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东方·印象


□ 方晓风 周 志 黄德荃 李 亮

  《装饰》:崔老师,您目前的生存状况是怎样的呢?或者说,这些作品是您在一种怎样的情况下完成的呢?设计和作品之间有关联么?对于这些您是怎么处理的?
  崔华峰:如果单纯看每一件作品,大家很容易把它们归到艺术作品的范畴中。事实上,从思考、到创作、再到最终的完成,整个过程我都是以空间为出发点的。目前,国内多数人一直认为,室内的设计是在建筑整体完成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这种做法,让建筑师很头痛。本人是学室内的,起初我也是很得意的,因为感到建筑师这也做得不好,那也做得不好。但是,后来我突然发现事情并非如此。尽管在改革开放初期,建筑师思考的东西很不成熟,令我们室内设计师有了敲打他们的机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觉得,空间才是室内设计很重要的出发点。我们的职责就是用敏锐的眼光去发现、发掘、表现建筑空间中优秀的地方。后来,我就努力尝试着去读懂建筑师的语言——始终以空间为出发点,这一点有其空间自身的价值。更进一步,我发现很多建筑师一直不希望用建筑手段去表现空间中的装饰,他们更多的是从功能通风、采光、体现空间等角度去布置设计。随着理解的深入,我找到了自己跟空间的切入点,再也不忍附加建筑以繁复的装饰了。
  我还意识到文化艺术的表现与空间没有丝毫的矛盾。空间就像一个人的身材,一个人的身材若很好的话,其本人是很受益的。当然后天整容是很可怜的。室内则只是一件白衬衣,其本身是很中性的,是可调整的。我们的职责就是要将这件白衬衣穿得有品位,要将人的文化和气质通过他身上的服饰和配饰体现出来。白衬衣与身材的关系就是室内与建筑的关系,这时我们就要研究配饰和附加件了,所以,我的工作室里如今所做的配饰、家具物件,其立意创作的出发点都是为空间配置的。
  当然,我自己的研究是把东方文化当代化,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所依附的文化背景或文化之根是东方文化。因而,我比较擅长赋予空间一种当代东方文化的气息。这一切都是在我读懂建筑的情况下,用我的物件(如家具、灯具、陈设品及主体性或点题性的物件)去表现完成的。
  《装饰》:我们《装饰》杂志在2009年第1期准备以当代工艺美术为主题。我们就想讨论一个东西,工艺美术并不是一个死的东西,不能说工艺美术过时了之类的话语。很多人认为设计繁荣了,工艺美术就被取而代之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当代,工艺美术有其自身生存的空间,并且有的门类依然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正如当我们看到您的工作室的时候,同样产生了如此相当强烈的感觉。所以,我们想了解一下,这些工艺品是您本人做成的,还是由您来设计,然后又交予他人完成的?
  崔华峰:我的这些物件一直都是依附于空间的,而这种生存方式目前并未被多数业内人士意识到,相反,他们一直在宣扬自己的名声、名气,并以此谋出路。我的很多客户都很喜欢我的作品,因为我室内设计的服务细致且深入,有时甚至从一个主题物件再扩散做到整个空间,在我看来它们是浑然一体的,物件是不能脱离空间而存在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