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笔二题


□ 韦献娟

  旖旎而来

  ——她是妖,明媚的妖。热烈着,奔放着,浓郁着。要的就是惑众,要的就是迷倒众生。

  在见到妖之前,我并不知道她是文人。一个写诗,写散文的女人。在金秀的青年文学院采风会上,有一个朋友说:“一会来一个美女。”乍听美女,会有警觉,而且会跟贬义词联系在一起。

  但见到妖的第一眼,眼睛便亮了起来。——《汉书·司马相如传》有注:“妖冶,美好也。”

  的确是美女。狐一样的媚——海藻长发,狐媚眼神,吊带长裙,说话声音清脆、响亮。饭桌上她是主题,活泼开朗、谈笑风生。我喜欢这样的女子。后来才知道她写诗,写散文。通常,写文字的都一脸文艺,可是妖一脸妖媚,她再怎么坦荡也一脸子妖媚。这种妖媚,是我极喜欢的那种——像海底的深蓝,那种明艳艳的、要命的蓝。

  第二次见面,在来宾。我参加舞蹈大赛,结束后,看见她开着车过来,说是朋友打电话说我来了,要请我吃饭。有些人见一面就能成为朋友——我们便是。她说,青春,年少是用来漫无边际地挥霍的。知道你来,我等你。此时我清简的心,突然轻了,浮了,艳了。像极了深交闺蜜、知心好友。

  她有一种味道,很吸引人——是文章之外的东西,也是文章之内的东西。说到底,写文字的女子应该有一种割伤人的气场。她有。她的散文,浓郁得化不开了,热烈的、狂迷的……读她的文章,有小小的嫉妒——怎么可以写得这样入木?看见她的人,会惊叹,怎么可以长得这么标致?但女子间的欣赏又是空香沾手,那香缠绕好久,但我们并不常见。

  第三次见面,在忻城。五、六年没联系,在一次公务接待中,看见名字,才认出她。短发、净白、干练,但依旧魅惑。两两相见,顿感万千,彼此埋怨为何不多多联系——有的时候,朋友隔着空远的距离心会更近。

  她说,她现在是一商人。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翘起,银铃般的声音从我耳边飞过。临别时,她声音浓郁,她说,弃文从商,但从内心里依旧割舍不了那份文学情结。我知道,喜欢文字的人,大抵是命数。难以逃脱文字的纠缠——那些柔软、卑微、慈悲、纠结、疼痛、缠绕……那些与生俱来的要命的物质,如影随形,终生不肯放过你,只要你还活着,它们像青苔、像菌,随时、随地,四处蔓延。我曾经和妖这样说。现在我也这样跟她说。

  今年再次相见时,她说,她有着疼痛,浑身的疼痛。家庭变故,世态炎凉,如今的她已经变成精,是妖精。山珍海味吃不下,只想吃白米粥就辣椒酸。但我知道,每个妖精心里,都藏着一颗脆弱的心,她不会拿出来给任何人看,只有在无人的时候,夜深的时候,拿给自己看——那些疼痛啊,是有形状的,它们是锐角的,一不小心,可以扎得人遍体鳞伤。听着她的故事,心底里升腾起浓郁的怜爱。《立春》里长着龅牙的王彩玲说:“春天来了,风真的就不一样了。”下面那句话,就更让人心酸:“就可想可想哭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