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半推半就


□ 金 磊

  一
  
  关于刘蔓萝几年前的那场婚变,林九茗草率无礼的臆断令她尴尬,甚至恼火。
  林九茗说:“我觉得,恕我直言,这事恐怕跟张佳音还真没什么关系,主要是你自己,我是说,事实上你自己终究会这么做的,你原有的生活终究要被打破,你原有的家庭终究要破裂,关键是你想走向新的生活,谁也帮不了你,当然谁也阻止不了你。”
  这是什么话?就好像她刘蔓萝蓄谋了很久,好像所有的错都在她一个人身上,没有前因只有后果。刘蔓萝委屈极了。真搞不懂林九茗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或者心理才说这样的话的。为了维护张佳音吗?那么他想到她刘蔓萝的感受了吗?况且,她刚刚提到张佳音时,并没有丝毫要责怪的意思。只因张佳音也是个当事人,谈起这件事就绕不过她。她刘蔓萝不是那种倒了霉就怨天尤人、怪三怪四的人。何况,她认为张佳音当初是出于好意。可是,要说张佳音与整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能同意。
  不错,她被张佳音带到城里来时,已经与赵东阳分居了。但并不意味着无可救药。毕竟,导致她从家里搬出来的直接原因是:东东在街上带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紧紧搂着东东这件事。直到今天都没有什么特别有力的证据,仅仅是听别人说的,虽然这个人说得有板有眼,但考虑到两辆摩托车对驰而过,看走眼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当然,在她正处于情绪中的那会儿,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冷静客观,甚至还相当武断、鲁莽,但她相信自己最终肯定还是会从单位里搬回去的,只要东东来讨个饶、给她个台阶就行。前提是她不想闹到不可收拾,不想离婚,实际上在准备结婚时她就下了决心,不管以后日子过成怎样,她都决不离婚。所以,他们还会像别的夫妻那样过下去,东东仍然戒不掉赌博的恶习,他们还会因此而不断争吵,磕磕碰碰,这样那样的不满意,但不见得就过不下去。
  是张佳音的参与改变了事态发展的走向。张佳音本来就对赵东阳看不顺眼,替刘蔓萝不值,此时再听刘蔓萝心浮气躁中从重从严地这么一说,怎能不义愤填膺呢?张佳音说:“你是真能忍,忍到发生这样的事。是我的话,就算他没有这档子事,单凭他赌博这一条,我早就没法和他过了。”刘蔓萝叹口气说:“不忍又能怎么样呢?一个女人嫁了人了,孩子也生了,还能怎么样呢?”张佳音脱口而出:“离婚,跟他离。”刘蔓萝说:“怎么离?”张佳音惊讶地看着刘蔓萝,说:“不会吧?你不知道怎么离婚?先协议,不行就上法院。”刘蔓萝蹙着眉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时候我家里的那些事。我娘是离婚的,我再离婚,别人该说这是我们家的祖传了,再说,我不想让晶晶到时候恨我,就像当初我恨我娘一样。”张佳音说:“那你就准备这样窝窝囊囊地过一辈子了?”刘蔓萝想想真是左右为难,就呜呜地哭了起来。张佳音也跟着一起哭。姐妹俩抱头哭了一阵,张佳音说:“不离也不能饶了他。他能找女人,你就不能找男人吗?”
  现在回头看,很可能就是因为有了这句话在前,才致使张佳音从一开始对整件事的理解就是偏颇的。而通过她那张不严肃、不谨慎的嘴,把这种偏颇传递给大家,然后在大家那里进一步被扭曲也就是当然的了。不是吗?几年之后,竟然连这个当初不知道在哪里的林九茗也这么说,真是岂有此理!可想而知,当初她在那些人的眼里有多可笑、多下作了。
  所以,高庞才敢那么直接,才敢霸王硬上弓。
  刘蔓萝到城里的第二天晚上,跟着张佳音一起去飞月酒吧看高庞的演出。演出完了,高庞又领着她俩转到KK去蹦迪。等回到张佳音的住处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三个人就一起睡在了佳音家的地板上。
  佳音已经累极,一躺下就打起了呼噜。刘蔓萝却因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地男女混居过,怎么也睡不着。尽管她和高庞之间尚隔着一个张佳音,她仍感到自己被笼罩在那个半生不熟的男子的气息中。她的全身始终紧绷着,无法放松下来。这群人的生活方式使她满怀好奇,却也令她颇感不适。她想他们怎么就能够像这样心平气和地混居一室呢,佳音怎么睡得着的?后来,刘蔓萝就这个问题问过高庞,高庞说:“为什么睡不着?就譬如姐弟两个同处一室,有什么关系?”刘蔓萝说:“那你怎么不把我也当作你的姐姐看呢?你爬过来干吗?”
  当天晚上,当刘蔓萝在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到异样睁开眼睛时,就看到高庞已经爬了过来。地灯的光亮把他弓着的身影放大到墙上,臃肿得像头黑熊。刘蔓萝惊慌地瞪着他。高庞,对她暧昧而尴尬地笑,挨着她卧了下来。刘蔓萝惊声说:“你干吗?”高庞把手指竖在唇边,目光向张佳音那边示意。刘蔓萝侧头看了一下张佳音,她并没有醒过来,呼噜的频率与高低一如既往。高庞的手环抱了过来。刘蔓萝推开,小声说:“不能,不能!”高庞说:“我就想抱抱你。”刘蔓萝说:“不能,不能。”示意让高庞快爬回去。高庞笑着不说话,手仍然在顽强地钩着她的身体。于是刘蔓萝板下了脸,说:“不行,真的不行,我不是那样的人,请你尊重我。”高庞的笑更尴尬了,怏怏地爬回去。然后刘蔓萝就再也没有睡着。倒是高庞在爬回去之后不久也打起了呼噜。刘蔓萝因此而气呼呼的,她想:经过这么一曲,他竟然还可以睡得着?
分享:
 
摘自:十月 200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