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室听雨


□ 郑寿安

听雨,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诞生85周年前夕,在革命纪念地连城新泉的望云草室听雨,更有一番别致的心理感受。
古色古香的望云草室,屋顶上盖着青瓦,屋子中央是一个方形天井。淅沥沥的雨点拍打着青瓦,奏响了清脆的乐音;天井四周屋檐的滴水如散珠溅玉,滴嗒作响,时而轻盈,时而沉重。这雨声,这滴水,仿佛是穿越百年时空的鼙鼓,叩响了我记忆的门扉,幻化出金戈铁马、烽火狼烟,耳边响起了当年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和厮杀呐喊声。
1929年,那是风雨如磐的年代,毛泽东从井冈山下来,手持一根竹拐杖,穿着一件军用雨衣,率领红四军入闽,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他三进新泉,两次都住在望云草室,他对望云草室情有独钟。就说1929年6月10日那一次吧,同毛泽东一起进驻望云草室的还有朱德、陈毅。这是红四军前委机关的临时驻地,毛泽东是被前委书记陈毅请来的。那时中国革命处于低潮,有人怀疑“红旗究竟得打多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面对纷纭复杂的局面,毛泽东就在这家草室召开士兵调查会、农友群众座谈会,搜集他们的意见与反映,掌握军心民意,思考红军整训等重大问题。他不辞劳苦,废寝忘餐,夜以继日。有一天,他站在大厅里,手里端着由村姑张素娥送来的一杯清茶,泰然自若地观看山雨来袭。“山雨欲来风满楼”,周围的树木开始战栗,草室对面木屋的小木窗也发出大声的呻吟。狂风破窗而入,穿堂入室,肆意狂虐。毛泽东仿佛预感到将要来临的一场关乎红军生命与革命前途的恶战。风未过,雨来了。大雨滂沱,撼山震岳,门旁的老树差点拦腰折断。他没有发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喟叹,而是陷入了拨乱反正的沉思,他在筹划,在酝酿,在起草,在润色,一篇惊世之作就要在暴风雨中诞生。那就是我党我军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古田会议决议》。
那场奇特的暴风骤雨过后,毛泽东成竹在胸,如释重负。他招呼朱德、陈毅,一同踏着月色,来到溪边,泡进那条温泉。那舒畅,那惬意,那意味深长,宛如天上的朗月明星,多少天来的劳累顿时烟消云散,力量与信心遽然倍增。
不久,红四军在上杭古田召开了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会议,通过了《古田会议决议》,纠正了红四军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与错误倾向,完成了著名的政治、军事整训。如雨过天晴,碧空万里,红军又以蓬勃的生机与活力挺进在扩大红色根据地与反围剿的战场上。
大约在8月间,毛泽东在新泉指导当地共产党人召开了连城县第一次代表大会,选出了以官近玖为首的县委执委会。于是,“点起一盏灯,照亮一大片。”当地老百姓有了主心骨,“打土豪,分田地”,建立红色政权的革命斗争如火如荼,闽西大地,风展红旗如画。
雨声滴嗒,时而温柔体贴,时而热情奔放。我站在望云草室门口,望着迷濛的杏花春雨,心海一阵澎湃。我想,这雨声也应镌刻在共和国史册的光盘上,更应深深铭记在我个人生命的年轮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