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紫河车


□ 颜德良

□颜德良

 来来,抽我的!

土狗掏出烟,一屋子的人,他一个个地散,轮到钩子时,他只瞟了钩子一眼,就想笑,抿紧嘴才把烟递过去。钩子接过来,二指夹着,啪!打燃火,瘪起肚子,深吸一口,直到锁骨都露出来了,才睁开眼,噗——!长吐出一口烟,咂嘴道,好烟!

那样子,好像在吸溜毒。

一屋子的人,都在谈论吃,听土狗吹,哪哪的菜好吃,哪哪的馆子又开张了,柴火灶,鼎锅饭,土家菜,风味独特,够威够辣!说是帝王大酒店,新出一道汤,是用一只陶罐,在大瓮里用炭火煨制而成,放的是一种秘制原料,那汤,格外地清香,奶一般浓郁,喝起来,那个鲜啊,崽!三天以后嘴还是香的!说得钩子他们一个个两眼放光,哈喇子流得丈把长。

钩子舔了舔嘴唇,骂土狗,你个狗屌的,属猪,就会吃,上不亏嘴巴,下不亏鸡巴,这湘州城里的馆子都给你吃遍了,你活十年,硬当得老子一世!

土狗说,你傻逼么!现在太平盛世,不吃干什么?把钱留给你老婆嫁人呀!现在又不要你献身,又不要你解放全人类,亏待自己干什么?吃好喝好身体好,就是对社会的贡献。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老师教的,忘啦!

土狗的能吃会喝,是家道渊源。他祖上三代开饭店,就是到文革前,他父亲接手时,都还是饮食公司经理,既便是在物资馈乏的七十年代,他家也没断过荤腥,少过油腻。人家是想着如何粗了吃,他家是想着如何细了吃。他从小锦衣玉食,食不厌精,到了煤炭局后,习性变本加厉。同样一只鸡,人家或炒或炖,就这么样吃了,他不,他要吃出花样来,鸡胸割下来炒着下酒,鸡骨头剔出来炖着喝汤,鸡腿鸡翅剁下来烤着吃肉;鱼,要去了皮,剔了骨吃;青菜只吃心;带须的豆芽是不吃的;胡萝卜必切成薄丝才行;吃汤,他也要滗去上面的那层油,捞去肉渣,就喝那“水”,说是既营养,又不油腻,喝起来,是格外的清爽。在外交际,他更是专拣好吃食处逛,哪里出了冷僻菜,哪里就有他。

阿水一下跳起来,叫道,好,老土!你这是腐化堕落,老子要去告发你!

土狗笑道,哈!你去告好了,你还不是和我一样的!

钩子椰榆道,他这不是腐化堕落,是灯红酒绿,醉生梦死!

土狗却嗤鼻道,嘁!有没有搞错。这也叫灯红酒绿?那还有吃人体盛宴的呢,你见过么?人家日本,拿一美女,全身脱得精光,不着一根纱,躺在那里,把身子当碗,盛菜给你吃,我在扬州重庆就见过呢!那才叫剌激!才叫过瘾!才是灯红酒绿呢!

钩子惊叫道,我崽!那是吃菜啊,还是吃人啊!

土狗剜他一眼,说,你管别个吃什么,人家那是一种享受,是吃的最高档次,食文化,晓得吧!像我们这等俗人,图的不过是一时快活;人家超凡脱俗的人,追求的那就是一种境界了。象你钩子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钩子红着脸,说,你当我真舍不得?我是不想糟蹋钱,想留一点给崽女,晓得吧!不然的话,我哪天潇洒给你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