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变质的幽默


□ 古 耜

然而,幽默作为创作主体的一种精神品质与风度,是远离理性而充斥着感性与感情的。后者因为更接近人性的自然层面和本真状态,所以,它们一不小心,就容易在人性弱点的裹挟下作自由滑行,从而使幽默失去真义与原味,而变成另外的东西。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些作家对幽默的误读和滥用。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老舍就写过一篇题为《当幽默变成油抹》的小品。内中讲述两个幼稚而顽皮的小孩,被爸爸妈妈读妙文、谈幽默的快乐场景所吸引,但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幽默,而误以为幽默就是把“油”往脸上“抹”。于是,当爸爸妈妈外出后,他们便上演了一出以“油”彩“抹”面的滑稽戏。爸爸发现后,自然加以训斥,而他们竟认为,爸爸是假“油抹”,自己才是真“油抹”。这篇作品尽管只是用轻松的笔墨勾勒了一幅可笑的漫画,并无作家的主观议论,但其中的寓意显而易见。它旨在提示作家:艺术的幽默是内在的,源于生命深处的;不是外在的,硬性涂到脸上的。而文坛乃至生活中的一些人,却偏偏喜欢把浅薄的闹剧当幽默。
从那时到现在,七十多年过去了。令人忧虑的是,今日的散文领域内,误读和滥用幽默的现象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在一定的范围内越演越烈。君不见,有的散文家为了追求幽默的效果,总喜欢围绕一些低俗的生活经验和轻佻的两性话题展开笔墨。他们或自嘲“误入女厕”的尴尬,或调侃女性肢体的缺陷,或趣谈找情人的幸福,或大话“被强奸的快感”,其结果是把幽默变成了肉麻,甚至无耻。也有的散文家崇尚幽默,却全然割断了幽默与精神境界的联系,误以为幽默只是精彩的“耍嘴皮子”,于是,一味在语言的插科打诨、声东击西上下工夫,在词性的活用和谐音的巧用上费心思。这样的幽默虽时有奇趣出现,但终究陷入了“油滑”的泥沼,它并不比那些庸俗的“段子” 更高明。正因为如此,当年老舍先生明言:那些只为逗笑而缺乏“笑的哲人”的态度的作品,“除了对读者的身体也许有点益处——笑为化食糖呀——而外,恐怕任什么也没有了。”还有的散文家把幽默所包含的自信当成了自恃与自傲,一任笔下的文字作不无卖弄的狂欢或极为刻薄的渲泄,甚至做私欲和私怨支配下的污言秽语,而全不顾幽默同时应有的悲悯和宽厚,如此写成的作品与其说是幽默才情的挥洒,不如说是狭隘心地的暴露。在这方面,美国作家蓝斯登说得好:“幽默不是蔑视,而是爱。幽默应该是一种享受,但不能以牺牲别人而为之。”更有一些散文家专爱挑选崇高、圣洁和美好的事物,“幽”上一“默”,其字里行间固然有些智慧、有些文采,甚至有些识见,但终因盲目的亵渎和一味的解构,而显得趣味不高,境界不远,难逃“痞子”之讥。郁达夫先生在《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中写道:“在现代的中国散文里,加上一点幽默味,使散文可以免去板滞的毛病,使读者可以得一个发泄的机会,原是很可欣喜的事情。不过这幽默要使它同时含有破坏而兼建设的意味,要使它有左右社会的力量,才有将来的希望;否则空空洞洞,毫无目的,同小丑的登台,结果使观众于一笑之后,难免得不感到一种无聊的回味,那才是绝路。”这段话对今天的幽默散文家,似乎仍有启示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