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宜坊村的记忆


我在宜坊村工作时间不长,但那是我在农村当教师十几年中印象最深的村庄。
  宜坊村不大,一百多户人家,几个自然村组成,它们挨在一块,之间没有明显的界线,要有就是彼此相依相存的田野。
  宜坊村有一条砂石路,当年是316国道的一段,村里的供销社就在316国道旁,供销社是那个年代“吃香”的单位,你要想多买些什么香烟,日用品什么的,还真要走后门呢!所以,那时,我心想要是能娶一个在供销社上班的姑娘为妻,该是多么荣幸啊!
  这使我想起更为遥远的时光。小村的日子是寂静的,唯一奢侈的热闹是能够看上一场“跑片电影” 。所谓的“跑片”,就是一个晚上放映员要跑几个村庄播放影片。村民叮嘱自己的小孩早些搬上木凳占据有利位置。孩子们如雀鸟一样兴奋,满足。其实,当电影放映的那一刻,村民们更多的是东窜西奔,嗑着瓜子什么的——他们自己在表演一幕又一幕镜头,哪里是爱上电影本身,不过凑那份难得的热闹罢了。“露天电影”这个词语,如今早已被人淡忘,但它曾经带给村民的那种欢乐,摇晃在乡间小路上很久很久……
  在宜坊村,我喜欢在一座拱桥上漫步。316国道开通多久,这座拱桥的历史就有多久。听说,这座小小的拱桥当年还有部队把守哩,宜坊村有过军队驻扎的痕迹。但我喜欢在这座桥上欣赏景色,山溪清澈,像村里清纯的姑娘结伴走过,言语不多,安静又美丽。在城市人眼里,村姑娘野性十足,其实这是误会,一种错觉。
  这座拱桥也把背厝、路下、田边等几个自然村庄的小手紧紧地握住。驻足遥想,多少往事都在烟雨中……那些擦身而过的车辆也成了记忆。仔细看,清澈的小溪竟有了更深的意味,那些树龄超过百年的枫树,自成一片风景,真是“古道西风瘦马”的意境,令人沉浸其中。因此,拱桥旁溪水畔的这片树林被村民们视为“风水林”。
  我后来又去过宜坊村,不知什么原因,“风水林”不见了!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村民大多那么在乎的这个风景,已像村庄的老朋友,怎么说消逝就消逝了呢?
  宜坊村给我难忘记忆的,还有村里每年农历八月二十六举行“过火节”。 这一天,有气魄的青壮年男子开始“跳侗”(据说是他们信奉的“田公元帅”附身),此时可以“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用一根银针从脸颊一边穿透到另一边,用一根绳索吊一个布满尖铁钉的圆铁球往赤膊的身上甩打,不破皮,不出血。晚上,在空坪铺上几十米长的木炭烧红,又开始设坛“跳侗”,表演针穿脸颊,甩铁球打身等,尔后,他们赤脚从烧得通红的炭火上跑过——“跳侗”者跑过后,其他男子无论老幼也可赤脚从炭火上跑过,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到被烫,也没有一个人脚板烫伤,这就是“过火”。这一天村里仿佛节日一般,小镇其他村庄的乡亲也会赶来捧场。这样的夜色中,山村是难入眠的。鲜艳的炭粒熊熊火焰,村民们也为自己祈福,希望日子过得平安,红红火火。
  前段时间,听说“过火节”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宜坊村,玉波兄弟曾给了我很多帮助。他人清瘦,显得没什么精神,大概是好玩,经常熬夜的原因。村里虽穷,他会跟我一起去“化缘”:学校要维修,他和我一起跑腿争取资金;教师节到了,他想办法给老师们一点表示。所以,我离开宜坊村,却没有忘记他的样子。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宜坊村的区区小事,像一些籽粒留在我的心田上,每逢春天,定然发出芽叶。
  责任编辑贾秀莉 林 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宜坊村的记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