘记了学科的普适性和公理所致,抛开其政治上可能带来的文化专制的危险不说,就学科发展而言其结果只能导致学科的解体。
  科学由严格的定律和确定的学科方向组成。学科方向虽有人文与自然、人文与社会之分,人文学科具有更多的价值判断的色彩和主观卷入的特点,但在学术范式的确定性、研究方法的确定性和研究结论的普适性方面还是具有共性的,具有共享话语特征。从这个角度看,当代中国美学和文艺学用现代汉语表述,借用西方文艺学、美学术语进行理论研究,表现出不同于中国古代文论的话语特征和论理方式,就是题中应有之义。决定目前中西美学、文艺学趋同(同中有异)的关键因素不在于学者自觉的理论探询和自觉的话语方式,而在于学科本身的范导性、普适性。在这个意义上讲,要求任何学科都要讲究中国特色,并不符合学术自身发展的规律。而把追求学科的国家的、地域的特色或特立独行作为美学、文艺学的最高目的,更必然会导致学科自身定位的动摇。
  现在怀疑中国有没有美学的学者,就是基于我们今天的美学是借助于西方范畴或西方话语表述这一现状。这显然是一种误解。当然,强调文艺学、美学的民族性,我是赞成的。但是,有个前提:不能用民族性来代替学科性。现在批评中国没有美学,要重建中国美学的说法大概来自于这种混淆。
  我们承认学科的公理性和普适性,并不等于否认学科发展上的差异性。西方在美学、文艺学方面具有学科规范的先导性,美学(aesthetics)的名称也是西方人提出来的。但这跟民族性没有必然的联系。自然科学就是不讲民族性的。社会科学如经济学、管理学等也不讲。人文学科具有主观介入和价值判断的特点,这决定了美学、文艺学具有一定的民族性,但民族性永远无法取代学科性。学科不存在了,谈学科的民族性岂不成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