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还乡记


□ 陈克海 土家族

  ◎ 陈克海 (土家族)

1

有些东西羞于启齿,我还是想说出来。

母亲说:“每死掉一个亲人,妮妮就好像成熟了些。”我三十好几的人了,女儿兜兜都六岁了,在母亲的眼里,让人操心,一如既往,还是她长不大的孩子。我生长的周期也太慢了些吧?唉,谁让我是个经不起欲望逗引的人呢。是的,我说的是欲望。在送姥姥回乡的途中,车子的颠簸让人心烦意乱,窗外闲走的牛羊又勾人想入非非,那些不堪回首的时光,无端窜来,我看到了我狼狈的影子。

大哥抱着姥姥的骨灰盒。他没有听见母亲在说什么,也许他听见了,只是他的心思在遥远的地方挂着。山里了,信号不好,他还在举着他的手机,试图和某个人取得联系。母亲已经在埋怨了:“早知道你们这么忙,我就一个人回来了。”二哥说:“你一个人回来,我们怎么放心?一个快七十岁的大娘,孤身一人,送九十岁的老太太回几百里的乡下。说出去,万一出点事,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们这些做子女的不孝?”在这个家里,母亲和我说话多些,但她最心疼的是其实是二哥。二哥让她既骄傲,却又让她最不省心。都四十岁了,还闹什么离婚。说出来,其实挺怪难为情的,仅仅是二嫂生了二胎,在家里坐了两年,憋坏了。回到单位,就搞出一堂蓝颜知己的事来。崩溃的是,二嫂觉得蓝颜知己没什么可丢人的,还理直气壮地和二哥说了出来。活了半辈子,二哥也谈得上见多识广,可哪里意料到这等败兴的事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刚开始两个月,他实在是太脆弱了,天天给我打电话,还哭。一次两次还好,时间一长,我也烦,每天最怕的就是他打电话。后来,两边大人都懒得劝合了,两个人似乎也觉得吵吵闹闹没什么意思,也就不了了之。只是他们那让人羡慕的婚姻似乎也走到了尽头。原先热气腾腾的家,规规矩矩的家,顿时跌落谷底,连女儿也情愿天天躲在外头。压抑就不说了,主要是没人收拾,看起来装修豪华奢侈的一个家,乱得五脏移位,眼神儿都没个合适的去处。有什么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女人铁定了心思要找别的男人,那肯定是二哥之前的铺排工作没做好。他罪有应得。我是女人,这点我懂。

事后回想,姥姥的死似乎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之前,姥姥活着,我们折腾,还明目张胆地说奋斗,其中滋味,也不好形容,好在我们一家人,包括大姨、小姨一家,甚至是住精神病院的二舅,时不时地都有个团聚的借口。可姥姥刚死,就因为她存折里的两万块钱,大姨小姨吵成一团。按母亲的意思,这笔钱谁都不能要,得留着,万一二舅有个大病小痛,有个三长两短,还能救救急。遗产这点事,说起来也无意思,原先看起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这个时候,好像都穷凶极恶了。和朱东说起这些时,他还笑着告我,说在他们乡下,儿女分家,争老人财产,其实也没什么道义可讲,那简直是明火执仗,哪一支人多势众,哪一支眼疾手快,分到的东西就会多些。这怎么能比呢?印象中,我们都是温情脉脉的一家人,就为那么几个钱——我们,谁也和钱没偏见,但也不至于眼里就只剩下那么几个小钱了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