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投名状》:华语古装动作片的新尝试陈可辛访谈


□ 陈可辛 罗 卡

  罗卡:前香港国际电影节策划/编辑。香港电影资料馆节目策划,现为香港电影资料馆特约研究员。
  
  人性黑白之间的灰
  
  罗:《投名状》是2007年比较重要的华语片,很多方面都让我印象很深刻。影片的结构和人物关系是从《刺马》这个故事来的。这是清代四大奇案之一,三兄弟是土匪,生死结拜,又一起去投清,大哥马新贻曾是清军,后来一起去打太平军。但大哥和二弟黄纵之间有思想纠纷,甚至爱情纠纷。大哥暗杀了二弟,三弟张汶祥为老二报仇,刺杀了大哥马新贻。你把它改成现在的《投名状》,好像参考了《水浒传》的精神,并加强了历史背景。针对已有的故事和电影《刺马》,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陈:创作过程是很漫长的一条路。《投名状》从剧本开始,应该有三四年,当然中间我去拍了《如果·爱》。
  缘起是小时候看《刺马》对我的影响很大。当时不明白影响力从哪儿来。姜大卫、狄龙是我这代的英雄、偶像,他们跟张彻导演合作的电影那种浪漫——一直是白衣服,决斗、报仇等情怀是我们一辈子都拿不掉的。但为什么是《刺马》,而不是别的电影呢?可能因为张彻导演用了一个很颠覆的选角方法,找了狄龙去演一个本来可能是谷峰这种演员演的角色。
  《刺马》有个复杂的东西,就是说—个人开始是正派,最后却是反派。那么就不能找谷峰来演正派,唯一的方法就是找正派去演反派,才有前半部的说服力。但是这个颠覆对一个小孩来说是很大的影响。观众和演员之间永远有—个合约,演员的形象已牢牢地定在观众的脑海里。狄龙是我们的英雄,穿白衣服的大侠形象,突然去演反派,无论剧本怎么写,观众也不会把他当成百分之百的反派,黑和白在我们这部电影里就变成灰了,因为我们觉得狄龙一定是有苦衷的,一定是有挣扎的。就算剧本里没有挣扎,我们也觉得他自己有挣扎。这在我小时候的脑海里牢牢地刻下了。
  重拍《刺马》对我来讲最重要的一个点还是人性黑白之间的灰。这是我最想讲的。我觉得一个人长大的时候,他会看到几个层次的人性,小时候可能都觉得人是好的,后来开始明白坏人。但是,慢慢会觉得原来这些坏人也有他们的心理状态。年纪再大就会明白,坏人未必觉得自己是坏人。你觉得他是坏人,是你的角度,站在他的立场,可能他没有觉得自己是坏人。你觉得他做的坏事,可能他觉得做了好事。这就是这个剧本,或者这个平台最吸引我的地方。一切回归真实
  罗:张彻的《刺马》主要讲三兄弟之间的恩怨,还有侠义。但是你把他们放在更大的历史背景里面,就是太平天国的动乱,太平军跟清朝的对抗,民不聊生的背景。电影强调百姓由于饥饿要造反、要劫粮,写官逼民反那种状态,这些是《刺马》里没有的。强调大的历史背景,还有整个人间状况,是不是你重拍要特别强调的?
  陈:要重拍—个电影,当然不能简单地重复,一定要找到新的角度。那么我们就开始在历史书里面找,就找到《刺马》背景里面有一个战争。可能原本马新贻没有过多参与这个战争。但是放在那么战乱的背景,才能看得出人性的极端、善恶的模糊和道德观的颠覆。
  把战争写到电影里,没有极端的环境不能表达极端的东西。我一直觉得几十年来我们中国人拍古装电影都往武侠小说的那边走,去到比较幻想的世界。古装电影就很难达到现代人的共鸣。我常觉得古代的道德观是特别大仁大义的,特别是有对有错,好像小学念书的课本。
  那就不只是虚,可能是虚伪,比虚更严重。所以我们在动作、画面、服装方面要实,在人性方面更要实。因为古代人在没饭吃、没书念的时候,不可能比现代人更道德。我是不完全同意古书对道德的写法,那其实在粉饰太平。现代人其实都挺成熟的,对人性看得比较通透,我们再用那个方法去描述人性可能就达不到共鸣。
  因此我们用了挺实在的方法去写人性,这样战争就更必要了。战争才会把人推到极端,没饭吃,才会有人吃人的事件。因此《投名状》要把一个大的背景写进来。当然我这里一定要重申一句,这个电影拿了很多实在的历史背景,甚至很多实在的历史小故事,但都把它冼了牌,然后虚构。因为马新贻没给太平军打到死里逃生,没有打下南京,也没有进了南京之后当两江总督那天遇刺,这些都是虚构的。一些历史的细节是虚构的,但是背景和人物的细节有真实感。
  罗:故事放在一个比较大的历史架构里面,戏和人物关系都比以前更好看,更强大,看上去可信度也更强。故事讲得很好,因为采取一种写实的手法,从以前虚的地方,飞来飞去那种功夫,变成真的战争的那种打法。
  刚才讲了要把人性放在一个灰色的情况中描写,不像以前善恶两分。特别是李连杰演的大哥庞青云,他不是一进去就想升官发财的,人性的恶也是经过一个过程。他想取得发展,因为在那个险恶情况下,他只能采取毒辣的手段,才可以那样生存。二哥赵二虎对兄弟很好,对老百姓很好,他去当土匪打劫是因没吃的,他尽量不滥杀无辜,这样跟大哥就发生很大的冲突。三弟姜午阳是不太成熟,性格比较豪放,崇拜大哥、二哥,信守投名状的诺言。这种人物关系当然好,看着也比较写实,不是善恶分明。你把大哥李连杰和二哥刘德华之间的情谊塑造得很强,但是,原来的故事他们两个争一个女子,这是引发他们斗争、残杀的一个因素。影片里你讲的男女关系不是他们矛盾冲突的主要原因,兄弟俩从来没有因为那个女的发生争执。只是因为三弟看到,这矛盾才爆发出来。是不是你有意把男女关系放轻,写得含蓄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